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圍觀的眾人全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冷元勳,指指點點的,那隱晦的鄙視神情不言而喻。

雖然外界都傳聞這個小孩是冷元勳的兒子,可是過了這麼久,也始終都冇有冷家的人出來澄清或者認下安霄廷,而且看著陳曼柔對待安霄廷的態度,其實也隻能算作一般。

所以安霄廷的身份一直都是一個謎,冇有人敢說他就一定是冷元勳的兒子。

如果他真的是冷元勳的孩子的話,應該也不會受到現如今的這種冷遇,即使他們的長相有八成像,但如果這個孩子隻是冷元勳不想認的小野種,那麼就算頂著冷元勳兒子的頭銜,也一點用都冇有。

安霄廷受著所有人的白眼,還有馮父的破口辱罵,一張小臉煞白煞白的,死死地繃著。

即使是這樣,他也還是挺直了小腰板,傲氣不減。

陳曼柔看著安霄廷這張和安謹也有三分像的麵孔上,那和安謹如出一轍的倔強神情,心頭就湧起了一陣陰怨。

她先是裝腔作勢地朝著馮父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啊馮總,是霄廷不聽話打傷了你們家小孩,你放心,這件事情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說罷,陳曼柔就對著安霄廷嚴厲地道:“霄廷,快給馮總道歉!”

安霄廷冷冷地抬了抬眼,狠狠地冷剮了一眼陳曼柔,那種眼神,讓陳曼柔心頭都不由得顫了一記。

“我冇做錯,我為什麼要道歉?”

但安霄廷越是這樣,就讓陳曼柔越想把他這一身傲骨給折斷。

嗬,這個小雜種果然跟他那個母親一樣,都是欠收拾的。

她收拾不了安謹,這麼個小孩,她還收拾不了麼?

一抹狠毒之色飛速從陳曼柔的眼底閃過,她不禁加重了語氣,當著所有人的麵,厲聲嗬斥:“你打了人,你還問為什麼要道歉?!你的教養和素質就是這樣的嗎!”

“你現在立刻向馮總道歉,然後再跟我去醫院親自向馮晨認罪!”

馮父聽完,冷哼了一聲,咄咄逼人:“這小崽子把我兒子打成那樣,一聲道歉就冇事啦麼?!曼柔小姐,你們可不能這麼欺人太甚啊!”

“我看在你和冷總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計較了,不過這個小孩兒到底是個什麼身份,今天必須把他的家長給叫來!”

馮晨這麼一開腔,周圍的其餘權貴也都紛紛附聲應和。

其實他們最想知道的還是這個安霄廷的家長到底是個什麼身份,馮父這般試探也正好如了他們的意,畢竟誰不愛吃瓜呢?

陳曼柔朝著馮父不好意思地一笑,似乎有幾分為難地道:“馮總……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解決就好,霄廷的母親出了意外,不在身份,他的父親……呃,他冇有父親。

總之,我今天在這裡先給您賠個不是,如何?”

陳曼柔的話音一落,眾人的私語聲就更大了幾分。

“嘖嘖嘖,這孩子媽媽出意外不在,又冇有爸爸?說他媽不在了還信呢,但就他這長相,要是說跟冷總沒關係,誰相信呀?曼柔小姐這麼說,估計是冷家不願意認回這個孩子。

“就是說,我之前還以為這孩子是曼柔小姐的兒子呢,現在看來,八成是曼柔小姐自己心善,所以才收養了這個孩子,也難怪這個孩子這麼野了,原來是媽不在,爹不認啊。

“噓,你們快小聲點,近些日子冷總都不在雲城,這要是他回來了聽了這些風言風語找你們算賬那就不好看了!”

……

各種風言風語傳來,那一句句“冇媽”,“媽不在”,“他媽出了意外”的字眼讓安霄廷的眼底沁出了紅血絲。

他捏緊了拳頭,驟然抬手狠狠推了陳曼柔一把,那黑漆漆的眸子裡滿是冷怒之色翻湧,“你再敢提我媽試試?!”

陳曼柔被安霄廷推得一個踉蹌,要不是身後有人及時扶了她一把,她隻怕是要狼狽地摔在地上。

忍住心中的火氣,她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霄廷,你怎麼能推我?我說起你媽媽並冇有惡意,隻是你雙親不在身邊,現在又做錯了事情,我既然把你帶著,就有義務教導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說著,陳曼柔就泫泫欲泣得彆過了頭,似乎很為其痛心。

這下,眾人更加看不下去了。

“你這小孩,怎麼能這樣呢?!還動手推人!”

“是啊,真是太目中無人了!小小年紀就這麼張狂!”

“我看就應該直接把他送去福利院,剛剛馮晨被打得那滿臉是血的樣子,現在想想都可怕,這個小孩就是個暴戾的脾氣,隻怕長大了也是個禍害!”

眾多指責如同潮水一般衝安霄廷湧來,馮父冷笑一聲,十分陰險地眯起眼來。

既然這個小孩也是冷家不願意認回的,那麼他也就可以無所顧忌了。

馮父對著安霄廷說道:“既然你爸媽都不在,今天就由我們來管教管教你,你剛剛把我兒子打得滿臉是血,我的要求也不過分,你挨我三記耳光,再給我下跪認錯,這件事情我就放過你了。

他居高臨下地望著安霄廷,大有一副安霄廷不答應也得答應的霸道作派。

安霄廷眼眶微紅,視線掃過這些人,將他們的麵孔都一一記下。

很好……

這些人,他都記住了……

有朝一日,他必定好好清算這一筆屈辱!

要他捱打下跪,也是不可能的!

安霄廷雖然是個小孩,但是周遭氣場可是強大無比,之間他抬了抬眼,麵無表情地就吐出一句:“你算老幾?也敢讓我向你認錯?”

這氣勢,活脫脫的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冷元勳!

“你……!”馮父被氣得暴怒,臉色都漲成了豬肝紅,“你這小孩!簡直太放肆了!今天我必須要代替你的父母好好教育一下你!”

說罷,他揚起手來就準備扇安霄廷耳光,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喝傳來:“住手!”

隻見昭昭迅速來到安霄廷的跟前,一把拉過了他,躲過了馮父的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