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姨見狀,心知自己勸不動陳曼柔,隻得無奈地搖了搖頭,說:“我去幫你收拾一下灑掉的薑湯。

陳曼柔溫聲溫氣的道著謝:“謝謝王姨,麻煩你了。

等到王姨離開以後,她纔打開燙傷膏,一邊給自己被燙到的地方上著藥,一邊眸子陰沉地冷笑起來。

現在那個死野種失蹤了,失蹤了才最好,安霄廷不在,她今後就更好和冷元勳接觸了。

他就不信,冷元勳能一直都這麼鐵石心腸。

陳曼柔始終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挽回冷元勳的心的。

隻有王姨那個蠢貨,還來勸她?

笑話!要不是看在這老太太在冷元勳身邊待的久,能夠幫她不少忙的話,她才懶得跟這老太太多說一句廢話!

任何試圖勸阻陳曼柔放棄冷元勳的人,都是陳曼柔眼中的敵人!

**

M國。

靳陳哲看著躺在大床上熟睡著的安霄廷,歎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怎麼就會弄到現在這個地步……

他也試圖聯絡過安謹,但發現不管怎麼樣都打不通安謹的電話,隻好給她發簡訊。

“安謹,你現在在哪兒?你還好嗎?冇事吧?霄廷和冷元勳吵了架,所以現在離家出走了,現在在我這裡,如果你看到了訊息,請第一時間回覆我。

簡訊發出去了以後,靳陳哲這才摸了摸安霄廷的頭髮,目光落在安霄廷的側臉處時,忽然看見了那一道淺淺的巴掌印。

靳陳哲瞳孔一縮,立刻意識到了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忍著怒火,決定等安霄廷醒來以後再好好詢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覺得安霄廷怎麼和冷元勳吵個架就離家出走到放話死也不會再回去的地步,看來事情不僅僅是這麼簡單。

昨天深夜的時候,靳陳哲突然接到了安霄廷打來的電話。

電話一接起來,靳陳哲就聽到了小傢夥在那頭傷心的嚎啕大哭聲,並且還嚷嚷著再也不會回到冷元勳身邊的話。

靳陳哲隻當安霄廷在置氣,並冇有多想。

而安霄廷也表了態,堅決不回冷家,一定要靳陳哲立馬過去接他到M國。

靳陳哲冇了辦法,隻好讓安霄廷找個地方呆著,馬上聯絡了雲城的朋友先找到安霄廷,確保他的安全。

而靳陳哲自己則是帶著人連夜坐車轉車到了雲城,這一整個晚上他都在奔波。

因為事發突然,又冇有航班可以飛雲城了,直升飛機和私人飛機因著雲城天象太差所以飛不了,靳陳哲就隻能選擇了最累的交通方式趕往雲城。

好在他趕到的時候安霄廷已經在他的朋友那裡安安穩穩地睡了大半夜了,等他一到,安霄廷一醒,小傢夥就嚷嚷著要立馬去M國。

安霄廷放話了,如果靳陳哲不把他帶到M國的話,就再也不認他這個乾爸爸了。

靳陳哲耐著性子問安霄廷到底發生了什麼,安霄廷卻不肯說,執意要等到了M國再告訴靳陳哲。

靳陳哲冇了辦法,恰逢天象也好了起來,靳陳哲便借了朋友的私人飛機,直接帶著安霄廷再趕往M國。

安霄廷這小傢夥倒好,上了私人飛機以後就睡得香極了,隻有他一個人無心睡覺,奔波了一個晚上還在處理著工作,就怕第二天因為工作不能陪安霄廷。

所以一直到現在,靳陳哲都冇有合過眼,一向收拾得一絲不掛的他現在髮型也有些亂,領帶也不整,脫了外套就往沙發上扔。

看著安霄廷臉上的巴掌印,一向不抽菸的靳陳哲煩躁地翻出跟煙來點上。

但因為太久冇抽菸了,第一口濃烈的煙霧直接嗆入肺中,讓他難受得直咳嗽。

也就是他這咳嗽聲,把安霄廷給吵醒了。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從床上爬了起來,看著靳陳哲抽菸,道:“哲叔叔你又抽菸,小心我告訴媽咪……”

“媽咪”二字的話音還冇完全說完,安霄廷就頓住了,任何失落地垂下頭去。

他都忘記媽咪現在已經不在身邊了。

靳陳哲見安霄廷醒了,連忙掐去了眼,大步來到他的跟前,二話不說,直接捧起了他的小臉,一直以來都溫文爾雅的他第一次有了怒意,他道:“霄廷,你告訴哲叔叔,是誰打了你?”

安霄廷後知後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隨後眼神變得哀傷黯淡下來。

“是冷元勳打的。

他現在,連一聲爸比都不想叫了。

這一巴掌過後,冷元勳就再也不是他爸比了。

“果然……”靳陳哲暴躁地扯了扯領帶,良好的涵養和素質讓他冇有爆粗口,可心中的怒火已經到了極致。

即使安霄廷再調皮搗蛋,安謹都不曾捨得這樣打過安霄廷。

更何況,這可是打耳光。

就這樣打一個這麼小的孩子耳光,且這巴掌印到現在了都還有些痕跡,足以看出當時是用了力的。

冷元勳他到底是怎麼狠得下心的?!

靳陳哲深深吸了一口氣,發現自己還是難以平息心中的怒火,隻好耐著性子問安霄廷,“霄廷,你媽咪呢?我怎麼聯絡不到她?冷元勳又是為什麼打你的?你把這些通通都告訴哲叔叔,好不好?”

安霄廷點了點頭,將大概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他說了安謹是怎麼被人帶走的,也說了冷元勳的人是怎麼袖手旁觀的,還有冷元勳帶了陳曼柔回家,自己因為砸了陳曼柔給冷元勳做的排骨而捱了打等等,這些事情都講了個一清二楚。

靳陳哲聽完就直接爆了一句粗口,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豈有此理!”

當初他甘心放手,就是覺得安謹會幸福。

結果呢?冷元勳就是這麼對她的?!

安謹到現在都還下落不明,冷元勳不僅不管,還帶著舊情人這麼急迫地住了回去?!

靳陳哲隻覺得有一股氣堵在了他的胸口處,這筆賬,他不跟冷元勳好好算算他就不姓靳!

安頓好了安霄廷以後,靳陳哲讓安霄廷安心呆在M國,不管怎麼樣他都會一直保護著他,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