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手邊還拎著一個酒瓶,迷濛間醒來時,從地上爬起來,坐著,習慣性地就提起酒瓶往口中送。

隻是,她才喝了兩口,就突然紅了眼眶,淚水奪眶而出。

昭昭一邊大口大口地喝著酒,任由酒液從瓶口湧出灑出來也不管,一邊紅著眼流淚,一大口酒順著她的喉嚨滾入腹中以後,她這才拎起被喝光了的酒瓶子,一把就摔在地上。

“啪”的一聲脆響,酒瓶子頓時四碎,玻璃碴子亂飛,一地的狼籍。

昭昭就在這時,捂住了臉,渾身顫抖不已,死死地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低聲哭泣。

終於,她忍受不了了,仰頭痛哭起來,哭聲淒慘尖利。

“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昭昭尖叫著,發泄著自己心頭的情緒。

她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怎麼辦,不知道為什麼事態為什麼就脫離了自己的掌控,走向越來越偏激的方向。

她無助,她迷茫,她愧疚,她自責……

若是安謹回來了,她該怎麼麵對安謹?

昭昭都不敢想……

畢竟,是她把安霄廷親手推入了火坑……

“叮鈴鈴……叮鈴鈴……”

一道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鈴聲迴盪,顯得格外刺耳。

昭昭閉了閉眼,擦去了自己臉上花的不成樣子的妝容,彷彿接受製裁一般的拿起了手機,按下接聽鍵。

那頭,女人優雅的聲音慢悠悠傳來:“昭昭,你遲到了哦。

昭昭沉了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聲線不再顫抖,“是……我這就過去。

電話掛斷以後,昭昭放下了手機,看著手機螢幕上方纔那通來電上顯示著的“陳曼柔”三字的聯絡人姓名,眼中恨意翻湧。

她犯下的錯,她會自己來承擔,當初她就以自己的性命和人格擔保過,絕對不會讓安霄廷出問題,現如今……

即使是和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魚死網破,她也不會再讓安霄廷受到傷害的!

昭昭緩緩隱去了自己眼中的決絕,緩緩站起身來,前去洗手間裡,給自己洗了個澡,沖掉了一身濃重的菸酒味道,隨後又畫了一個淡妝,換了一身乾練利索的黑色工作服,整個人又回到了那個職場女強人的狀態。

準備好一切以後,她便出了門,驅車來到雲城最高檔的會所裡。

停好車後,昭昭剛來到會所門口,就有認得她的服務員迎上前來,恭恭敬敬地道:“昭昭小姐,請。

昭昭跟隨著服務員,一直來到會所最頂樓。

能來這個頂樓玩樂的人可都不是一般人,如果不是站在雲城的商界之巔的人,連入場的資格都冇有。

昭昭一進來,就一眼看見了人群之中的陳曼柔。

陳曼柔身著一身香檳色的魚尾裙,整個人看上去高貴優雅中又不失一絲柔弱與純真,明明這身魚尾裙是貴氣風格的,可穿在陳曼柔的身上,卻能和她弱不禁風的氣質完美融合,形成彆具一格的味道。

她的身旁圍滿了人,有男有女,都在殷切地和她攀談著,而她的手邊,還牽著一個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就是安霄廷。

安霄廷麵無表情,那張和冷元勳有著八分相像的麵孔也一樣有著冷元勳的冷峻與逼人氣勢。

他就那麼站在那兒,就有一股渾然天成的小帝王氣派。

安霄廷對身旁的人的談話都充耳不聞,即使不時也有人想要跟他熱絡地講話,他也一點兒都不待見。

唯獨在看見昭昭的到來時,小傢夥的眼睛裡才泛起一絲波瀾。

隻不過,也僅僅是一絲罷了,很快就有消失下去。

昭昭看著安霄廷的這副模樣,心中疼痛不已,她忍住自己的情緒,大步向著陳曼柔走去。

“曼柔小姐,我來了。

陳曼柔朝她溫柔一笑,十分溫婉地伸出另一隻手來,也拉住了她,就跟拉著親姐妹似的,親切得很:“來晚啦?快來跟大家賠個不是,都等著你呢。

說著,她又忍不住瞧了一眼昭昭穿得一身刻板服裝,嬌嗔一聲,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穿我上回給你買的新裙子,天天穿得這麼死氣沉沉哪裡好看呀?”

昭昭輕點了點頭,扯出了一抹笑容來,先給眾人乖巧地賠了個不是,隨後這才垂首對陳曼柔說道:“來得太著急了,忘記了,下次會記得穿的。

陳曼柔這才滿意的笑了起來,那雙溫和的眼中滿是柔光。

大家看著這副模樣,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歎。

嘖嘖。

真是世道好輪迴,曾經獲得一身盛寵的安謹突然就銷聲匿跡了,取而代之的又是這個叫做陳曼柔的女人,可她卻在一開始出場的時候就被冷元勳冷酷無情地宣佈隻是個情婦而已。

原本這麼不堪的開局已經讓雲城所有上層人士都已經在心中給陳曼柔留下了鄙夷不屑的印象,可誰知,不久之後,雲城的各大媒體就在冷元勳的示意之下放出訊息,大肆傳揚冷元勳是多麼寵愛陳曼柔。

起初所有人都不相信,可是隨著陳曼柔在眾人的麵前露臉的次數越發多了,冷氏的人也都把她當為老闆娘,外界又傳冷元勳在執行新項目出了差所以不見身影。

時間一長,大家都把陳曼柔當做了冷氏的女主人,當成了能夠代表冷氏人,各大活動邀請不到冷元勳,也都紛紛轉為邀請陳曼柔。

最主要的是,就連曾經跟在安謹身旁的那個助理昭昭,做派從來都是硬氣鐵腕的,也不知怎的,她現在卻突然出現在了陳曼柔身邊,好像聽命於陳曼柔一般,行事風格也不再像從前跟在安謹身邊那麼張揚了。

這可是讓所有人都為之震動的一件事情。

這個陳曼柔不簡單啊,從安謹那裡撬走了冷元勳不說,就連一直對她忠心耿耿的助理都撬走了。

一時之間,冇人敢小覷陳曼柔。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真正在雲城掀起軒然大波的,還是站在陳曼柔身邊的安霄廷。

不,準確的說,他現在應該叫做冷霄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