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時,鬼醫也為安謹做了全身檢查,發現安謹身體狀況恢複得比預期中要好很多。

安謹得知這個訊息以後非常開心,親自下廚煮了一桌子的菜,想要感謝鬼醫。

鬼醫卻不吃她這一套,擺擺手道:“臭丫頭,你少給老夫煽情,你要真想謝老夫,就給老夫好好背醫書,早點學成,好繼承老夫的衣缽,這就是對老夫最大的回報了。

安謹笑眼彎彎,聽著鬼醫繼續說道:“也虧的是你這丫頭最近配合治療,情緒狀態也好,所以才恢複得快。

你這病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多年鬱結的心情導致身體的虧空,按照這樣的勢頭下去,不出半年你就可以調養好了。

安謹認真地聽著鬼醫說的每一句話,她笑著笑著,眼眶就不自覺地紅了一圈。

為了不在鬼醫麵前掉眼淚,安謹連忙低下頭,去給鬼醫盛湯。

可是她這點舉動鬼醫又何嘗發現不了呢?

暗暗歎了一聲,鬼醫在心中感慨道:“這個小丫頭,也是個可憐人。

約定和安霄廷見麵的日子就在次日。

安謹起了個一大早,將這個小庭院裡裡外外都打掃得乾乾淨淨。

她不是刻意要起這麼早的,實在是懷揣著一顆激動的心,難以入睡。

就盼望著一覺醒來天亮以後就可以見到安霄廷。

鬼醫昨日就派人去跟靳陳哲那邊溝通了,有了上次葉瀾宸的經驗,這一次的靳陳哲很快就同意了。

終於,安謹千等萬等,終於等來了一輛黑色的保姆車慢慢駛來。

車門打開,安霄廷探出半個腦袋來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四周,在看到安謹以後,他“嗷”得歡呼一聲,一下子跳下來車,直接飛撲向安謹。

安謹也激動不已,張開雙手接住了安霄廷。

小傢夥溫軟的身子就抱在懷中,讓安謹感受到了空前的安全感。

她不禁濕潤了眼眶,將安霄廷摟得緊緊,“霄廷,媽咪好想你。

安霄廷更是剋製不住,小嘴一撅,那兩行眼淚嘩啦嘩啦地就往下流,撲在安謹的懷中一邊嗚咽,一邊口齒不清地道:“嗚嗚嗚,媽咪,霄廷好想你喔,想死你了……”

安謹鬆開安霄廷,抹了抹他的小腦袋,額頭抵住他的額頭,心疼地替他擦拭著眼淚:“媽咪也想死你了,不哭不哭,再哭媽咪要心疼了。

安霄廷這才抽抽搭搭地止住了哭泣。

安謹捧起小傢夥的臉蛋左看看右看看,確認安霄廷健健康康,冇有瘦削以後,這才放心地捏了捏安霄廷肉嘟嘟的小臉蛋,“等以後媽咪回去,一定要好好謝謝你哲叔叔把你養得這麼白白胖胖。

哪知小傢夥嘟著嘴,白了安謹一眼,怨念滿滿地道:“媽咪才白白胖胖呢……霄廷纔不要胖胖。

他這番言論讓安謹笑了起來,調侃他:“我們霄廷現在也會在意形象啦?胖胖的多可愛呢。

小傢夥氣呼呼地一扭頭,“哼,反正霄廷就是不要胖胖。

“好好好,不胖胖,不胖胖,我們霄廷最帥了。

哄好了安霄廷,安謹這才拉著他進了庭院。

“媽咪要帶你見一個老爺爺哦,這個老爺爺是媽咪的師父,你要對他有禮貌哦。

安謹囑咐著安霄廷,安霄廷起初還小雞啄米似的點著小腦袋,但一看見站在庭院中的鬼醫以後,就一個閃身躲在了安謹的身後。

他揪著安謹的衣服,可憐兮兮地說:“媽咪,那個老爺爺就是你的師父嗎?為什麼看上去那麼凶呀……鬍子也好長,好奇怪哦……”

安謹眉頭一挑,看著安霄廷難得怕生的模樣,感覺有幾分好笑,她剛想安慰安慰安霄廷,鼓勵他,但一回頭看見板著一張臉硬邦邦地站在一旁的鬼醫,也著實嚇了一跳。

“師、師父,你怎麼這個表情?”

鬼醫扯了扯嘴角,努力想要擺出一副和藹微笑的模樣,但是因為太過刻意,就是顯得僵硬又彆扭,皮笑肉不笑的,很是奇怪。

安謹見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師父,你乾嘛呀?你就按照平時那樣來就好了,你這樣反而讓霄廷覺得你奇怪。

說著安謹還拉了拉安霄廷的手,問他:“你說是不是呀?霄廷。

安霄廷這才怯怯地從安謹的身後探出了自己的小腦袋,那滴溜溜又圓又黑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鬼醫看。

鬼醫看著從安謹身後怯生生探出來的一個“小肉包”,那一直繃著的表情也維持不住了,終於垮了下來,露出了他平時那副正常的模樣。

安霄廷撓了撓腦袋,又忽然覺得這個奇怪的老爺爺好像也不是那麼奇怪了。

鬼醫也不端著了,蹲下身來就對安霄廷伸出手來,“小包子,過來讓爺爺看看你。

他笑嗬嗬的,看上去倒是比硬凹出來的表情和藹了上百倍。

安霄廷這也大起了膽子,一小步一小步地靠近了鬼醫,伸出自己那肉乎乎的小手,放在鬼醫那雙滿是皺紋的大手上。

小傢夥還很認真地對鬼醫強調道:“爺爺,我不是小包子,我叫做安霄廷,是我媽咪的小寶貝。

鬼醫捏著手中肉乎乎的小手,再看他這軟萌軟萌的模樣,“哎喲”一聲,整顆心都要化了。

他捏了捏安霄廷的肉臉,嗬嗬笑了起來:“小包子,爺爺真喜歡你,你也當爺爺的小寶貝好不好?”

或許這就跟隔代親似的,鬼醫看著安霄廷,就跟看著自己的小曾孫似的,再加上這小傢夥又可愛得不得了,如此討人喜歡,幾句好聽話就把鬼醫哄得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送給他了。

看著鬼醫和安霄廷二人相處得如此融洽的模樣,安謹再一次忍不住淚目。

或許這就是一個母親的本能吧,和自己的親生骨肉分離兩地時,真的是無時無刻不在記掛著自己的孩子。

不過待情緒緩和下來了以後,安謹也冇忘提醒安霄廷,“對了,媽咪讓你帶來的錢呢?你帶了嗎?”

小萌寶點了點頭,奶聲奶氣地從自己的小蜜蜂書包裡拿出了一張卡來,遞給鬼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