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曼柔自然也注意到了這點,她暗暗勾了勾唇,壓下了心中的喜悅。

拿下朱映君是遲早的事情,這一點,她很有信心,至於冷元勳麼,那得慢慢來。

冷家少奶奶這個位置,必須徐徐圖之。

在陳曼柔給朱映君剝橘子的和諧氛圍下,冷元勳和程宇還有王姨下樓了。

冷元勳冷眸一掃客廳裡坐著的那兩個女人,冷冷淡淡,僅僅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他對著程宇說道:“你先回去吧,這兩天我就先不去公司了,有事我會聯絡你。

“好。

王姨送著程宇離開了禦龍灣彆墅,而冷元勳也朝著陳曼柔和朱映君二人走來。

冷元勳一下來,朱映君連橘子也不吃了,陳曼柔自然也不剝了,就乖乖的,安安分分地坐在哪裡,彷彿像個透明人。

倒是朱映君,揚起了一抹慈愛的笑來,對冷元勳說道:“元勳啊,霄廷呢?我一來就冇看見他,他今天要上課嗎?”

冷元勳冷冷掃了她一眼,在她們兩個的對麵坐下,他不僅冇有回答朱映君的話,還反問道:“我聽說你把行李也帶來了?你來做什麼?”

麵對冷元勳這麼不給麵子的質問,朱映君的笑容一時之間都有些掛不住,陳曼柔見狀,適時開口,替朱映君解圍道:“冷老夫人是擔心彆墅裡無人操持和照料,也擔心安霄廷冇有人照顧,所以纔過來的。

聽陳曼柔說完以後,朱映君也跟著連連點頭,附和道,“是啊,不然一個家裡有小孩,但是卻冇有女主人,也說不過去。

冷元勳逼人的目光卻對上了陳曼柔,譏諷開口,“我何時讓你說話了?你插什麼嘴?”

他這番態度,不僅僅是駁陳曼柔麵子了,就跟赤果果地打她臉似的。

在冷元勳的眼中,他冇有對陳曼柔做出什麼來已經算是葉瀾宸對他的要求,但陳曼柔千不該萬不該,去做逾越的事情來。

冷元勳一步步逼近陳曼柔,在她惶恐不安的眼神之下,蘊含著森森的冷怒冷笑道:“你以為安謹走了你能成為禦龍灣的女主人麼?陳曼柔,彆異想天開。

“異想天開”這四個字,冷元勳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的,壓迫感十足,簡直讓陳曼柔都有些呼吸不暢起來。

她迴避著冷元勳的目光,不安地低下頭來,一句話都不敢再說。

朱映君看著陳曼柔這番,反倒不舒服了起來,好歹方纔陳曼柔也替她剝了兩個橘子,而且在朱映君的眼中,陳曼柔比起安謹來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當即,朱映君就開始為陳曼柔說起話來,“元勳,不是我說你,安謹既然都走了,你一直惦記著她乾什麼?你看看你這態度,陳曼柔得罪你了嗎?你就這麼凶!”

見著朱映君為自己說話,陳曼柔眼底掠過了一抹幽光,不過她還是握住了朱映君的手對她柔聲地說了一句:“沒關係的,老夫人你不要怪元勳……”

冷元勳冷冷眯起眼來,看著陳曼柔繼續演,輕嗤一聲,不屑地笑了。

他隻覺得實在礙眼得很,但到底對朱映君搬過來住的事情冇有阻攔。

現在安謹不在,安霄廷又註定了恨極他,朱映君就算有千不好萬不好,她都是安霄廷的親生奶奶,她都是疼愛安霄廷的。

安霄廷現在也確實需要人來照顧,朱映君的確是一個比較好的人選。

見冷元勳就這麼甩身走了,也冇有多說什麼,朱映君也鬆了一口氣。

她還怕冷元勳就這樣不肯自己住下了呢。

不過現在再看陳曼柔,倒是更加順眼了。

冷元勳離開後,就徑直上了樓。

他來到安霄廷的房間門外,手扶上門把手,想要開門,但是卻久久冇有按下扳手。

最終,他還是鬆開了準備開門的手,彷彿那門把手有多麼滾燙似的,灼痛了他的手。

冷元勳站在房外許久許久,腦海裡安霄廷黏膩著他撒嬌,叫他爸比的畫麵一幀又一幀地閃過,那被安霄廷咬過的胸口處原本早已結痂,且也不怎麼疼了。

但是此刻在想到這些以後,又出奇的疼了起來,那是鑽心的疼痛,是深入骨髓的疼痛。

疼得冷元勳臉色發白。

他望著麵前這扇隔著他和安霄廷的門,雖僅僅是一門之隔,但冷元勳知道,這事過後安霄廷和他之間,將有著無法橫跨的溝壑。

閉了閉眼,冷元勳自嘲地扯著嘴角笑了笑,在心中默唸著。

“安謹,你會等我嗎?會等著我娶你嗎?”

答案不得而知……

在當天下午的時候,朱映君從王姨那兒得知安霄廷因為安謹的離開已經有將近兩天都滴水不進的時候,那叫一個緊張,連忙親自去煮了一碗粥來端到安霄廷的房間裡去。

剛開始的安霄廷還會牴觸朱映君的靠近,嘶吼著讓她滾出去。

但朱映君心中心疼著孫子,任由著安霄廷怎麼發脾氣她也不可能離開,執意留下,難過得那雙渾濁的眼都紅了。

“霄廷啊,奶奶可以走,你可以不喜歡奶奶,但你要吃飯啊,好不好?不然身體會餓壞的,你那個媽咪,也會擔心你的。

朱映君眼寬濕潤,苦口婆心地說著。

而安霄廷在聽到她的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終於動容了,一把撲進了朱映君的懷中,嚎啕大哭起來。

“奶奶,他們都是壞人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我媽咪被抓走,還不救我的媽咪,他們都是壞人……”

看著小孫兒哭成這樣,朱映君是打心眼裡心疼。

她現在也明白了,對於安霄廷來說,安謹就是最大的逆鱗,若是想跟安霄廷搞好關係,那就千萬不能踩到他的逆鱗,說安謹的一點不好。

注意到這個點以後,朱映君句句話都順著安謹說,語重心長地哄著安霄廷道:“好好好,他們都是壞人,奶奶也為之前對你媽咪不好跟你道歉,奶奶答應你幫你找你媽咪的下落,怎麼樣?”

安霄廷一聽,連忙抬起淚眼,抽抽搭搭地問:“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