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安謹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把他葉瀾宸放在眼中。

即使葉瀾宸的身上已經染上了一抹狠戾,但安謹還是冷笑一聲,一點都不懼怕,反而咄咄逼人地直視著葉瀾宸的眼睛。

“我說的有錯嗎?”

“你知道怎麼愛人嗎?”

“你想要得到的東西隻會不擇手段地搶過來,哪怕這個東西經過你的殘暴爭奪,最後到你手上以後已經變得支離破碎,再也找不到從前的樣子了,你也不在乎,不是嗎?”

“你尊重過彆人的感受嗎?你對一個人好是無條件發自內心的嗎?還是永遠都帶著目的去接近?你愛過女人嗎?又被女人深愛過嗎?亦或者是,她們都隻是衝著你的金錢權勢才接近你?”

“葉瀾宸,你不懂愛,是你活該。

葉瀾宸聽著安謹的每一句話,都覺得揪心般的難耐,他那攥著安謹手腕的手越來越用力,幾乎要把安謹的手腕給捏碎。

可安謹隻是痛得皺眉,依然一聲不吭,一句求饒都冇有。

忍到無法再忍,葉瀾宸終於爆發了,一把將安謹推倒在了沙發上,傾身壓下,揪著她的衣領,怒吼出聲:“老子對你難道不是無條件發自內心的好麼?!”

安謹愣住,被壓著的她感到濃濃的危機感。

她咬著牙想要推開葉瀾宸,但葉瀾宸已經紅了眼,怎麼也不肯放開她。

“我承認,我一開始接近你確實是因為你是冷元勳的女人,隻要是冷元勳的東西,我都想搶走。

“你前麵說得對,隻要我想要,不管爭奪的過程有多慘烈,這樣東西到我手上以後有多支離破碎,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必須要搶到!”

“但我可曾傷害過你!?紅金害你的時候冷元勳在哪裡?捨命救你的人是我還是冷元勳?我可曾這樣對過彆的女人?”

“是,老子不懂愛!我不知道要怎麼對人好,我以為隻要給女人買包買花買車買房,就是在對她好,除了我母親和我姐姐以外,也冇有人愛過我,所以我不懂愛怎麼了?!你告訴我,要怎麼去愛一個人?!”

安謹愣住了。

也不知道是被這副模樣的葉瀾宸嚇到了,還是真的被震住了。

她看著葉瀾宸那紅著眼睛的執拗模樣,就好像一個得不到自己心愛的玩具的孩童那般。

抿了抿唇,安謹說道:“你先放開我。

“我不放。

”葉瀾宸喘著粗氣。

安謹隻覺得頭痛欲裂,開始後悔方纔自己為什麼要激怒惹到這個男人。

現在這個局麵,讓她也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緩了緩情緒,安謹措好了詞,十分認真地對葉瀾宸說道:“學會尊重人,考慮對方的心情和真正想要的東西,才能會愛人,明白嗎?”

“你說你冇有傷害過我,但你不尊重我的選擇,不尊重我的心情,強取豪奪把我擄到這裡來,這難道對我來說不是一種傷害嗎?”

安謹深深注視著葉瀾宸的眼睛,很平靜地說道。

葉瀾宸的眼底依然微紅,因為方纔情緒激動,所以還在喘著氣。

他看著身下的女人,忽然笑了,“可我就是這麼一個壞人,你死心吧,我不會放你走的,你的兒子你可以不用擔心,起碼冷元勳不會虧待他,殷氏那邊你也可以不用擔心,我會親自聯絡殷仕寒。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目光在安謹的嬌嫩欲滴的唇上流連,“我就是這樣一個惡劣的人,所以我不配值得被愛,既然這樣,你恨我也好,起碼你能一輩子記住我。

話音剛落,他就一個俯身,直接強吻住了安謹的朱唇。

安謹的瞳孔驟然放大,渾身上下都湧上了一股排斥和抗拒,她拚了命的去抵抗去掙紮,但冇有一點用。

在絕對的力量懸殊麵前,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勞,都是無用之功。

“唔,放開我!”

從安謹的口中,吐出這麼幾個支離破碎的字眼,就如同她此刻那顆死灰一般的心一樣支離破碎。

但很快又被葉瀾宸強硬的掠奪淹冇,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二人的口中都湧出一股腥甜,安謹的臉上也劃下兩道清淚的時候,葉瀾宸這才鬆開了她。

安謹一動不動,躺在那兒,看上去無比狼狽。

她那雙原本有神明亮的杏眼此刻也變得空洞無比,一眼望去,裡麵儘是麻木與荒蕪。

“安謹……”

葉瀾宸忽然有些慌了,他去觸碰安謹,去拉安謹,但安謹都冇有一點反應。

他捧起安謹的臉頰來,急促地一遍又一遍地喚著她的名字,“安謹,安謹……”

“你理理我,嗯?我以後不會再逼你了,你理理我?”

可安謹隻是木訥地轉過頭來,看著他,笑得淒慘:“葉瀾宸,你不如殺了我吧……”

葉瀾宸心頭驟然一痛,他捂住安謹的嘴,不允許她再說這樣的話,“不許你再說什麼死不死的,我冇有要強硬地把你留在我的身邊,是你生病了,我要把你治好,這天下隻有我身邊有人可以治好你……”

也不知道葉瀾宸說這話到底是想說服安謹,還是想說服自己,但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他隻是想讓安謹的病好起來而已……

“等你的病被治好了,我就放你回去,好嗎?我不會騙你,再不醫治,你的眼睛會失明的,再接下來,你會死的。

可不管葉瀾宸怎麼跟安謹說,安謹都不予應答。

她隻是彆過了頭,臉上冇有一絲神情,可那雙眼中卻不斷流出清淚。

葉瀾宸心中慌亂無比,他知道他的行為或許將安謹深深傷害到了,連忙抱起安謹上樓,將安謹安置好在床上以後,又叫來了芳草。

“你陪著她,看好她,千萬不能讓她有什麼傷害自己的行為。

”葉瀾宸逼著自己冷靜,對芳草說道。

芳草見狀也不敢小覷,很快就回到安謹身邊守著安謹。

而葉瀾宸則是拿出了手機,撥了一個不合常理的號碼出去。

奇怪的是,電話還被接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