-

她竟然有一種被攥住了心臟的感覺,難受得她整個人都焦躁起來。

此時此刻,安謹隻想迫不及待地見到安霄廷。

冷元勳見著安謹這般,拗不過她,隻好妥協:“好,那我現在讓程宇聯絡昭昭,我們這就去接霄廷。

“嗯!”安謹點了點頭,總算對冷元勳露出一抹罕見的微笑來。

可是,她的話音都還來不及完全落下,整個人就渾身一軟,竟直接昏了過去。

好在冷元勳一直把她擁在懷中,在安謹昏過去的第一時間就接住了她,他臉色大變,“安謹?安謹?!怎麼了?嗯?!”

“程宇!叫醫生!快叫醫生!”

……

禦龍灣彆墅裡。

安謹躺在床上,眼睛緊閉,仍然在昏睡著,她的手背上紮著針,正在輸液。

冷元勳守在床邊,看著她那紮著針頭而有些淤青的手背,心疼不已。

他牽起安謹的另一隻手,放在唇邊溫柔摩挲,沙啞的聲音低低傳出:“安謹,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纔好呢?”

床上的安謹不為所動,小臉蒼白得宛如一張白紙。

她的昏迷方纔真的是讓冷元勳方寸大亂了,他生怕安謹是病犯了,生怕安謹有什麼事。

那一瞬間冷元勳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麼是害怕,他害怕會再次失去安謹。

那種絕望和無力是那麼的磨人,自從接回安謹以後,冷元勳的神經就一直都是緊繃著的。

他不清楚安謹的病情到底如何了,隨意時時刻刻都很緊張。

好在方纔家庭醫生來看過,說是安謹之所以昏迷是因為太過勞累了,心力交瘁之下纔會昏睡過去,隻需要好好靜養就可,冇什麼大礙。

除此之外,冷元勳還讓醫生給安謹做了一個大致的檢查,但很奇怪的是,醫生竟然檢查不出安謹有什麼太大的毛病,除了有些病根子,還有身體有些虧空以外,並冇有什麼致命的問題。

可即使是這樣,冷元勳也仍然不敢掉以輕心。

在這個世界上,他最相信的還是鬼醫的醫術。

就在這時,程宇來了。

為了不吵到安謹,他在冷元勳的身側,壓著聲音輕輕道:“總裁,我們借一步說話吧。

冷元勳點了點頭,鬆開了安謹的手。

來到書房,程宇將一疊資料遞給了冷元勳,神色凝重無比,“總裁,這是這段時間以來雲城發生的所有事情,還有小少爺經曆的大致事情,目前隻查到這些大概,剩下的我已經派人繼續在查了。

程宇說這些話的時候,後背已經在隱隱地發汗了。

他已經可以預想得到,在冷元勳看過這些資訊之後,會掀起多麼駭人的驚天駭浪。

隻能說……有些人真的是嫌死得不夠快……

冷元勳接過了這疊檔案,仔細地翻看。

很快,他的臉色就鐵青起來,整個人周身都瀰漫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暴戾氣息,每翻看頁,冷元勳的臉色就更加沉鬱一分,這疊檔案被冷元勳捏在手中,已然開始變形。

直到冷元勳看完了這一切,他纔將這疊檔案狠狠地摔在了桌上,怒極反笑,每一個字都染著無儘殺氣,那眸中的火紅色甚至都開始閃爍起來,“嗬,真是好大的膽子!你現在立刻派人把陳曼柔給我帶過來!”

“是……”程宇頭皮發麻,繼續說道:“昭昭助理現在還在醫院裡躺著,要讓人把她帶來嗎?還有小少爺……現在要立刻讓人把小少爺接回來嗎?”

冷元勳閉了閉眼,隻感覺太陽穴突突直跳,額角也爆出了青筋,他猛地一圈砸在桌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桌子上,被冷元勳硬生生砸出一個凹陷來,他一字一句:“帶來,都帶來!”

程宇連忙頷首應下,退下去處理了。

冷元勳雙目微紅,瞥了一眼桌子上那被他捏得不成樣的檔案,眉宇之間儘是殺氣。

他和安謹不在,這些人就敢這麼欺侮他的兒子?!

他冷元勳今日就是在這裡立下血誓,也必定要讓這些人通通付出代價!

蠻荒。

鬼醫大搖大擺地坐在會議桌的中間,和他一起坐在中間的還有天賜。

而翟天耀則是佝僂著身子,恭恭敬敬地坐在下麵。

坐在翟天耀對麵的是臉色難看的仇帝岸,仇帝岸的身後,仇冥畢恭畢敬地站著,滿臉的惶恐與不安。

唯獨葉瀾宸,從始至終臉上都冇有一絲表情,就那麼冷冷地站在那兒。

鬼醫看著葉瀾宸這幅模樣,不禁開口感歎道:“瀾宸小子,你什麼時候也變得更塊冰似的了?以前不是頑劣得很嗎?連老夫都敢對付。

鬼醫這麼說,眾人自然就把目光放到了葉瀾宸身上,天賜也含著笑,望向了他。

葉瀾宸寵辱不驚,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抱歉,是我一時衝動。

鬼醫確是輕哼一聲,根本就不把他這話放在眼裡。

倒是天賜笑了,“鬼醫說得也冇錯,瀾宸以前確實是詭計多端,不可一世,狂傲得恨不得把蠻荒的天都掀了。

現在怎麼忽的就沉默寡言了許多?”

仇帝岸低低地冷笑了一聲,似是很不屑的模樣。

天賜似笑非笑,將目光挪到了仇帝岸的身上,意味不明地開口,語調拖得很長:“我聽說……帝岸你是把瀾宸的母親和姐姐帶來蠻荒了,有這回事兒嗎?”

仇帝岸臉色泛青,“天賜大長老,葉瀾宸是我的徒弟,這些小事就不勞您過問了吧?您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理應好好休息休息,我就不拿這些瑣事叨嘮您了。

天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一點兒麵子都不給仇帝岸留,直言道:“仇帝岸,你什麼時候還學會這一套油腔滑調的?我給你台階,你怎麼還不下呢?”

“你抓了瀾宸的母親和姐姐來蠻荒,是還想謀劃什麼嗎?莫非你真當我是死外麵了是吧?敢這麼放肆?!”

後麵半段話,天賜甚至是裹挾著怒氣說出口的。

意識到他真的動怒,仇帝岸不禁頭皮發麻,“不敢!不敢!大長老言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