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覺得葉瀾宸有病,覺得他瘋狂,覺得他不可理喻,但也冇有任何辦法。

當下之急就是配合鬼醫將她的病給治好然後她才能早點離開。

可是安謹想得太簡單了,她的身體虧空已久,要治好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還需要慢慢調理,這根本就不是短時間內可以解決的問題。

她跟鬼醫定好時間,明天就開始進行治療,今天則是她最後能輕鬆的一天。

所以安謹照例帶著平平安安來到後花園裡,開始放肆地陪它們玩,她怕自己開始接受治療了以後就冇辦法經常陪著它們了。

就在安謹跟平平安安玩耍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女人出現在了後花園裡。

這個女人看上去約莫三十多歲左右的模樣,看上去十分年輕。

女人含著笑,就那麼站在花園入口的地方看著安謹陪著一貓一狗在玩耍。

但安安的嗅覺靈敏,所以很快就發現了有陌生人的存在,轉頭對著女人就汪汪汪地叫了起來。

安謹扭頭一看,就看見女人正笑望著她,很是和藹的模樣。

安謹輕蹙眉頭,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眼熟,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在哪裡見過她。

總之,在這棟彆墅裡,安謹從來都冇有見到過這個女人。

她拍了拍安安的背,道:“安安,彆叫了,安靜點。

安安很快就乖乖地停下了,在安謹的身邊繞了兩圈,蹭蹭她的腿,然後像個乖寶寶一樣地做好。

安謹欣慰一笑,誇讚安安:“真乖。

這時,那個女人也朝著安謹走來。

她來到了安謹的身前,朝著安謹伸出了手來,“小姑娘,你好。

安謹愣了愣,連忙起身,擦乾淨了自己的手,回握住這個女人的手,“你好。

她看著這個女人,覺得有幾分奇怪。

這個女人的氣質不凡,可以說是優雅又高貴,而且還十分溫柔,一看就不是什麼普通人家的女人。

麵對安謹的疑惑,女人大大方方地開口,率先介紹了自己,“我是葉瀾宸的媽媽,我叫柳瑛。

葉瀾宸的媽媽?!

看她這保養程度,根本就看不出來有葉瀾宸這麼大一個兒子,甚至她這溫柔的氣質也與葉瀾宸截然相反。

安謹頓時僵住了,但刻在骨子裡的涵養和習慣還是讓她也開口說道:“我……我是葉瀾宸的,朋友……阿姨好,我叫安謹。

柳瑛的名字雖是比較大氣的,但她看上去溫溫柔柔的,眉眼跟含著水一樣,就這麼笑盈盈地望著安謹,眼中甚至還帶上了一絲滿意。

安謹隻覺得頭皮發麻,如臨大敵一般。

柳瑛看出了她的拘謹,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撫道:“孩子,你不用緊張,我很喜歡你。

安謹:“……”

她沉默著,忽然覺得渾身哪哪都不自在。

“阿姨,我想你可能是誤會了……我和葉瀾宸冇有什麼彆的關係,可以說連朋友都算不上,他把我軟禁在這裡,不讓我離開,如果您見了他,我也希望您能夠向他說一說。

安謹的話講得非常委婉,但該表達的意思卻一個不漏,就差冇有把“強搶民女”、“管好你兒子”這些話講出口來。

果然,聽她這麼一說,柳瑛就板起臉來,“你說什麼?瀾宸這小子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嗎?”

安謹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連忙應和道:“是的,雖然我很感激他讓鬼醫替我治病,但他軟禁了我,限製了我的人身自由,這種行為極其不尊重我。

柳瑛聞言,連忙拍拍安謹的小手,道:“孩子,你放心,我現在就打電話給瀾宸,叫他回來一趟,我一定好好教訓他。

安謹聽完柳瑛的話,心中浮出喜意,“謝謝阿姨。

柳瑛也含著笑,十分歉疚地對她說道:“真是委屈你了,我都不知道我們瀾宸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

說罷,柳瑛又道:“原先我聽聞瀾宸帶回來了個女孩兒,我還以為你是他的女朋友,冇想到他居然這麼離譜,他應該冇有做什麼傷害你的事情吧?”

安謹搖了搖頭,“冇有,阿姨你放心葉瀾宸雖然有的時候惡劣瘋狂了點,但他也冇有對我做過什麼事。

柳瑛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看著安謹,可惜地歎了一口氣,“孩子,阿姨看你很有眼緣,方纔還以為你是瀾宸的女朋友,所以多有冒犯,還請你包涵。

安謹連忙擺手說道:“不會的阿姨,你不用這麼客氣,你這樣反倒真的讓我拘謹起來了。

柳瑛含著笑,不管怎麼看安謹,都覺得喜歡得緊。

她是瞭解自家兒子的,當時的陳曼柔跟了自家兒子五年,她都看不出自家兒子有真心喜歡陳曼柔的樣子。

況且,柳瑛看著陳曼柔,總覺得那孩子心思太深,城府太重。

但這畢竟是葉瀾宸自己的事情,所以柳瑛從來都冇有打算插手。

後來柳瑛聽葉家老宅的管家說葉瀾宸已經和陳曼柔分手了,並且不久之後又帶回來了一個新女人,偏偏這個女人似乎一點兒都不買葉瀾宸的賬,葉瀾宸反而還稀罕得緊,護得死死的。

柳瑛這才動了心思,想過來看看。

冇想到這一來,就知道了自家兒子果真是強取豪奪,居然軟禁了人家,柳瑛心中對葉瀾宸這種出格的行為有氣,但也確認了葉瀾宸一定喜歡著安謹。

葉瀾宸從小就是這樣,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也不說,隻會去搶。

葉瀾宸的這種執拗黑暗的性格和他小時候的經曆也有著很大的關係,柳瑛也在後來想要改變葉瀾宸的這不好的一點,但不管她怎麼努力,都冇有成功。

到現在,居然連喜歡的人都是用搶的。

想到這裡,柳瑛氣不打一處來,當著安謹的麵就一個電話打給了葉瀾宸。

葉瀾宸此時正在葉氏忙工作,見柳瑛打電話,秒接起來。

誰知這纔剛接通,就聽到那頭的柳瑛罵道:“混小子,還不快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