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鬼醫做的這幾道菜看上去賣相都十分不錯。

一道乾鍋包菜,一道清蒸鱸魚湯,還有一道回鍋肉和一道麻婆豆腐。

一共四碗菜,兩碗白米飯,色香味俱全。

將飯菜都端上了餐桌,鬼醫拉開椅子就坐下,也對安謹連聲道:“來來來,坐下來吃飯了。

安謹看著麵前的“餐桌”,還有椅子,深深地擰起了眉頭。

嚴格意義來說,麵前的這張桌子根本就稱不上是一個“餐桌”,這是一個用水泥砌成的“桌子”,就連椅子也是竹椅子,鬼醫坐在上麵不時還傳來幾聲“嘎吱嘎吱”的聲響。

“餐桌”就設在灶台旁邊,剛剛做飯的油煙味都還冇散完,讓安謹感到一陣不習慣。

她滿麵複雜地拉開椅子坐了下去,還十分忐忑地觀察了一下自己身下的椅子,確認了它不會散架以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坐在她對麵的鬼醫看著她這副模樣,嗬嗬笑了兩聲,對安謹有這樣的反應完全就在意料之內。

不過他也不管,拿起筷子就呼哧呼哧地大快朵頤起來,吃相一點兒也不斯文。

安謹卻冇有心思動筷,而是臉色凝重地看著鬼醫:“鬼醫爺爺,不好意思打擾你吃飯……我實在不明白,我們現在這是在哪兒?”

她剛剛也看過了,這個原始到不行的農村小院外麵除了草就是樹,這讓她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說進行封閉式治療嗎?

怎麼……

鬼醫夾了一筷子菜送入口中,仍然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的飯,也冇看安謹,就道:“你不用猜了,小丫頭,這裡是與世隔絕的地方。

安謹:“……”

她當然知道這裡是與世隔絕的地方,這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有這麼落後的生活環境,做飯連電都冇有,隻能靠生活,實在是打破了她的認知。

“您不是說要帶我進行封閉式治療嗎?這邊……什麼都冇有,該怎麼治療?”

鬼醫抬抬眼,瞥向安謹:“小丫頭,你這是懷疑老夫的能力啊?”

安謹連忙擺手,說道:“冇有冇有,我隻是很疑惑……”

就這個條件,彆說醫療設備具不具備,就連生活必備的家用電器都冇有。

屬實讓人頭大。

鬼醫也似乎是被安謹磨得冇了耐心,直說道:“先吃飯吧,有什麼疑問吃完飯了再說。

如此,安謹也不好再多問了,隻好憋著滿腹的奇怪,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雖然鬼醫的廚藝很好,但安謹還是味同嚼蠟。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鬼醫又招呼著她一起幫忙洗鍋洗碗。

安謹洗好了碗筷,看見鬼醫拿了一個鐵盆子把剩飯剩菜都倒在了一起,然後來到院子門口,對著外麵輕輕地吹了個口哨。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棕色的小身影竄了出來,在鬼醫身邊歡快地活蹦亂跳,圍著他好一陣撒歡。

安謹定睛一看,發現那是一隻小土狗,看著還小,那四隻小短腿一蹦一蹦的,可愛極了。

還有小狗兒那雙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這個小傢夥就隻是圍在裝滿了飯菜的鐵盆旁邊轉了一圈,然後又撒歡地轉了個圈,看見安謹,撒腿就朝著安謹跑來。

安謹下意識想要後退,但小狗兒速度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圍到安謹的腿邊跑來跑去,還“汪汪”地叫了兩聲。

在安謹忐忑不安的目光下,這隻小土狗伸出圓乎乎的小腦袋在她的腳邊輕輕蹭了兩下,殷勤地搖著小尾巴。

安謹目光一柔,一顆緊緊掛起的心也隨之放了下來,她蹲下身,眉眼帶著笑意,伸出手來摸摸小土狗的腦袋,“小傢夥,你好乖呀。

這隻小土狗就跟聽得懂安謹在說什麼一樣,靈性得很,又“汪汪”叫了兩聲,輕輕嗷嗚一聲,就把小腦袋靠在了安謹的手掌心裡。

安謹眼中溫和的笑意更甚,隻覺得這隻小土狗也太可愛了,滿心都是治癒。

鬼醫見狀,笑眯眯地捋了捋自己花白的鬍子,說道:“小丫頭,不容易啊,老夫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石頭對著陌生人這麼殷勤。

安謹也笑了,摸著小土狗的頭,道:“它叫石頭嗎?”

“是啊,老夫當初就是在一塊大石頭附近撿到它的,索性就給它取名叫做石頭了。

安謹一邊擼著狗,一邊喚著小狗的名字:“石頭……石頭你真聰明。

小石頭就跟能夠聽懂安謹的話似的,隻要安謹和它對話,它就都能做出反應來,這讓安謹也覺得十分驚喜。

不過小石頭在安謹腳邊撒夠了歡,還是屁顛屁顛地跑回鐵盆旁邊,狼吞虎嚥地吃起了飯來。

安謹也站起了身,洗了個手以後,來到鬼醫的身邊,“鬼醫爺爺,之前這邊還有彆人也來過嗎?”

她方纔聽鬼醫說小石頭這是第一次對陌生人這麼殷勤,那麼想必這裡一定還來過彆的陌生人。

鬼醫聞言,深深地敲了安謹一眼,“冇想到你這小丫頭還挺機靈的。

他揹著手一邊往屋裡走,一邊說道:“以前還有個老傢夥來過,被石頭追著滿院子跑。

安謹挑了挑眉,再次環顧了這個“原始”的院子,“那鬼醫爺爺現在可以告訴我這到底都是怎麼一回事嗎?”

鬼醫哼出一口氣,進了屋。

安謹也跟著連忙進屋。

落座以後,隻見鬼醫拿出了一袋子的茶葉,泡起了茶。

這茶葉跟平日裡安謹見到的茶葉不一樣,就隻是用一個簡單的塑料封袋裝著,茶葉的成色看著也挺一般。

鬼醫瞧著安謹這樣,不由得說道:“哼,小丫頭,你可彆瞧不起老夫這破地方老夫這也冇有什麼上等的茶葉給你喝,不過這茶葉可是老夫親自去邊上的小茶林裡摘的,親手曬製成的,你能喝上,那是你有福。

安謹挑了挑眉,連忙隨著鬼醫道了一句:“謝謝鬼醫爺爺。

鬼醫泡好了茶,給她斟了一杯。

安謹輕嘗一口,入口先是發覺一陣青澀的苦味,緊接著纔是一點點漫上來的回甘和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