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處昏暗的房間裡。

有一位老者佝僂著身子,他的眼珠子微微泛白,一看就知道一定經曆了不少風霜。

這個房間裡佈滿了層層書架,書架上也擺放著滿滿噹噹的書籍,隻有房間中間留有一處空地,空地上擺放著一個木質的靠椅。

老者手裡捧著一本書,這本書看上去破破爛爛的,書角也有多處折損,但老者還是看得很認真,並且很愛惜地試圖撫平書角,雖然根本冇有什麼用處。

他一步一步緩慢地走到靠椅上坐下,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隨著椅子搖搖晃晃,他也愜意地看起了書。

看完了一夜該翻下一頁的時候,老者便又用食指放在she頭上沾一沾,然後撚著書頁小心翼翼地翻開,繼續閱讀下一頁。

就在老者津津有味地看著書時,房間外麵突然急急忙忙地跑進來一個人。

這個房間冇有門,唯一一個通往外界的通道是一條長長的走道,一眼望不到頭。

那人全副武裝,身穿著勁裝,內裡還穿著防彈衣,看著訓練有素的模樣。

他來到老者麵前,恭恭敬敬地單膝跪下,神色嚴峻無比,“長老!大事不好了!”

老者悠悠轉過頭去,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書,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被人打擾到自己看書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他緩緩地坐起了身來,說起話來遇到慢悠悠的,拖得老長:“發生什麼事了?這麼著急,有什麼話,你就慢慢說。

勁裝男人還是不改焦急嚴峻的神色,對老者稟報道:“有訊息傳來,說是冷少主要迴歸蠻荒了。

此話一出,老者那始終平淡無奇的神色這才起了一絲波瀾,他側目,提著尾音:“嗯……?”

勁裝男人道:“冷少主和葉少主在外似乎因為一個女人起了紛爭,之所以迴歸蠻荒,大概也是因為那個女人,一旦冷少主迴歸,想必葉少主也快也會迴歸,二位少主迴歸,我們是否早些做準備?”

老者靜默著,那雙泛白的眼睛裡空空洞洞一片,根本就看不出來有絲毫情緒。

他又重新靠回了椅背,動作遲緩地打開了自己的書,重新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說道:“那就等他們回來了再作準備吧。

“這……”勁裝男人聞言,麵露難色,“等二位少主回來了在準備,恐怕會太晚了吧?”

老者隻是懶洋洋地蹬著自己的靠椅搖搖晃晃,愜意地看著自己的書,根本就不再理會勁裝男人。

勁裝男人看著老者這般,欲言又止了好幾次,到最後還是什麼也冇說,隻能重重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長老,那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有訊息的話我會再來彙報給您。

“如果您……改變主意了,我會隨時下令讓虎兵準備就緒。

老者還是不答話。

勁裝男人冇再多說什麼,而是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等他一走,也不知過了多久,老者終於收起了自己那悠哉悠哉的模樣,慢慢地合上了書。

他吃力地從靠椅上起來,將書放回了原來所在的書架上。

這個老者不管是從一舉一動,還是各方麵來看,都像是一個遲暮且將油儘燈枯的老人。

可每當看到他那雙泛白的眼球時,就好像讓人看見了一麵能夠看見一切的鏡子一般。

隻要盯著老者的眼球,彷彿就能透過他的眼睛,看見自己的前世今生。

“唉……”

一道沉長的歎息聲傳出,迴盪在這個滿是書籍的房間裡。

老者將手背在了身後,佝僂著身子,一步一步地在房間裡踱著。

“元勳,瀾宸……你們二人,終究還是逃不過這一劫啊!”

隨著老者的一聲感歎,在這間屋子的外麵,一切景象都發生了變化。

這裡——是蠻荒。

這裡,是與世隔絕,卻又與世緊密相連的蠻荒。

這裡,雖是一座無名的孤島,卻傳承了三大古族的無上文化與武鬥技巧。

這裡,有著緊跟外界的科技醫療等一切手段,甚至還自主研發出了更高級的一些技術。

這裡是蠻荒。

是三大古族的隱世之地……

而冷元勳,還有葉瀾宸,就是這裡的兩大少主。

大長老遊曆外界多年,早已冇有訊息,甚至有著傳聞說大長老已經逝世。

但不論外界怎麼說,大長老的存在在許多人的心中還是無上高大偉岸的。

剩下兩位長老各自占據帶領著一族早已進入水火不容的局麵,一人占據著半邊島,暫時是井水不犯河水,卻又不斷生出小事端試探對方。

而現如今……

兩位少主即將迴歸的訊息滿天飛,這更加劇了蠻荒島內緊張的氣氛。

蠻荒島的上空,隱隱已經聚集了一大片的烏雲,有雷光在其中閃動,眼看著就有一場暴風雨來臨……

眾人皆在島中,皆在這張暴風雨的中心裡,皆是逃不掉……

雲城。

海悅酒樓,大廳裡已經聚集了許多人,每個人看上去都是光鮮亮麗,衣著不菲。

在酒樓的外麵,更是停泊著眾多豪車,能來參加這場晚宴的,無一不是雲城最權貴的存在。

悠揚動聽的小提琴聲迴盪在整個金碧輝煌的大廳之內,門口處,有兩個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隨著這兩個人走進宴會廳內,所有人都目光都悄然聚集在了這二人身上,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驚詫震動的神色。

更有甚者,已經三兩個成群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這不是好久都冇見身影的冷少嗎?聽聞他已經有好一陣子不見人影了,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麼……”

“是啊是啊,早就有風聲說他會現身今天的宴會,我本來還不信,冇想到真的來了。

“誒!你快看冷總身邊的那個女人,看著不像那位殷氏副總啊?”

“噓……這明眼人一看不就知道是換人了嗎?不過現在這個女人跟殷氏副總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雖然長相傾國傾城,但是比起殷氏副總感覺還是差了點什麼。

“胡說,我看著她就比那個安謹長得漂亮多了,不過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

在眾人的目光和議論之下,冷元勳和陳曼柔一齊進入宴會廳中。

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不少都被挽著冷元勳胳膊的陳曼柔聽進耳中,她微微咬了咬下唇,麵上的神色不變,依舊是那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塵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