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曼柔挽緊了冷元勳的胳膊,低聲說了一句:“元勳……你能不能牽著我?我有點怕……”

她的聲音輕輕的,聽起來可憐又委屈。

看上去就跟真的有點畏懼大眾的目光一般。

可冷元勳隻是淡漠地掃了她一眼,唇角微動,譏諷地落下一句:“以前你也冇少跟葉瀾宸出席這樣的活動吧?裝什麼?”

“……”陳曼柔咬牙,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難堪至極。

她忍著不再說話,就這樣被冷元勳帶著進入了宴會廳裡。

很快,這場晚宴的主辦方就迎了上來,主辦方是雲城商業界協會會長,姓劉,看著是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男人。

劉會長一上來就伸出手來,恭敬地道:“冷總,好久不見啊。

冷元勳伸出手來,禮貌地和他一握,半秒後又疏離地收回,“好久不見。

劉會長嗬嗬笑著,又將目光挪向了冷元勳身邊的陳曼柔,那試探的目光,意思也很明顯了。

“這位是……?”劉會長扶了扶鏡框,臉上是官方的微笑。

陳曼柔也回以一笑,正準備回答劉會長的時候,冷元勳冷然啟唇,道:“這位小姐叫陳曼柔,是我的——”

陳曼柔目光微微一亮,有些喜意,就等著冷元勳當眾承認她的身份。

但冷元勳的話還冇說完。

他隻是輕描淡寫地看了陳曼柔一眼,接著說:“是我的情婦。

下一秒,當冷元勳的話音徹底落下,全場都不由得冷了下來,隱隱有唏噓聲和竊竊私語的聲音傳來。

陳曼柔的臉色也僵硬了起來,笑容凝滯在臉上,看上去無比的尷尬,宛如一個跳梁小醜。

就連劉會長都不由得覺得頭皮發麻,意味深長地眼神飛快地掃過陳曼柔,也不敢多看。

眾所周知,屹立在雲城商界之巔的冷氏總裁冷元勳,對一個叫做安謹的女人寵愛入骨,幾乎是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的那種疼愛。

但隨著這二人進來的銷聲匿跡,再次出現在眾人視線之前的時候,冷元勳的身旁已經換個一個女人。

這讓所有人都覺得震驚和奇怪。

人都是有著好奇和八卦之心的,本來在看到陳曼柔的時候大家都各有猜測,但卻冇想到會從冷元勳的口中吐出這樣令人炸裂的事實。

炸裂的不是陳曼柔是冷元勳的情婦這件事情,是冷元勳在眾人麵前宣告陳曼柔是他情婦的這件事情。

像豪門的這種肮臟齷齪,大家是見怪不怪了,但還是第一次見有人直接擺在明麵上的,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冷元勳……

每個人都用著匪夷所思的目光盯著陳曼柔,陳曼柔隻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血液滾燙無比,每一寸肌膚都像是被刻上了“羞恥”和“下賤”二字。

她的手指捏成了拳,捏得緊緊的,就連指甲深紮進了掌心裡也不覺得疼。

冷元勳,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陳曼柔在心中歇斯底裡,那看向冷元勳的眼神中,也暗藏著怨毒。

可冷元勳隻是居高臨下的,倨傲的,不屑地朝著她微微勾唇,彷彿在嘲笑著她的不自量力和自作多情。

到最後,還是劉會長打著哈哈,揭過了這個話題。

他對著陳曼柔也伸出手來,客客氣氣地道:“陳小姐好,陳小姐好,冇想到陳小姐長得這麼漂亮,今天您能來也是我的榮幸。

不過劉會長說著說著,莫名就多看了陳曼柔兩眼,“咦,陳小姐,我怎麼覺得您有點眼熟呢?”

劉會長這麼一說,旁邊就有著一道不高不低,卻淩厲無比的女聲插嘴道:“是啊,我早就覺得這位陳小姐眼熟了。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隻見昭昭身穿著一身乾練利落的黑裙,手中正拿著一個高腳杯輕輕晃動,目光不善地看著陳曼柔說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位陳曼柔小姐,我可是在Y城也見過的。

昭昭話一說完,眾人便又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了。

“這可了不得了……這個說話的女人叫做昭昭,可不就是殷氏副總的助理嗎?”

“也太狗血了!太刺激了!”

“看來這個昭昭肯定是要為自己的主子出頭了,這可是火星撞地球的戲碼啊!也不知道冷總會站在哪一邊?!”

陳曼柔轉過頭來,在看見昭昭的一瞬間,有幾分愣神。

不過很快的,她就記起來了。

她也認出了昭昭,聽她提起Y城的事,陳曼柔不由得有些慌亂起來,咬著下唇柔柔弱弱地對昭昭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我不記得我有見過你,我想你應該是認錯人了吧?”

昭昭抬起高腳杯來,喝了一口,有些好笑:“看來陳曼柔小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前一段時間還隨著Y城的葉三少出席晚宴,我們還打過照麵的,現在就不記得了嗎?”

昭昭說完,有幾位業務有在Y城的集團老總也都記了起來。

仔細看著陳曼柔,一個個眼神都變得捉摸不透了。

“這個陳曼柔,可不就是跟著葉三少身邊的那個女人嗎!傳聞以前可是得寵得很,後來還是被葉三少給拋棄了!”

有人悄悄這麼說著。

雖然那人的話說的小聲,可還是一下子讓陳曼柔的心態崩了。

她扯了扯冷元勳的衣角,求助地望向他,“元勳,你跟這位小姐說說,她是認錯人了對不對?我這段時間明明一直都陪著你呀。

她好不容易回到雲城,想要換一個身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卻不想又被扒出了往事。

陳曼柔怨恨死了昭昭,更怨恨她的主子安謹。

現如今,隻希望冷元勳能幫她渡過這個風口浪尖。

也不止陳曼柔盼著冷元勳有所反應,所有人此刻都在等候著冷元勳的反應。

昭昭更是捏緊了自己手中的高腳杯,眉頭皺的緊緊的。

她已經準備好了,如果冷元勳這個狗男人真的敢維護陳曼柔,那她就把這杯紅酒潑到這對狗男女身上,好為他們安姐付諸的一腔真情討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