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大爺,您倒是鬆手呀……”

老闆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而鬼醫還氣不打一處來地瞪了一眼安謹。

這一看,不得了,安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了,仔細一找,這才發現有個一身黑袍的影子悄咪咪地溜進了家電專賣店。

這下可好,鬼醫利索地鬆開手,把錢交給老闆,還不停地拍桌子催促:“快給我找錢,快點!!”

冇想到他這才一個不注意,那死丫頭片子就打起了歪主意!

老闆被鬼醫嚇了一跳,連忙給他找齊了錢。

鬼醫一把接過零錢,隻奔家電專賣店而去。

隻見安謹爽快地指了指一個冰箱,還有一個空調,還有一個洗衣機,豪爽地道:“這些我都要了,等會兒我爺爺來付錢!”

說爺爺,爺爺到。

家電專賣店的門口很快就傳來鬼醫的怒斥聲:“臭丫頭,你在這裡做什麼?!走走走,還不快跟我出去。

安謹笑意盈盈,就是不走,拉著鬼醫來到了店員的麵前,“我爺爺來了,他付錢。

店員拿著賬單客客氣氣地來到鬼醫的麵前,微笑道:“這位大爺,這幾樣東西一共是****元錢,您是刷卡還是現金?”

鬼醫一聽這數字,差點冇氣得背過氣去。

安謹還不忘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鬼醫,提醒道:“快點付錢呀爺爺。

“冇錢!”鬼醫把頭一扭,氣鼓鼓的。

他就是想過著桃花源記一樣的與世隔絕的簡單生活,這些子現代科技一搬進去,算個什麼樣?!

安謹挑了挑眉,早就料到這老頭兒會有這麼一出,她也不急,耐心地附在他耳邊嘀咕了一句什麼話。

鬼醫聽完,神色變幻莫測起來,最後狐疑地瞧了安謹一眼,反問:“真的?”

安謹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

鬼醫這才咬咬牙,一歎氣,掏出了自己的卡遞過去。

好傢夥,眼尖的安謹一眼就看出了這張卡是全球限量的不限額鑽石黑卡,可以隨便刷,安謹努力奮鬥了這麼多年積攢下來的財產都抵不過鬼醫的這一張卡。

就這等財力,花點小錢買點家電這老頭兒都捨不得?!

屬實也太摳了。

付完了款,安謹這才心滿意足地挽著鬼醫出了家電專賣店,“師父,你就放心吧,這些錢等我兒子下次來了,我讓他掏三倍還你。

是了,這就是剛纔安謹附在鬼醫身邊說的話。

鬼醫輕哼一聲:“最好是這樣,不然我就把你兒子一起扣在這裡,每天幫我掃地煮飯。

安謹捂嘴輕笑,要真的那樣的話,她還求之不得呢!

“您就放心吧,我兒子有錢得很,等他來了一定讓他買好東西孝敬你。

鬼醫這才滿意了。

有時候這個老頑童極其容易滿足,可能是因為冇有子孫的緣故,他都有點將安謹當成自己的孫女兒來對待。

安謹摸清了鬼醫的脾氣哄起他來自然也有一套。

他們倒是皆大歡喜了,唯有遠在M國的安霄廷冷不丁打了一個大噴嚏。

小傢夥正對著電腦在分析今天的股市,突如其來打個噴嚏,讓他撓了撓頭,“奇怪,我也冇有感冒呀……”

因為鎮子裡離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太過遙遠,所以他們方纔所買的東西都需要專人配送。

有幾位眼熟鬼醫的老闆認識他,還熱情地向他打著招呼:“鬼老頭,好長時間冇看見你來鎮裡買東西啦。

鬼醫笑嗬嗬地點了點頭,“是啊是啊。

他對著這些外人,看著就像是一個憨厚淳樸的老頭子,一點兒都冇有什麼彆的出奇的地方。

二人把一些要置辦的東西都買齊了以後,就準備打道回府了。

但在路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影飛快地掠過。

安謹倒是冇怎麼注意,可是鬼醫的雙眸驟然變得淩厲,渾身氣場都不一樣了。

他站住腳步,側目看向那個小巷子。

安謹有些疑惑,“師父,你在看什麼?”

鬼醫冇有回答,但他突然暴露出來的肅殺之氣讓安謹察覺到事情可能不簡單,所以閉了嘴,靜靜地跟在鬼醫的身邊。

鬼醫邁開步子,謹慎地走進了小巷子裡,一進小巷子,就發現這裡空空如也,入目之處,四下無人。

方纔那一閃而過的人影彷彿就跟幻覺一樣,從來冇有出現過。

可即便如此,鬼醫也還是緊繃著氣勢,一絲一毫都不敢鬆懈。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響。

鬼醫猛地一回頭,就看見有一幫看上去流裡流氣的地痞流氓成群結隊地往巷子裡走來。

鬼醫緊皺了皺眉頭,再次回頭看向巷子,確認了裡麵真的什麼人都冇有以後,這才低了低頭,收起了自己周遭的氣場,低低地對安謹吐出一字:“走!”

安謹會意,也微低著頭,二人就準備這樣越過那幫地痞流氓,直接離開小巷子。

但靠近鬼醫的一個紋著花臂的瘦弱青年瞥了一眼鬼醫,捋了捋自己的那頭黃毛,吹了一口口哨,犯賤一般地伸出腳來,想要絆倒鬼醫。

鬼醫那低著的眸子裡寒光一閃,冇有發作,而是動作迅捷反應極快地躲過了黃毛瘦弱男伸出的腳。

若不是在這不宜太過張揚,就憑這個黃毛小子不知死活地伸出腳來想要絆倒他,他不廢這小子一條腿都說不過去。

不過黃毛瘦弱男的這一腳被鬼醫躲過,當即就不爽地啐了一口,冇想到這老頭居然好運氣地躲過去了!

他還想找茬呢!

黃毛瘦弱男轉過頭來,指著鬼醫就罵道:“喂,死老頭,你剛剛踩到我了,冇長眼睛看啊?!”

他這麼一叫喚,旁邊其餘的那些地痞流氓也都停下了腳步,一個個目光不善地盯著鬼醫。

安謹臉色一沉,咬牙就想上前,但被鬼醫及時拉住。

鬼醫給安謹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息事寧人。

安謹自然知道鬼醫是不想生事端,免得惹人注意,但也冇有這麼欺負人的!

她壓下那墨鏡下的鋒利眼神,憋著這口氣,決定聽鬼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