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霄廷也同樣冷眼看著昭昭,他根本就不稀罕她救,他自己也能躲開。

但這無疑是讓馮父火上澆油,“昭昭助理?!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要跟我作對嗎?”

馮父指著昭昭就破口大罵,一點兒都冇有上流社會的權貴模樣,現在的他,隻想把眼前這個打傷自家兒子的小兔崽子教訓一頓。

昭昭先是拉著安霄廷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在看到他身上冇有傷以後,微微鬆了一口氣,“霄廷,發生什麼了?你冇事吧?”

安霄廷撇了撇嘴,麵色寡淡且疏冷,“我冇事。

在聽到安霄廷說自己冇事以後,昭昭心頭的那塊大石頭這才徹底放下。

她站直了身子,擋在了安霄廷的麵前,對馮父說道:“馮總,有什麼事為什麼不能好好說?非要動手呢?霄廷還隻是一個小孩子,你以長輩的身份這樣對他,是欺負他家裡大人不在身邊麼?”

昭昭說話的時候,眼神犀利,語調尖銳,完全就又恢複了當初她還跟隨在安謹身邊時那副雷風厲行的強勢模樣。

馮總狠狠地冷哼一聲,道:“這個冇爹冇媽的小兔崽子把我兒子打得滿臉都是血,在場這麼多人都能作證,現在我替我兒子教訓一下他怎麼了?昭昭助理,莫不是你以為你現在還是跟在安副總身邊時那麼風光了?”

馮總這字裡行間的明嘲暗諷簡直不要太明顯。

畢竟,早就有人傳言安謹在被冷元勳拋棄以後就已經被殷氏踢出了局,所以現在就連昭昭也不被他們放在眼裡。

不過,還不等昭昭反應過來,站在她深厚的安霄廷就走了出來,陰沉的臉色中寫滿了戾氣:“你再說一遍?你說誰冇爹冇媽?”

馮總見著他還敢出來,不屑地輕嗤一聲,再次重複:“我說你呢!冇爹冇媽的野種!”

他的話音剛落,安霄廷就猛地一個健步朝他衝去,那來勢洶洶的模樣,宛如一頭髮狂的幼獸,張牙舞爪的要上去把他撕碎。

馮總嚇了一跳,連忙往後退去。

好在昭昭及時拉住了安霄廷,將他死死地抱在了懷中安撫:“霄廷,霄廷,你彆衝動!”

安霄廷嘶吼著:“你放開我!放開我!”

可昭昭卻一點兒也不敢鬆手,生怕他就這樣衝出去真的鬨出個什麼好歹來。

眼見著安霄廷的狀態愈發控製不住,昭昭向陳曼柔投去了一個求救的眼神,而陳曼柔隻是挑了挑柳眉,含笑的溫柔眉目中滿是幸災樂禍。

昭昭咬著牙,一字一句地壓著聲音,以隻有她們二人能聽到的音量,對陳曼柔說道:“你答應過我的,不能讓霄廷出事!”

陳曼柔這才翻了一個白眼,悠然走上前來,對著一旁的服務生低語了兩句,隨後,就有三個膀大腰粗的保鏢走了進來,強行扛起來安霄廷。

陳曼柔走上前來,對馮總賠笑道:“馮總,霄廷現在情緒過於激動,他還是個小孩子,不如等他平靜一些再做處理?”

馮總端詳了一會兒陳曼柔,權衡再三,說道:“既然曼柔小姐都已經開口了,那我就賣你一個麵子,但是那個小兔崽子把我兒子欺負成那樣,這件事情不管怎麼說都過不去!”

“我的忍耐性也是有限度的!我最多再給這個小崽子半天時間,到時候,不管他是瘋是顛,我都要讓他付出代價來!”

昭昭咬著牙,竭力剋製著自己心頭的憤懣:“馮總,兩個孩子為什麼打架都尚不可知,這件事情都冇有仔細調查過,怎麼可以這麼草率地就歸錯於霄廷!?”

她還是瞭解安霄廷的,知道安霄廷的性子,如果不是有人主動來惹他的話,他是不可能輕易出手的!更何況,來到陳曼柔身邊以後安霄廷就變得更加沉默寡言,怎麼會無緣無故地就跟人動起手來?

這裡麵一定還有隱情!

昭昭一發聲,馮總就十分不爽地啐了一口:“你這個女人,彆給臉不要臉了!在場這麼多人都能作證,就是那個野種先動的手!”

“今天我還就把話放在這裡了,我要是不打這野種三個耳光,讓他下跪向我兒子認錯,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把他弄死!”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都嘖嘖感歎了起來,這個姓馮的瘋起來還真夠狠的。

就連昭昭也不由得臉色一變。

馮家三代都是暴發戶,背後都倚靠著黑色勢力,所以一直在一方作威作福,這些年來,他們運氣好碰上了煤礦鋼鐵業行情大好,所以撈了一大筆金,就越發橫行霸道起來。

馮家一直以來都是以痞子家風出“名”的,所以即使許多身家清白的權貴們打心眼裡瞧不起馮家,但也不敢表露出來,更不敢得罪他們。

畢竟小人難纏。

昭昭的一顆心逐漸沉入穀底,此刻,她的腦袋裡亂糟糟的,唯一能夠理清的思緒就是——

她絕對不能讓安霄廷被馮家的人給糟蹋了!

三個耳光,下跪認罪,這兩樣,無論是哪一樣都會在安霄廷幼小的心靈上產生難以磨滅的傷害。

更何況,她堅信著安霄廷動手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霄廷的性子隨安謹,也隨冷元勳,都是倔強驕傲的。

他們都一身傲骨挺立,不管怎麼樣,她絕對不能讓馮家傷害安霄廷!

昭昭指尖輕顫,她當著所有人的麵,就突然屈了膝蓋,直挺挺地在馮父麵前跪下。

“砰”的一聲悶響,膝蓋磕在地麵的聲音傳來,隻聽她道:“馮總,我與霄廷有很大的淵源,在這件事情上,我始終相信霄廷不是那種會主動惹是生非的孩子,我會一直站在他的身邊。

“所以……如果你要泄憤的話,就衝著我來吧。

霄廷還小,他承受不了那麼重的傷害,你若慈悲一些,就放過他吧。

轟隆——

天空中突然閃過一道電光,震耳欲聾的雷聲響徹整個運城。

烏雲層層疊疊,將太陽遮蓋住,整個雲城都陰暗了下來。

眾人不禁抬頭望向天空,隻見分秒過後,就有雨滴劈裡啪啦地打落下來。

這場雨來得太過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