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宇在一旁看著這樣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冷元勳,隻能搖搖頭歎息。

自從安謹和安霄廷離開之後,他跟在冷元勳的身邊,都已經不知道歎息了多少次。

不一會兒,一陣電話鈴聲忽然響起,是程宇的手機響了。

為了不吵到冷元勳,他連忙拿出手機下了車,到一旁去接電話。

而冷元勳的眸子愈發幽深,眼底的那抹微紅漸顯,他又拿了一根菸出來點上,很快就抽了起來。

冷元勳動作嫻熟地吐出一口煙霧來,白煙繚繞之下,他的冷眸眯了眯,裡麵彷彿有著一股令人看不穿的情緒生出。

很快,程宇打完了電話,拉開車門上了車,對冷元勳說道:“總裁,那個神秘人又在繼續暗地收購我們公司的散股了,是否要解決掉他?”

冷元勳抖了抖菸灰,“不必,讓他收,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這……”程宇有些欲言又止,看著冷元勳,很是無奈,“總裁,我知道您懷疑那個人是小少爺,但是小少爺今年才幾歲?就算是有人幫他,以他這麼稚嫩的心智又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隻能說是被人蠱惑欺騙了!”

其實他們早就發現了背後有個人一直在收購冷氏的散股,就是從那一次冷氏的內部被一個神秘的黑客惡意攻擊出現了一個小漏洞開始,那個人就開始對冷氏下手了。

但是自從解決完了那個漏洞以後,冷元勳就下令放任那個人,隨他操作,隻需不太過分,他要收散股就給他收。

冷元勳下這個命令的時候程宇是反對過的,可奈何冷元勳態度堅決,程宇多說也無益。

冷元勳斜睨了程宇一眼,隻冷冷吐出一句:“不要質疑我的決定,你要做的就是執行我的命令。

程宇默然,隻好忍住內心的萬般不願意,點頭應下。

冷元勳繼續抽菸,濃烈的煙味嗆入肺中,有一股奇妙的解壓感。

隻有他自己知道,那日那個黑客進攻冷氏內部的時候,正是通過冷氏集團內部的密鑰進入的,這個密鑰整個集團上下隻有冷元勳一個人知道。

當然……

還有一個人知道。

那就是安霄廷。

某一天,在冷元勳辦公的時候,安謹也不在家,所以安霄廷就自然而然地黏上了冷元勳,非要爬到辦公椅冷元勳的腿上坐著,看著冷元勳辦公。

該說不說的是,冷元勳發現安霄廷天賦異稟,如同鬼才,小傢夥看著自己辦公,也好奇得很,會問他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冷元勳稍一解釋,小傢夥就能理解。

當時也讓冷元勳狠狠地震驚了一把,但他也冇有多想。

也就是那個時候,他將密鑰告訴了安霄廷。

這一次黑客的攻擊,冷元勳有**成的把握可以認定是安霄廷做的。

雖然不知道這個小傢夥是怎麼做到的,但他肯定,這是安霄廷的手筆。

明明也冇有確切證據可以證明,可大概是血脈之間的聯絡,冥冥之中,就是有著一道聲音這樣告訴著他。

如果安霄廷真的想要這冷氏,給他又何妨?

一根菸燃儘,冷元勳將菸頭按滅在車中的菸灰缸裡,煙霧散去,露出了他那又重新變得陰戾森冷的眸子。

“你安排一下吧,三天之後我要回一趟蠻荒。

冷元勳的話音一落,程宇就頓時怔愣住了,不可思議地望著冷元勳,連聲音都拔高了,“總裁?!您這是……?”

冷元勳斜他一眼,“我要回蠻荒,有意見?”

程宇咬了咬牙,硬著頭皮,還是說道:“這恐怕不妥……”

“總裁,若您回蠻荒,那麼葉瀾宸也勢必會回去,近些年來,翟長老和仇長老之間的形勢本就緊張,若你們二人也都回去了,恐怕……”

恐怕蠻荒就要大亂了……

這是程宇後麵冇說出來的半句話。

他臉色為難,對冷元勳的這個決定很不支援。

當初翟長老把冷元勳送出來為的就是護他周全,一方麵是為了不讓他摻合到蠻荒那些紛擾之中,另一方麵也是為當時緊張的氣氛做出了一些退後和緩解,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冷元勳這麼一回去,隻怕會讓仇長老那方按捺不住。

蠻荒是一個隱世之地,可以說是與外界完全隔絕,也可以說是與外界隨時相通。

除蠻荒之外的人是進不去蠻荒的,蠻荒是一個無名的島,具體的位置在哪,世人無一可知,蠻荒的始源正是幾百年前的古武家族避世之地,傳承到了現在,也就隻剩下了以三個長老為主的勢力。

因為蠻荒的人有著與時共進的精神,所以蠻荒之中的科技與生活水平完全不輸外界,甚至蠻荒裡也培養著屬於蠻荒的一批科學家等人,很多設備也是外界冇有的。

而冷元勳身為翟長老的親傳弟子和繼承人,早在他仍在蠻荒的時候就掌握著一支忠誠精乾的手下,若此次一回去……

程宇不敢再想。

冷元勳卻是淡淡地輕笑了一聲,眼底逐漸浮現出了一抹幽冷戾氣,他一字一句,彷彿掌控全天下的王——

“我要的……就是這蠻荒亂!”

……

程宇隻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冰涼了下來。

冷元勳這短短的一句話,資訊量已經巨大,讓他難以接受……

冷元勳冷冷勾起了嘴角,眼色森然,那久違的殺氣暴戾的氣場又重歸他的身上。

很簡單,現在鬼醫是屬於仇帝岸那邊的人,而他又為了安謹的病,隻能將安謹送到葉瀾宸的手上,忍受陳曼柔在身邊而被安霄廷和安謹誤會的痛苦,隻為了鬼醫能治好她的病。

可是……

他再也受不了了。

何不回到蠻荒,重組勢力,一舉除掉仇帝岸呢?

屆時,鬼醫也被他收入手下,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麼?

可以用粗暴的手段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讓安謹還有安霄廷和他分離?

一家三口就這麼分開,他這輩子最重要的兩個人也因為葉瀾宸的詭計而痛恨上他……

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就一定要承受這種痛苦?

為什麼就一定要被葉瀾宸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