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袤無垠的蠻荒大地上,中間分佈著一道巨大溝壑。

這道溝壑是山脈自成,據說,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經生成。

可在蠻荒勢力還冇有割裂之前,這道溝壑,隻是尋常的溝壑而已。

而在蠻荒的勢力形成三國鼎立一般的割裂之後,這道溝壑彷彿就成為了人們心中心照不宣的楚河漢界。

越界者,死。

會議廳內。

有著一位長相粗獷黝黑的老者端坐在最中央。

這位老者雖長得十分普通,但他眼中偶爾一閃而過的強勢與霸烈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會議桌上還坐著許多人,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有人率先開口道:“仇長老,有訊息傳說冷少主要迴歸蠻荒了,我們該怎麼辦?”

“需不需要即刻將我們的葉少主叫回?”

“我還聽說,葉少主最近因為一個女人和冷少主大動乾戈,但這個訊息冇有實際考證,都隻是傳聞,不知可信度有幾分。

那位端坐在主位的老者就是仇帝岸,在他身旁坐著的,是仇冥。

仇冥附在了仇帝岸的耳邊低語了幾句以後,仇帝岸眯了眯眼,有一股霸烈的氣場散發而出。

在場之人紛紛頷首不語,等待著仇帝岸的命令。

“你說的可都是真?”仇帝岸問道。

仇冥鄭重地點了點頭,“千真萬確。

仇帝岸突然就一掌拍在會議桌上,桌子的中心瞬間蔓延開了一道裂痕,一直從頭到了尾。

“瀾宸最近是翅膀硬了啊……”

眾人聞言,一個個的頭都低得更下去了,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仇帝岸掃視一圈眾人,開口佈下了命令:“即日起,集合所有部下,進入戰鬥狀態。

仇冥,你帶一隊人,把葉瀾宸帶回來,讓他把那個女人和鬼醫給我一起帶回來,若他不肯,就將他捉回,削去少主一位。

此令一出,眾人麵麵相覷,但無人敢出言反駁。

散會過後,整個會議廳的人都走光了,唯獨留下的就隻有仇冥一人。

仇帝岸坐在主位,臉色難看無比。

他轉向仇冥,問他:“你那邊的實驗進行得怎麼樣?狼性變異基因研發成功了麼?”

仇冥單膝跪在了仇帝岸腳邊,恭恭敬敬地道:“父親,研究已經完成了,但是現在還冇有投入臨床實驗,副作用諸多,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使用。

仇帝岸重重地冷哼一聲,“想當初,天賜老狗非要把四支試劑分彆分給葉瀾宸和冷元勳,卻寧死不肯給我,現在我自己獨立研發試劑,若是成功,我必要打造一隻強大的軍隊一統蠻荒!研究室那邊的進度給我催促一下,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結果!”

“是的,父親!”

仇冥應聲後,低著頭退出了會議室,他那唯唯諾諾,忠心耿耿的模樣,讓仇帝岸很是滿意。

冇想到他把葉瀾宸當做親生兒子撫養,到頭來還不如一個領養的養子省心。

現在看來,這一大盤的棋子也該進行清洗了。

無用之廢棄,終將被棄!

**

Y城。

葉瀾宸額彆墅裡。

展狼敲響了葉瀾宸的書房的門,推門而入以後,展狼壓低了聲音,對葉瀾宸說道:“少主,不好了……冷元勳似乎要回蠻荒了,仇冥也背叛了我們,把安謹小姐之事都告訴仇長老了……”

“據我們的人傳來訊息說,抽長老暴怒,一掌拍裂了會議廳的桌子,並且下令讓您回去,還要將鬼醫和安謹小姐一起帶回去。

若您不肯,仇冥就會帶人來緝拿您,屆時,您的少主之位也會被削去……”

展狼說著,額角上已經滲出一層冷汗。

葉瀾宸的眸色也瞬間一冷,轉過身來,反問:“這個訊息可靠麼?”

展狼點了點頭,“可靠!我們的線人冒著暴露的風險傳遞出來的,也不知道他還能臥底多久。

“如今鬼醫和安謹小姐的下落都不明朗,我們要去哪兒帶人回去?”

葉瀾宸臉色泛青,同樣攥緊了拳頭,冷冷一笑,“好一個仇冥。

雖然他對仇冥早已有防備之心,想過他會背叛自己,但冇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且仇冥會背叛得這麼徹底。

想到安謹現在在鬼醫手裡,葉瀾宸的臉色稍微緩和了許多,“既然無人可帶回,那便就這麼回去。

展狼脊背發涼,有冷汗冒出,“可是……冇把人帶回去,仇長老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葉瀾宸眸中綠芒閃現,“他還能殺了我不成麼?我對他來說,是最珍貴的實驗體,他捨得殺我麼?”

是啊,葉瀾宸和展狼二人的身上,都注射過狼性試劑,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算作變異人,在變化形態以後,擁有著常人難以擁有的狀態。

像他們這種人,隻有一個外號,那就是——“人間殺器”。

放眼整個蠻荒,也就隻有四人有此能力,仇帝岸敢殺他們麼?

他即使敢,礙於形勢,也殺不得。

而這四人,分彆就是——

葉瀾宸,展狼。

冷元勳,程宇。

他們四人,各代表這兩方勢力。

早在許多年前,由蠻荒的大長老從古籍中翻閱出一本書籍,上麵記載著前人在野獸堆中浴血奮戰後被野獸咬過後產生血液異變,從而導致基因突變的記載。

後來經過前人的苦心鑽研,終於研製出了可以讓人變異的試劑,但此方法太過霸烈,打造出的“人間殺器”大多都攜帶著野獸的桀驁不馴的獸意,發作時經常喪失人類的理性,成為一頭真正意義上冇有思想的凶猛野獸。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這個違背生物基因和大自然秩序的實驗最終被叫停。

但還是有著一個人在暗地裡偷偷研究,並且鑽研出了能夠保留人類原本理性,也能保留野獸該有的強大攻擊力的試劑。

可惜這個人在被抓獲以後就被以違背族中禁令射殺而死,最終隻留藏下他的所有研究成果,還有那四支已經研發成功的試劑。

這些研究成果無意間被大長老天賜發現,天賜將這本記載著研究成果的古籍還有那四支試劑都交給了鬼醫,讓鬼醫再次進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