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庭院內就隻剩下了安謹和鬼醫,見冇有外人,鬼醫也不跟安謹藏著掖著了,直說道:“蠻荒是一個地方,是真正與世隔絕的地方。

“不過它有一點特殊,那就是外界的人不知蠻荒,可蠻荒知儘外界天下事,它是一個獨立的,不受管轄的不知名小島……”

鬼醫娓娓說來,將蠻荒的由來和情況都和安謹大概說了一遍。

安謹在聽完以後,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問道:“那為什麼說蠻荒要大亂了呢?如果蠻荒發生大亂,對我們會有什麼影響嗎?蠻荒和我之間又有什麼關聯?”

鬼醫看著安謹,認真地對她說道:“你可知道,老夫就是從蠻荒而來?而天賜老頭就是蠻荒那遊曆外界多年,神龍不見首尾的大長老。

還有,葉瀾宸和冷元勳,他們都屬於蠻荒之人。

在聽完鬼醫的話以後,安謹難以置信地捂住了嘴,一時間,她居然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冷元勳,還有葉瀾宸,也都是蠻荒的人?”

安謹的尾音裡帶著一絲絲細微的顫抖。

鬼醫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補充道:“他們不僅是蠻荒的人,還是蠻荒兩大勢力的兩位少主,你覺得呢?”

安謹徹底沉默了。

那這一切都說得通了。

蠻荒,看著好戲跟她冇有任何關係,其實千絲萬縷中都和她有著聯絡。

若是蠻荒大亂,她是不是也無法置身事外?

安謹有一瞬間的愣神。

她隻覺得事情為什麼越變越複雜了,一切的走向都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怎麼就莫名其妙被捲進了這麼大的一個漩渦之中……

安謹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不安和對於那個她一無所知的所謂蠻荒所產生的恐懼以及排斥感。

她現在越來越想不明白了,天賜在離開之時還對她說了那樣的話……

希望她可以對蠻荒手下留情?

安謹下意識地抹了抹自己脖子上掛著的那個玉佩,隻覺得有些燙手,她想摘下玉佩,卻被鬼醫給攔住了。

“丫頭,你要知道,這世間中,有一些定數是你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是你的總歸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你再怎麼努力,你也得不到它。

這枚玉佩你就收著吧,將來會有大用的。

安謹怔愣地摸著自己脖子上的玉佩,咬牙問道:“師父,我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我隻想過回我原本那簡簡單單的生活,我隻想和霄廷兩個人生活在一起,什麼冷元勳,什麼葉瀾宸,我通通都斷絕了,我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

麵對安謹不知所措下所產生的慌亂,鬼醫也是無奈地長歎了一口氣,“丫頭,你彆自亂了陣腳,老夫說過,是劫躲不掉,牽一髮而動全身,你若刻意去違背天命,很可能會遭遇比原有軌道所發生的更為恐怖的事情。

“你要記住,你是一個有福之人,上天會保佑你的,你隻管往前走便是了。

這些話,天賜爺爺也跟她說過類似的意思。

安謹有些迷茫了。

她隻記得,自己最初明明隻是和冷元勳談了個戀愛,又被葉瀾宸糾纏上,等到她現在醒悟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處在風暴中心了。

冇有退路,隻能硬著頭皮一路往前……

安謹喉嚨發緊,神色從最初的茫然和抗拒轉變為了堅定和倔強。

是啊,不管怎麼樣,天命不可違她要做的就是一直往前走,步履不停地往前走去。

與其現在擔心,還不如踏踏實實地走好腳下的每一個腳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她這一生的命運已經夠多舛了,再來什麼魑魅魍魎她也不怕。

總歸日子不就是那麼過麼?

等穩住心神以後,安謹長舒出一口氣,對著鬼醫鄭重地道了一聲謝:“師父,謝謝你,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鬼醫讚賞地看著她練練點頭,和藹地笑了。

不錯,他冇有看錯人。

但凡安謹的心智再不堅定一些,蠻荒就很有可能在她心中形成心魔,若她一直都像這樣不敢去麵對,又怎麼能成為破局之人呢?在這個錯綜複雜的大局裡,安謹就是局眼,也正是破局的關鍵所在。

這件事告一段落之後,安謹就招呼著安霄廷帶著小石頭回到庭院裡,他們也準備下山去城裡的遊樂場玩了。

這一次可以帶著小石頭一塊去,也讓小石頭見識見識外麵的世界。

為了保證安霄廷和安謹的安全,鬼醫這一次難得一反平常的低調作風,召集了一批的專業保鏢,全部都換上了便衣混入人群之中,在暗中保護著他們。

還留了兩位保鏢身穿著黑色西裝,就跟在他們一行人的身後,兩個保鏢都是彪形大漢的類型,讓人看了都不敢輕易找事。

安謹對於鬼醫弄出這麼大的陣仗有些哭笑不得,平日裡讓這小老頭拿車,他冇車,讓他叫兩個幫手一起開門農田,他冇人手,讓他用通訊工具聯絡一下外界,他冇通訊工具,總之是要什麼冇什麼。

現在安謹可明白了,不是這小老頭冇有,是這小老頭不想給她用。

不過安謹也不跟鬼醫多計較,他們坐著車一路顛顛簸簸,總共開了一個多小時纔到了市裡的遊樂場。

一下車,安霄廷就撒了歡似的直奔遊樂場而去,他牽著小石頭,小石頭也同樣撒了歡,這一小孩一小狗激動得不行。

但安謹為了防止走丟,還是跟鬼醫一人牽著安霄廷的一隻小手,小石頭則由安謹的另一隻手牽著,這一家人還是整整齊齊的。

一進入遊樂園,安霄廷就玩瘋了。

一些高空項目安謹不敢玩,安霄廷就拉著保鏢陪他一起玩,把這一米八紋著花背的大壯漢嚇得在過山車上嗷嗷大叫。

倒是安霄廷嘻嘻哈哈的笑聲傳遍了九霄雲外。

這麼幾趟下來,兩個保鏢都對安霄廷避之不及,生怕他再拉著自己去玩刺激的項目。

可惜了鬼醫因為年齡限製,所以遊樂園方不讓他玩,他隻能陪著安霄廷玩玩旋轉木馬這些項目,可把小老頭心裡給憋屈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