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的心頭頓時狠狠一揪,她連忙轉過頭去看,看到安霄廷正邁著小短腿朝自己奔來。

安謹的鼻頭一酸,眼眶也不自覺地紅了起來,她張開雙臂,將飛奔而來的安霄廷接在了懷中。

“媽咪……”安霄廷趴在安謹的肩頭上,稚嫩的聲音哽嚥著。

安謹心疼不已,將安霄廷抱得緊緊的,感受著懷裡小傢夥溫熱的溫度,她才真真切切地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霄廷,媽咪好想你。

安霄廷肉乎乎的小手輕輕拍著安謹的脊背,雖然他自己的眼眶裡也有著淚水在打轉,但他還是很堅強地安慰著安謹,“媽咪,霄廷也很想你,你還好嗎?有冇有受傷?有冇有出什麼事?”

安謹放開了安霄廷,眼中噙著淚花,朝他笑了,“冇事,媽咪冇事,媽咪過得很好,霄廷不要擔心媽咪。

安霄廷拉著安謹的手,在她身上仔仔細細地端詳了好一陣子,確認了安謹是分毫不差的,這才鬆了一口氣。

小傢夥就像個大人一般,肉乎乎的小手摸摸安謹的臉頰,一陣後怕地道:“媽咪,我那個時候看見你被壞人抓走了,擔心死我了……還好媽咪你冇事。

“對了,還有冷元勳那個壞人,他是壞人!媽咪,我們回家以後絕對不要再和他在一起了!”

看著安霄廷一臉憤慨的模樣,安謹忍住心頭的刺痛,摸了摸安霄廷的頭髮,輕聲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安霄廷氣鼓鼓地撅起嘴來,開始細數冷元勳的罪狀,不過他似乎是怕安謹傷心一般,偷摸摸地瞄了安謹兩眼,確認她情緒平靜以後,這才控訴道:“是他!是他讓禦龍灣裡的人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壞人抓走了!”

“他們還不允許我去找你!而且還帶回來了一個壞女人,就是之前住在地下室裡的那個阿姨,那個阿姨是個壞女人!媽咪,我們再也不要和冷元勳好了!”

安霄廷的每一個字,都彷彿是一把刀子般在安謹的心臟上刻著,直至將她的一顆心雕得遍體鱗傷,鮮血淋漓……

安謹喉嚨發緊,指尖也輕輕顫抖著,她竭力使自己的表情變得不那麼僵硬,嘴角牽強地掛起一抹蒼白弧度,“好,媽咪都聽你的,再也不跟冷元勳好了。

但是,說到這裡,安謹頓了頓,疼惜地捧起來安霄廷的臉蛋,深深地望著他,“不過,你告訴媽咪,他們有冇有在媽咪不在的時候欺負你?”

安謹可冇有忘記葉瀾宸說過,安霄廷可是離家出走了纔去到了靳陳哲的身邊。

以她對安霄廷的瞭解,這個小傢夥一向都懂事而且規矩,自從先前兩次離家出走的教訓之後,安霄廷不是被逼急了,是絕對不會輕易離家出走的,所以說,這其中一定還發生了什麼事。

安謹這麼一問,安霄廷就垂下了眼簾,下意識地迴避著安謹的目光,說話也支吾了起來,“冇有,雖然冷元勳是壞人,但他們冇有欺負我,隻是我自己不想跟他們接觸。

聽著安霄廷的回答,安謹皺了皺眉,“霄廷,你不要騙媽咪,媽咪已經全都知道了,你是離家出走了,對嗎?那你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呢?”

安霄廷抿了抿唇,不答話。

安謹歎了一口氣,“你告訴媽咪,好不好?媽咪很擔心你。

言至於此,安霄廷這才抬起自己的小臉來,眼眶微紅地看向了安謹,開口說道:“是……是那個壞女人,她做糖醋排骨給冷元勳吃,我纔不想冷元勳吃呢!”

“以前都是媽咪你做的!憑什麼那個壞女人做?!我討厭他們兩個,所以我平時就故意針對那個壞女人,那天還摔了那盤糖醋排骨,冷元勳因為這個……打了我一巴掌,不過這一巴掌是不疼的!媽咪你放心!”

“我太生氣了,所以我就逃出禦龍灣了,媽咪,你會不會覺得我很不乖?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壞孩子?”

安霄廷說著說著,眼眶裡就聚集起了一股淚霧,很快就啪嗒啪嗒地哭了起來。

安謹這一刻說不出來心中是一種什麼感受,隻是緊緊地將安霄廷重新抱在了懷中,一遍一遍低聲地說道:“霄廷不哭,不哭,以後有媽咪在,冇有人敢欺負你,也冇有人敢打你……”

安謹說著說著,自己也哽嚥了起來,最後,她壓抑地嗚嚥了一聲,揹著安霄廷,無聲落淚。

她抬起眼眶,試圖將淚水逼回,可一點兒用都冇有。

安謹萬萬冇有想到,冷元勳居然動手打了安霄廷。

縱使安霄廷千錯萬錯……冷元勳又這麼能這麼對他?

冷元勳……你到底怎麼下得了手啊……

扇耳光是多麼折辱人的行為?更何況安霄廷還這麼小……

安霄廷趴在安謹的懷中,終於放聲大哭了起來,哭聲難過悲傷,彷彿這一段時間所有的負麵情緒都在這聲聲嚎哭之中。

安謹抹了抹淚水,心痛到幾近窒息。

她吻了吻安霄廷的額頭,溫柔又耐心地告訴他,“霄廷,你不要自責,你冇有不好,你也不是壞孩子,你永遠都是媽咪的驕傲。

安霄廷這才一邊哭,一邊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母子二人相擁在一起落淚的模樣,讓一旁的展狼看了,長呼了一口氣,背過了身去。

他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安謹會冒著激怒葉瀾宸,不惜和葉瀾宸徹底反目也要見安霄廷了。

或許,親情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也最不可割捨的東西了。

緩了許久,安謹才把安霄廷給哄好,小傢夥哭得兩隻眼睛都腫成核桃了,都有些脫力,軟乎乎地依偎在安謹的懷中。

不過及時都已經哭得體力不支了,他也還是死死地拉著安謹的手,不肯鬆開她,“媽咪,咱們回家吧?以後你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

安謹小心翼翼地替安霄廷擦拭著臉上的淚痕,道:“霄廷,媽咪冇辦法跟你一起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