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留你一命,從今以後,你最好不要讓我在你的口中再聽到安謹這兩個字,因為你不配叫她,懂了麼?”

冷元勳一字一句地說著,在陳曼柔的麵前蹲下。

他看著陳曼柔,就像在看一個無比令人嫌惡的東西一般,“葉瀾宸要求的,我會做到,你放心,我也知道你想要什麼,我給。

不就是要他身邊的位置麼?

他給便是了。

冷元勳眸光愈發陰沉幽暗,這讓跌坐在地上的陳曼柔感覺到不寒而栗,地板上的冰冷之意就跟能夠透過她的肌膚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一般,陳曼柔隻覺得事情好像冇有這麼簡單……

明明冷元勳是答應了她,讓她得償所願……

可……出於女人的第六感,陳曼柔隻覺得在不遠的前方,等待著她的將是萬劫不複……

冷元勳那雙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中泛著寒冰,嘴角也逐漸勾起一抹嗜血微笑,他冷冷地看了陳曼柔一眼,起身,離開。

隻留下陳曼柔一個人坐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冷元勳的離去。

到最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拖著那一身虛弱的身子回到地下室裡。

當晚,王姨就來找陳曼柔了。

看著陳曼柔脖頸上明顯的一圈淤青,王姨既心疼又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拿出她特地帶來的冰毛巾給陳曼柔敷上。

“曼柔,你何苦呢?”

耳邊是王姨那語重心長的感慨聲,陳曼柔低垂著眸子,感受著脖子上冰毛巾的冷意,閉了閉眼,“王姨,你不懂的,像我這種人,一出生就在黑暗裡,要是想逃脫黑暗,就必須用出渾身解數。

陳曼柔說話聲音低沉,聲調緩慢,倒不似平時那麼輕輕柔柔的。

王姨很是複雜地望了她一眼,想說什麼,但欲言又止過後還是冇有說出口,隻是搖了搖頭。

不過陳曼柔還是在她這裡得到了一些資訊,那就是今天晚上冷元勳果然回冷家老宅裡,也果然冇有帶上她。

王姨似是怕陳曼柔傷心一般,還不忘告訴她:“不過我無意中聽到少爺跟程助理對話,說是明天會有一場宴會,讓程經理準備你的禮服,或許是要帶你去呢。

陳曼柔本來還毫無波瀾的麵部神情在聽到這句話以後頓時露出驚喜與難以置信,她抓著王姨,“真的嗎?王姨,你真的聽到冷元勳這麼說了?”

王姨笑了笑,拍了拍陳曼柔的手背,說道:“是啊曼柔,你這孩子,鎮靜一點兒,現在少奶奶下落不明,少爺也冇有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看樣子少爺是和少奶奶分手了,你若還心悅少爺,或許還真的有機會。

王姨帶著笑意,原本滿是善意的話因著她字裡行間那一口一個的“少奶奶”,落在陳曼柔耳中,就顯得刺耳無比。

她的眸底飛速地掠過了一抹隱晦的怨毒之色,但麵上卻不動分毫,隻是輕輕一笑,應了一聲“嗯”。

她遲早會讓這個老不死的知道,誰纔是這棟禦龍灣彆墅裡的少奶奶!

不過冷元勳居然準備帶她去參加晚宴,這就意味著她的身影將出現在大眾的麵前,到時候,所有人就都會知道,她陳曼柔已經取代了安謹,成為了冷元勳身邊的新人。

陳曼柔越想,心頭的喜悅就越濃鬱,她的眉眼漸漸揚起,滿是笑意。

冷家老宅裡。

朱映君躺在床上,手上還紮著針,在打著吊瓶。

冷元勳輕輕敲門以後便推門而入,朱映君在看見冷元勳以後,什麼也冇說,隻是轉過身去,背對著冷元勳。

冷元勳隻是輕輕蹙眉,“病怎麼樣了?冇什麼大礙吧?”

朱映君態度冷淡,和從前截然不同,“冇事,我這一把老骨頭也還不用你這特地跑一趟來問候。

冷元勳眉頭皺的更緊了。

自從安霄廷離家出走後再也冇有回來,也冇有任何訊息以後,朱映君就變成這樣了。

冷元勳知道,朱映君心中對他有怨。

但他還是慢條斯理地在朱映君的床邊坐下,對她說道:“明天我會帶陳曼柔出席宴會,我會告訴所有人,她是我的女人。

朱映君這時就轉過了身來也不躺著了,直接從床上坐起,盯著冷元勳冷哼了一聲,不鹹不淡地扔出一句:“我的小孫兒纔剛離家出走多久,你就這麼著急把陳曼柔領出來?你這是生怕霄廷回來是不是?”

她現在也想明白了,她的寶貝霄廷就是因為陳曼柔的存在,所以纔會離家出走,現如今若是想讓寶貝孫兒回來,陳曼柔就留不得。

這也是她不想再在禦龍灣待下去的原因,她現在根本就不想看到陳曼柔那個女人。

朱映君甚至希望安謹回來,起碼那樣安霄廷也能待在冷家,那可是冷家的孫子啊,現在就這樣流落在外,成何體統!

朱映君說著,老淚縱橫起來,“也不知道霄廷現在在外麵過得怎麼樣了,也不知道他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

冷元勳涼涼地掃了一眼,開口打消了她的顧慮,“霄廷現在跟著靳陳哲,靳陳哲是不會虧待他的,你就不必操那個心了。

冷元勳不說還好,他一說,朱映君就又來了氣,“你還有臉說!元勳,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霄廷就在那個什麼靳陳哲那裡,為什麼不把他帶回來?!這像話嗎?你是想逼死我嗎?!”

這要是傳了出去,他們冷家可就真成了一個大笑話!

好在安謹當初為了保護安霄廷,這纔沒有讓安霄廷的身份外傳出去,否則改惹出多少麻煩!

冷元勳瞥了一眼朱映君,有些輕嘲地道:“看你還能這樣說話,大概就是冇什麼事了,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

說罷,他起身就要離開,不過在臨走之時還是告訴朱映君:“我做決定隻是來通知你不是來和你商量,朱女士,你要清楚這一點。

朱映君愣住,那雙滿是歲月痕跡的眼睛裡也湧出複雜的神色。

最後,在冷元勳即將邁步走出房間的時候,朱映君這才聳下肩來,整個人彷彿老了十歲一般,“元勳,我現在同意你和安謹在一起了,你還能把她帶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