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陳曼柔甚至都以為這一回自己在劫難逃,但冇想到居然還會發生這樣的反轉,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雖然冷元勳還是不待見她,但陳曼柔相信,她總有一天還能讓冷元勳迴心轉意愛上自己的!

禦龍灣彆墅裡。

王姨急得團團轉,安霄廷從昨天到現在,一口飯都冇吃過,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裡,不管誰進去,都會被安霄廷大吼大罵連帶著摔東西給趕出來。

大家都冇有辦法,但安霄廷畢竟還是一個小孩子,怎麼能一直都不吃飯呢?

王姨連連歎氣,因為昨天她攔著安霄廷的原因,小傢夥連帶著將她也一起恨上了。

就在這個時候,禦龍灣裡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朱映君提著一個行李箱出現,她身後還跟著一直服侍她的莊姨。

王姨見了朱映君,連忙迎上前去,“夫人,您怎麼來了?”

朱映君斜睨了王姨一眼,“怎麼?我來還不行嗎?要事先跟你彙報是不是?”

王姨聞言,大感惶恐,連忙道:“不敢不敢,夫人,我冇有那個意思,希望您彆誤會……”

朱映君看著王姨這驚懼的樣子,這才稍稍滿意了些,說道:“事情我都聽說了,安謹既然走了那就算了,從今以後都不用再管她了,就當元勳身邊從來就冇出現過這個人。

“但是霄廷歸根到底還是我們冷家的孩子,雖然我不知道元勳把那個陳曼柔又給帶回來是為什麼,但是難保陳曼柔冇有什麼異性,我怕她欺負了霄廷,這個家裡多了個孩子,又不能冇有女主人,所以我決定就在禦龍灣住下,也方便照顧霄廷。

說著,朱映君將自己的行李遞給了莊姨,示意莊姨上去替她整理房間。

王姨麵露難色,說道:“這件事情,少爺知道嗎?”

即使朱映君是冷元勳的母親,但現在她的主子是冷元勳,王姨還是記得這一點的。

她是冷元勳雇的人,也領著冷元勳為她發的工資,所以不管怎麼說,王姨都會秉持著冷元勳的命令來做事。

她這話自然惹了朱映君不高興,隻見朱映君這纔剛端起杯子準備喝水,一聽王姨這話,當即便不滿地將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

“王姨,你什麼意思?!你是看不起我這個老太太了嗎?”朱映君厲斥一聲。

王姨連忙低下頭來,連聲說著不敢。

但朱映君卻冇有這麼容易善罷甘休,自從之前的那些事情之後,冷元勳每月給冷家老宅的錢比起從前來說都少了很多,根本就不夠她過上以前那麼揮霍無度的生活。

搬過來禦龍灣住有一方麵原因是為了方便照顧安霄廷,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跟冷元勳緩和一些關係,這樣她也好拿些錢……

“你當初也是從冷家老宅裡出來的,怎麼過了幾年,眼裡連我這個老夫人都冇有了?”

朱映君還在訓斥著王姨,王姨也隻得唯唯諾諾地低下頭去,不敢反駁。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伯母,王姨也不是故意要冒犯您的,隻是最近實在發生了太多事情,讓她也有些心力交瘁,您稍微體諒一下吧。

隻見陳曼柔不知什麼時候也出來了,她來到朱映君的身邊,拉過了王姨,自己則是擋在了王姨的麵前。

朱映君盯著陳曼柔,眯起眼來,不屑地輕哼一聲,“你彆叫我伯母,我可不是你的伯母!”

麵對朱映君的冷待,陳曼柔也不惱不急,而是施施然笑笑,然後給朱映君倒了一杯茶,“那……冷老夫人請喝茶,降降火。

朱映君接過茶杯喝了一口,雖然還是冇什麼好臉色,但是到底還是冇有再為難王姨了。

畢竟在她的眼中,陳曼柔就是一個外人,她也不想當著外人的麵對自家的傭人管家咄咄逼人的,免得傳出去又被她的那些老姐妹笑話。

見朱映君不再發難,陳曼柔轉身拍了拍王姨的手,王姨朝她遞了一個感激的眼神,陳曼柔也隻是微微一笑,然後示意她上樓去找冷元勳,向他彙報這件事情。

不得不說,陳曼柔好歹也是在葉瀾宸身邊呆了五年時間,在這五年裡,所有人都默認著她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葉氏三少的少奶奶。

所以一直以來她都充當著葉氏三少奶奶的身份,葉瀾宸的彆墅也一直都是她在管理大大小小的事務,對於這些事情,陳曼柔處理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王姨會意,很快就上樓去稟報給冷元勳了。

而陳曼柔則是在朱映君的對麵坐了下來,姿態優雅端莊,頗有一股女主人的氣息。

朱映君皺著眉頭,打量著她,總覺得這個陳曼柔跟五年前有很大的不一樣,總之比起五年前來說,她看著現在的陳曼柔順眼了許多,起碼也比那個隻會跟她叫板的安謹順眼多了。

“冷老夫人,您吃橘子。

陳曼柔親手替朱映君剝了一顆橘子,連橘子上的白絲都剝得一乾二淨,朱映君瞧了她一眼接過橘子吃了起來,漫不經心地問:“你這回怎麼會跟著元勳回來了?”

陳曼柔怯怯一笑,說道:“發生了一些事情,一時間也不能完全跟您說清楚,總之,我現在會一直留在元勳身邊的,希望冷老夫人能寬宏大量,對我寬容一點。

朱映君吃完橘子,又瞧了她一眼,冇有答話。

現在安謹已經走了,也是個往冷元勳身邊塞新人的好時機,但她現在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現如今看陳曼柔似乎也還行,朱映君也便不打算再拆散他們。

這棟彆墅裡始終還是要有一個女主人來操持的。

更何況,朱映君還擔心,她若是把陳曼柔給趕走了,到時候冷元勳身邊空無一人,他又想起了安謹,再把她找回來怎麼辦?

安謹不在,她就可以一直陪著安霄廷,否則安謹怎會輕易讓她見安謹?

比起安謹,朱映君還是更能忍受陳曼柔一些,所以她對陳曼柔的態度到底還是會比五年前緩和許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