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到這裡,靳陳哲就已經皺起了眉頭。

他看著麵前的昭昭甚至露出了一絲焦急和擔憂的模樣,隻覺得哪兒有點不對勁。

但他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對。

安霄廷聽了昭昭的話,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昭昭姐姐你說得對,但是媽咪知道我現在在哲叔叔這裡,她說過,她回來的時候一定會先把我接走的,我還是想留在哲叔叔身邊繼續學計算機技術,你也一起留在M國不好嗎?”

安霄廷歪著腦袋天真無邪的模樣,讓昭昭感覺到有一瞬間的刺痛。

她桌下的手攥得越來越緊,指甲甚至都深紮進了肉裡,但她卻一點兒都不覺得痛。

牽強地扯著笑容,昭昭繼續說道:“你想學計算機技術的話,姐姐也可以幫你請專家教你呀,姐姐這幾天情緒一直也都不好,一直都很擔心你,也想身邊能有個人……”

說到這裡,昭昭的神色就不免暗淡了許多。

靳陳哲和安霄廷瞧著昭昭,確實是憔悴極了,那眼下的青黑色很重,一看就知道是許多天都冇睡過一個好覺了。

彆說靳陳哲了,這也是安霄廷第一次見到昭昭有這麼暗沉的狀態,從前她跟在自家媽咪身邊的時候,一直都是乾淨利落一絲不苟的。

現在看來,昭昭不僅髮型有些散亂,氣色不好,連妝都僅僅是打了個底就匆匆趕來了。

小傢夥心疼極了,上前拉住了昭昭的手,道:“昭昭姐姐,對不起,我應該第一時間告訴你我在哲叔叔這裡的,也讓你擔心了……”

說罷,他扭頭看向了靳陳哲,小臉上寫滿了堅定,“哲叔叔,我想回雲城陪陪昭昭姐姐,可以嗎?”

靳陳哲雖然覺得好像漏掉了哪個環節,但一時間找不到錯處的他也無法反駁。

看向昭昭那張確實顯得蒼白無比的麵龐,他也於心不忍,“可以,我會派你的計算機老師和你一起回雲城教你學習,你在雲城要乖乖聽昭昭姐姐的話,不許調皮。

安霄廷重重地點了點頭,“嗯!我會聽話的!”

說著,朝著昭昭露出了一抹燦爛的微笑,小手緊緊抓住昭昭的手,“昭昭姐姐,有我陪著你一起等我媽咪回來,我媽咪現在也很安全,你也不要再擔心啦。

安霄廷的純真笑容刻進了昭昭了心中,讓她隻覺得自己心裡的某一處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生出一股鈍痛。

她在心中暗暗發誓,不管怎麼樣,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她都一定要保護好麵前這個小傢夥!

昭昭也握緊了安霄廷牽著她的小手,向靳陳哲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謝謝靳總。

靳陳哲微微一笑,冇多說什麼。

隻不過他還是覺得在安霄廷說要隨著昭昭一起回雲城時,昭昭那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有些怪異。

靳陳哲沉了沉眸色,但願是他多想了。

安霄廷跟昭昭一起回雲城就定在當天的晚上,昭昭很快就買好了機票,跟他們一起去雲城的還有一直教導安霄廷計算機的有名的學家。

靳陳哲將安霄廷送上飛機之前,小傢夥還淚眼汪汪地回頭奔向靳陳哲,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哲叔叔,我回雲城了,你也要乖乖地吃飯飯,不要總是熬夜工作了,少喝一點咖啡,在酒局上少喝一點酒,要聽管家姨姨的話,醉了要喝醒酒湯喔,有美女姐姐約你吃飯你也不要再拒絕啦,要趕緊給我找一個乾媽喔。

聽著小傢夥念唸叨叨了一大串,靳陳哲又好笑又心酸。

他溫和地摸了摸安霄廷的小腦袋,道:“好,哲叔叔都聽霄廷的,你隻是暫時回雲城了,也不是再也回不來了,不要弄得這麼沉重,想哲叔叔了就打電話給哲叔叔,好嗎?”

安霄廷含著淚花點點頭,這場麵看得靳陳哲也呼吸一滯。

這段時間安霄廷一直都跟隨在他的身邊,小傢夥懂事得很,有時見他工作太忙冇有按時吃飯,或者是喝著咖啡熬夜處理工作,還有飯局回來酒醉到吐的時候,安霄廷都心疼得很。

他就像個跟屁蟲,也像個小大人一樣,就一直黏在自己的身後,嘮嘮叨叨的。

這讓一直都孤身一人的靳陳哲感到了久違的溫暖。

現在要分彆了,靳陳哲也不捨極了。

時間快到了,昭昭還在前麵催促安霄廷,靳陳哲剋製住眼眶的熱意,對安霄廷道:“昭昭姐姐還在等你,你快去吧。

有什麼不開心記得打電話告訴哲叔叔,有哲叔叔在,即使你在雲城,都冇人可以欺負你,知道嗎?”

安霄廷點了點頭,已經哭成了小花貓。

靳陳哲親手替他擦乾了淚水,拍拍他的頭,目送著他朝昭昭而去,最後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在轉身的時候,靳陳哲抬手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濕潤之意。

冷靜過後,靳陳哲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你在雲城安排一點人,幫我看著霄廷,務必保護好他的安全。

他當然不放心安霄廷就這麼跟著昭昭走了,不管是出於那個一直都覺得哪裡奇怪的感覺,還是對於昭昭隻是一介女流,很多突髮狀況並不能護住安霄廷,靳陳哲都有必要做第二手準備,安排人暗暗保護安霄廷。

飛機緩緩飛起,在轟隆隆的聲響之下,在天幕中劃下一道長長的白色的飛行痕跡。

飛機上。

昭昭給安霄廷蓋好了毯子,確保他不會受涼以後,自己這才也往後靠了下來。

“霄廷,你說你媽咪是安全的,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安霄廷扭過頭,眨巴著大眼睛看向昭昭,思索了一會會,道:“我是在夢裡夢到的喔!”

他可冇有忘記,鬼醫爺爺告誡過他的,除了哲叔叔以外,千萬不能再告訴任何人自家媽咪的下落。

即使是再好的人都不可以。

這個告誡小傢夥一直都銘記於心。

昭昭被安霄廷的話逗笑,不過很快的她又長歎了一口氣,喃喃道:“也不知道安姐現在怎麼樣了……”

不過,想到自己帶著安霄廷回到雲城以後要做的那些事,昭昭那低垂下的眼眸中就飛速地閃過了一抹愧疚和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