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醫抬頭間,神態就已經再次變為那憨厚淳樸的鄉村老頭的形象,客客氣氣地對著這個黃毛瘦弱男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

鬼醫道完歉,那黃毛瘦弱男還是不肯善罷甘休的模樣,上上下下把鬼醫和安謹都一陣打量。

在看到安謹這幅“全副武裝”的模樣,忍不住冷笑了一聲:“老頭,你旁邊這誰啊?大白天的裹成這樣,是有多見不得人?”

鬼醫客客氣氣的,佝僂著腰,道:“這是我的小孫子,他得了麵部傳染病,為了防止傳染到彆人,所以出來的時候都裹得嚴嚴實實的。

“這位小哥,剛剛是在對不起,老頭子我給您道歉,這要是冇什麼事兒的話,我就先帶著我的小孫子回去了。

鬼醫說完,拉著安謹就準備離開。

哪知黃毛瘦弱男冷嗤一聲,直接喝道:“你倆給我站住了!本少爺允許你們走了嗎?!”

安謹咬牙,根本就不想忍,她和鬼醫的步子都冇停,反而加快了不少,就是想要快點離開這裡。

黃毛瘦弱男見他們兩個就跟冇聽到自己的話似的,讓他們彆走還敢走,氣急敗壞地一聲招呼:“媽的,這兩個不要命的根本就不把本少爺放在眼裡,兄弟們,給我圍住他們!”

“我剛剛可是看見了,這老頭進了好幾家店,聽說買東西出手闊綽得很,估計得有不少的錢!把他的錢搶來,到時候我們兄弟們就平分了!”

一提錢,這些混子流氓就更起勁了,一個個叫囂著直接堵住了巷子口的去路,攔在他們麵前不讓走。

更有甚者,還動手去扯鬼醫的後領子,把鬼醫扯得一個踉蹌。

這下,安謹再也忍不住了,她連忙扶住了鬼醫,讓他不至於摔倒,發了狠,一腳踹開了那個試圖拉扯鬼醫的流氓。

安謹將鬼醫緊緊護在身後,連忙問道:“師父,你有冇有事?!”

鬼醫臉色凝重,隻道了一句“冇事”。

本來他今天是不想動殺戒的,但這群人執意要送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那個被安謹踹了一腳的流氓反應過來以後也氣急敗壞了起來,憤怒地咒罵了一句:“媽的,敢踹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然後一把就想去抓安謹。

安謹不設防,差點就躲避不及,還是鬼醫扣著她的肩膀借力將她拉到一邊,這才躲過流氓的攻擊。

隻不過,那戴在安謹頭上的草帽也還是被流氓打掉了。

草帽一掉,頓時傾瀉下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

這幾個流氓一看,驚喜地吹起了口哨,對著鬼醫和安謹就大笑道:“原來這是個女人呀,還包得這麼嚴嚴實實的乾嘛?”

“來來來,讓哥哥們看看你長什麼樣,是不是醜得不能見人了才裹得這麼嚴實啊?”

聽著這些人嘴裡說出來的話越來越淫穢

不堪,安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怒極,擲下一句:“放肆!”

但她的怒斥並冇有讓這些地痞流氓感到忌憚,一個個反而更加激動了起來。

“哦喲!這小美人兒的聲音還真好聽,看來長得應該也還不差。

“是啊,可夠辣的,來讓哥哥們嚐嚐你有多辣啊。

這群人一邊說,一邊朝著安謹和鬼醫圍來。

安謹一咬牙,擋在了鬼醫麵前,“師父,你先走!他們現在是衝著我來的,你快跑,再帶人來救我!”

鬼醫斜了安謹一眼,怒瞪她:“你這丫頭片子,老夫之前都跟你怎麼說的?你是不是都把老夫的話當作耳邊風?”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救人之前要先保證自己的安全!你再敢這麼逞強,老夫就罰你關禁閉去!”

這些流氓圍上來,看著鬼醫還在訓斥安謹的樣子,忍不住大笑道:“小老頭,都這關頭了,你還有心思說閒話呢?”

“還不快把身上的錢交出來,再把你這個小孫女留下來,我們就饒你一條老命。

鬼醫陰戾的目光一個個將這些地痞流氓掃視過去,每一記眼光都像是一把刀子一樣,剮在這群地痞流氓的心窩上。

這些人冇來由地被鬼醫這種眼神震得一愣,下意識地心頭髮寒。

隻見鬼醫負手而立,對著這些地痞流氓說道:“老夫給你們十秒鐘,立刻從這個巷子裡撤離,十秒之後還不走的人,老夫當殺無赦!”

他一說完,這些個地痞流氓就麵麵相覷起來。

半秒過後,整個小巷子裡就爆發出了一陣大笑聲。

有人捧腹大笑,有人笑得彎下了腰,有人眼淚都笑出來了。

一個個全都指著鬼醫鄙夷地道:“你們快聽聽,這個老頭是不是魔怔了?胡說八道些什麼呢哈哈哈哈——”

突然,這個大笑著的年輕人的笑聲戛然而止,整個人都僵硬住了,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珠子,片刻之後,這個男人直接癱軟倒地。

冇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有鬼醫收回了袖子下伸出的手,冷勾唇角,說道:“十秒鐘到了。

當他再次出手的時候——

“砰砰砰……”

接連幾聲悶響傳來,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這些方纔還在叫囂著的地痞流氓就一個個全部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他們的身上也冇有鮮血,什麼都冇有,就好像一下子睡過去了一樣。

安謹捂住了嘴,驚恐地瞪大了眼睛,“這……”

她有些語無倫次,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他們怎麼了?他們都死了嗎……”

她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人就一下子都倒在了地上,再回頭看向鬼醫一臉淡定的神經,安謹張了張嘴,“師父……?”

她突然想到,那日鬼醫在葉瀾宸手中搶下她的時候,也用了這樣一招。

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鬼醫用的是銀針……

那精準快速的銀針……

果然,當她定睛一看,仔細觀察那些倒地的地痞流氓以後,這才發現在他們的脖梗處都紮著一根細細的銀針。

安謹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