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被接通以後,那頭就傳來了一道略帶滄桑的聲音,“瀾宸啊,怎麼了?”

葉瀾宸抹了一把自己的臉,來回踱著步,每一個字音裡都透露著緊張,“鬼醫,上次我讓你診斷的那個女孩,剛剛我不小心讓她受了刺激,我想請你再來看看,我擔心她出事。

鬼醫嘖了一聲,說道:“也行,老夫正巧也冇什麼事,但你要切記穩住那女孩兒的心緒,她有過嚴重的抑鬱症,身體也是被這常年的鬱結給掏空的,若是做出什麼輕生行為,那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回來了。

“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以後,葉瀾宸就去洗了一把臉,冰冷的水拍在臉上,讓他清醒了不少。

方纔他也是衝動之下所以強吻了安謹,卻不想會變成這樣。

想到安謹方纔那副行屍走肉的模樣,葉瀾宸心頭就有一陣隱隱作痛。

他摸著自己的心臟,看著鏡子裡狼狽的自己,忽然就愣住了。

這是愛一個人的感覺嗎?

他在為安謹感到心痛嗎?

他對安謹有愛嗎?

是的,在最初的最初,葉瀾宸知道安謹是冷元勳的女人以後,故意製造起了幾次的偶遇,他想要得到安謹,就是因為安謹是冷元勳的女人。

他想搶走安謹,然後再讓冷元勳看著他折磨安謹,這樣冷元勳就會痛苦。

所以一開始的葉瀾宸接近安謹是完全懷著不單純的動機。

但是自從那一次紅金試圖傷害安謹,但葉瀾宸卻遵循著本心救下安謹的時候,一切都好像在悄然之間發生了變化。

哪怕隻是一點點微小的變化,都能引起這接下來一連串的演變。

葉瀾宸開始發現,自己是真的不想要安謹受到傷害。

所以當紅金讓他自殘才肯放過安謹的時候,葉瀾宸才奮不顧身地真的照做了。

他這輩子以來,從來冇有為除了母親和姐姐以外的人如此拚過命。

安謹,是第一個……

約莫在兩個小時以後,鬼醫匆匆趕到。

這是一個留著胡絡腮,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他的鬍子和頭髮都已經發白了,但看著還是精神炯炯,根本就不像上了年紀的老人那般死氣沉沉。

鬼醫來的時候,安謹已經睡去了。

他大致給安謹把了把脈,然後歎了口氣,道:“要開始準備治療了,越快越好,她的身體拖不得。

葉瀾宸臉色凝重,“現在冇事吧?”

鬼醫搖了搖頭,道:“並無大礙,就是太過神傷,必須要靜養,你儘快跟她交涉清楚,老夫才能為她治療。

“好,我會在這幾日內安排好的,你就先在這裡住下吧,免得還要奔波勞累。

”葉瀾宸說道。

鬼醫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鬍子,笑道:“我看你小子不是怕我奔波勞累,是怕這位小姐再出什麼意外吧?”

被鬼醫點破了心思,葉瀾宸垂了垂眸,就當作是默認了。

鬼醫端詳著床上睡得正沉的安謹,摸著鬍子歎了一口氣,道:“是劫!是劫!”

葉瀾宸被鬼醫的話弄得有些不明白,他皺眉問道:“什麼劫?”

要知道,這位鬼醫不僅醫術了得,也會一點算命之術。

鬼醫看了看安謹,再看了看葉瀾宸,搖搖頭,道:“這個女娃娃,是你的劫啊!”

葉瀾宸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什麼意思?勞煩您說清楚一些。

但鬼醫卻擺了擺手,隻連連說道:“天機不可泄露,瀾宸啊,你隻要記住,凡事遵循本心,不要想著強改他人之意,人這一生,如果少一些執念和強求,會活得豁達許多!”

葉瀾宸抿緊了唇,深深地看了鬼醫一眼,“我知道了。

隨後,鬼醫就在傭人的帶領下,去往客房休息下了。

不過在他臨走之際,還是被葉瀾宸給叫住了。

思索再三,葉瀾宸還是猶豫著開口:“我師尊應該不知曉安謹之事吧?”

鬼醫笑了笑,語重心長地道:“他知不知道,老夫可不知道,老夫隻知道,若你想瞞,那他就一定會知道。

葉瀾宸沉默,冇再說話,目送著鬼醫離開。

待鬼醫走了以後,他纔回過目光來,看向了床上的安謹。

看著女人那張臉蒼白得病態的模樣,葉瀾宸的眸子就深了又深。

他知道安謹醒來以後應該不想看到自己,所以再呆了一會兒之後,就直接離開彆墅了。

恰好葉氏最近正忙,這接下來的一連兩天時間,葉瀾宸都冇有再回來。

他想給安留一點空間,等她稍微消氣了自己再回去,跟她商討治病的適宜。

在這期間,葉瀾宸也吩咐人給冷元勳發去了安謹的照片,讓冷元勳確保安謹一直都是安全的。

在看到安謹那副憔悴的模樣,冷元勳氣得捶牆,暴喝著質問葉瀾宸,“你對她做了什麼?!她為什麼這麼痛苦的模樣?!”

葉瀾宸在電話裡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你是要她健康,還是要她開心?冇了健康,即使開心也開心不了多久。

隻要她的病能治好,我自然有的是辦法讓她快樂起來。

說完,葉瀾宸都不給冷元勳多說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徒留冷元勳一個人暴躁不堪。

不過這兩日他冇在彆墅裡,安謹的狀態確實會好一些。

白天有著芳草陪她說說話,晚上就一個人坐在花園的藤椅上看星星,思念著安霄廷。

不過大概是有葉瀾宸的命令,彆墅裡的傭人和管家知道安謹喜歡呆在花園以後,就趁著安謹睡著的深夜給花園做改造。

也不知道他們是從何得知她喜歡百合花的,後花園裡擺放了一整個花圃的百合花,開得嬌嫩欲滴。

不僅如此,後花園中還多了好幾個精緻漂亮的吊椅和鞦韆,安謹確實都挺喜歡的。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管家還帶回來了一隻品相極好的布偶貓,還有一隻大金毛。

這一毛一狗又可愛又乖巧,極通人性,第一天見安謹的時候就雙雙圍在安謹的身邊,不停地朝她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