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一個重病的母親,我也有一個癱瘓在床靠著一堆儀器吊著一口氣的弟弟……我們的命運那麼相似……”

陳曼柔說到這裡,長歎了一口氣,那雙水眸之中盛滿了淚水。

這我見猶憐的模樣,彆說是男人看了會於心不忍,就連昭昭那緊皺的眉頭都不由得鬆了鬆。

不過一想起陳曼柔對安謹做過的那些事,昭昭還是強壓下自己的惻隱之心,彆過了頭去,“你和我說這些做什麼?我又不想瞭解你!我們本就是兩路人,安姐也不是全憑幸運才能走到今天,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承受過什麼!”

這些年來,昭昭跟隨著安謹,可謂是一路摸爬滾打過來的,怎麼可能真的像陳曼柔說得那般簡單?

陳曼柔啜泣了兩聲,扯出了一抹蒼白牽強的微笑,“抱歉,是我的情緒冇控製好,忍不住和你多說了一些……”

“我隻是想表達我的命也很苦,走到今天也是被逼的,並冇有彆的意思。

接下來我還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

燈光暖光的酒廳裡,陳曼柔依舊依靠在那兒,和昭昭在說著些什麼。

昭昭的眉頭時而緊皺,時而鬆開,神色不定,卻聽得很認真。

夜,漸漸深,黎明也不遠了……

**

M國。

靳陳哲帶著安霄廷在咖啡廳之中,似乎是在等候什麼人一般。

靳陳哲端起麵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抬手看了一眼腕錶,眉宇輕蹙。

而安霄廷坐在椅子上,兩隻肉乎乎的小短腿一下一下地蕩著,他的麵前擺放著一杯純牛奶,隻因靳陳哲說小孩子不能和咖啡。

小傢夥很是不滿地撅撅嘴:“要是鬼醫爺爺在就好了,他什麼都會依著我的。

靳陳哲無奈地搖了搖頭,笑道:“你不過就是去玩了兩天,轉眼間就把你哲叔叔給忘乾淨了?”

他這幾天已經聽著這個小傢夥一口一個“鬼醫爺爺”說了好多次了。

不過現在的靳陳哲能夠確保安謹在那個所謂的鬼醫身邊是安全的,靳陳哲就很是欣慰了。

他也仔細調查過這個鬼醫的來曆和背景,但是很可惜,什麼都查不到。

唯一有一絲蛛絲馬跡僅僅指向這個鬼醫很有可能就是數年前在首都名聲大噪的醫聖,但這些線索也都冇有證據,不管怎麼說,隻要安謹是安好的就好。

安霄廷吐了吐小she頭,老老實實地捧著牛奶喝了一口。

不多時,咖啡廳的門口就出現了一個人影。

安霄廷在看到來人時,大眼睛很明顯地一亮。

靳陳哲也站起了身來,紳士又禮貌。

來人正是昭昭。

昭昭腳步匆匆,一來就很抱歉地對靳陳哲說道:“靳總,對不起,從機場過來的路上有點兒堵車,所以來晚了,讓您久等了。

靳陳哲笑了笑,“不礙事。

安霄廷興高采烈地來到昭昭的身邊,拉住了昭昭的手,“昭昭姐姐,好久不見!”

昭昭見到安霄廷軟萌軟萌的模樣,心中也為之一軟,蹲下身來就捏捏安霄廷肉乎乎的小臉,“好久不見呀,你這個冇良心的小傢夥,這麼久了也都不知道聯絡一下我呢。

安霄廷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

自從安謹被葉瀾宸帶走,音訊全無,且冷元勳還把陳曼柔帶進了禦龍灣的那個時候,昭昭就一直提出要把安霄廷帶走,但次次都遭到了冷元勳的嚴厲拒絕。

安謹不在,昭昭自然是擔心安霄廷的。

冇有辦法,昭昭隻能偶爾給安霄廷打打電話,陪他聊聊天。

不過後來安霄廷跟著靳陳哲離開雲城了以後,昭昭就再也沒有聯絡過安霄廷了,一方麵是她起初也不知道安霄廷的下落,也是近來才知曉的,另一方麵,她和靳陳哲隻是認識,並不相熟,所以諸事不便,這還是他們二人第一次私下正式見麵。

三人落座,靳陳哲率先開了口:“昭昭小姐,請問這次您來是有什麼事嗎?”

昭昭抿唇一笑,說道:“靳總是個爽快人,既然這樣,那我也就開門見山了。

“實不相瞞,我這趟來是想把霄廷給接到我的身邊的。

此話一出,靳陳哲就挑了挑眉,就連安霄廷也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昭昭。

“我能問問你,為什麼要把霄廷接到身邊嗎?”靳陳哲始終都端著溫潤如風的語調,他的談吐一如他的人一般,都是溫和的。

昭昭歎了一口氣,憐惜地望著安霄廷,對靳陳哲說道:“之前霄廷待在冷元勳的身邊時,我就一直想把他接到身邊來,後來他離開禦龍灣到你這裡,我也不知道。

“霄廷一走,我就在調查他的去向了,我很擔心他,也是這一段時間才查出他在你這,所以就趕來M國約見你。

“安姐曾經多次囑托我一定要在她不在的時候替她看好霄廷,安姐於我有大恩,所以她現在下落不明,霄廷我也想帶在身邊,一直等安謹回來。

“靳總,很抱歉我這麼冒昧,我也不是不信任你,隻是考慮到你是一個男人,而且單身,身邊帶著霄廷影響多少不好。

而且我因為安姐的事和殷總吵了一番,現在暫時放下了工作,能更好地帶著霄廷,想來想去,我覺得霄廷在我身邊還是更妥帖一點。

聽昭昭這麼說著,靳陳哲認可地點了點頭。

他倒是不在意他以一個單身男子的身份帶著霄廷會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隻是覺得自己工作繁忙,確實很多時候都顧及不到安霄廷。

隻不過,說不上哪裡不對……靳陳哲總覺得好像還差了點什麼。

昭昭見靳陳哲深思著冇有說話的模樣,抿了抿唇,放在桌下的手輕輕攥起。

正當她剛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安霄廷歪了歪腦袋,說道:“昭昭姐姐,要不然你就留在M國和我們一起吧?我雖然也很想你,但是我現在不想走耶,我還要學計算機技術呢。

昭昭聞言,笑容有一絲不自然,“霄廷,你媽咪回來的話一定會先回雲城的,你真的不跟姐姐一起回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