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也就是這些內容,就足以擊破安謹的所有希望。

安謹那握著展狼的手機都已經在發抖,怕不小心摔了展狼的手機,她跌跌撞撞地將手機歸還給展狼,淚水也在這個時候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展狼見她這番,也十分不忍。

安謹自嘲地勾起嘴角,喃喃道:“冷元勳,你不是說你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會是我的後盾嗎?怎麼現在又食言了?你這個騙子……”

這個作業還對著她溫情似水,對著她滿眼都是寵溺的男人,今天轉頭就可以為了換自己的初戀女友,把她給頂了出去。

安謹不想相信,她真的不想相信。

但這視頻中的人又確確實實就是冷元勳。

那個深深愛著她的冷元勳呢?去哪兒了?那個冷元勳去哪兒了?!

難道冷元勳對她的這種種,都是假的嗎?!都是偽裝的嗎?!

“憑什麼!憑什麼啊!”

就為了救出陳曼柔,所以就可以輕易把她交給葉瀾宸嗎?

明明在昨天冷元勳還在說著要娶她啊……

“啊——”安謹仰頭髮出一道尖利淒涼的尖叫,她到底還是承受不住,兩眼一翻,竟悲傷得就此暈了過去。

好在展狼眼疾手快,及時扶住了她。

將昏倒的安謹打橫抱起,展狼低聲抱歉地道了一句:“安謹小姐,冒犯了。

隨後抱著她迅速離開了禦龍灣彆墅。

禦龍灣彆墅的二樓。

安霄廷眼睜睜地看著安謹被帶走,奮力掙紮,他的身後,是死死抱住他不讓他出聲,不讓他亂動的王姨。

王姨也同樣眼眶微紅,不斷地出聲安撫安霄廷,“小少爺,您彆激動,我們要等少爺回來,您彆激動……”

可還不等王姨把話說完,安霄廷就一口咬在了她死死捂住他嘴巴的手上。

這一口,安霄廷毫不客氣。

王姨被咬得痛呼一聲,連忙放開了安霄廷,安霄廷轉過頭來,眼裡全是恨意和血紅,“那個壞人把我媽咪帶走了!你們為什麼不救她?!為什麼不救她?!”

說著,小傢夥一把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拔起小腿就往樓下衝,天真而執拗地想要去追上被帶離的安謹。

王姨及時攔著了她,老淚縱橫,“小少爺,我知道你擔心少奶奶,知道你怪我們,但我們也是無可奈何啊!這是少爺的命令!為了不讓你受到危險,我們隻能這樣!”

安霄廷淚流滿麵,衝著王姨憤怒地咆哮道:“你說謊!你說謊!”

“彆墅裡的保鏢都去哪裡了?!傭人都去哪裡了?!你們都躲起來了!你們不想救我媽咪!”

安霄廷紅著眼睛,像極了一頭在崩潰發狂邊緣的幼獸。

“你們不救我媽咪,我自己救!!!”

說完,安霄廷就撞開王姨,跑了出去,王姨被他一撞,年邁的身子直接摔倒在地,痛得哎呦一聲。

安霄廷聽到王姨的痛呼,扭頭看了她一眼,但想到自己的媽咪現在已經被壞人帶走了,還不知下落,他又咬咬牙,毅然決然地跑開,冇有去管王姨。

就在安霄廷跑出彆墅的時候,他忽然看見了一輛車子駛來。

那是冷元勳的車,他認出來了。

安霄廷眼前一亮,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攔在了車子麵前,等冷元勳下車,小傢夥直接拽著冷元勳就想走,“爸比,媽咪被壞人抓走了,我們要去救她!”

“彆墅裡的保鏢們都不救媽咪,我們一定要去救她!”

安霄廷扯著冷元勳想走,但發現後者隻是定定地站在原地,任由他怎麼扯,根本就扯不動。

這個時候,車上的副駕駛打開,陳曼柔下來了。

她複雜地看了一眼安霄廷,又看了看冷著麵孔的冷元勳,冇有說話。

而安霄廷看著陳曼柔,再看看什麼反應都冇有冷元勳,徹底怒了。

“冷元勳!我說我媽咪被人抓走了!你的女人被人抓走了!你聽到了冇有啊!!!”

“聽到了。

”冷元勳不鹹不淡地應了一句。

在安霄廷難以置信地愣住的時候,他又開口,淡淡地補充了一句:“是我讓保鏢他們不要出來的。

安霄廷那抓著冷元勳衣服的小手慢慢鬆開,整個人也呆愣住了。

他抬起頭來,十分陌生地看著冷元勳,“爸比,你說什麼……?!”

冷元勳蹲在他的麵前,直視著他稚嫩的眼睛,道:“你媽咪走了,以後我們就好好生活吧,向你介紹一下,這是陳曼柔,我的新女朋友,你可以叫她陳姨。

安霄廷看向陳曼柔,最後又看向冷元勳,目光在他們二人之間來來回回好幾遍,直到最後,他終於想明白了這其中的聯絡。

從呆愣住,再到難以置信,再到憤恨,緊緊就是幾分鐘之內的轉變。

安霄廷鬆開抓住冷元勳的手,突然發了狂一般,直接撲向了冷元勳,在他的胸前狠狠地咬下。

安霄廷一邊尖叫,一邊流淚,一邊用著自己全部的力氣咬著冷元勳。

“壞人,你們都是壞人……!”

冷元勳忍著劇痛,就這麼任由安霄廷咬著。

直到安霄廷的嘴裡嚐到了一股血腥味以後,他才猛地鬆開冷元勳,有些驚慌失措地看著冷元勳的胸口處滲出鮮血。

他捏著拳頭,無助且又害怕極了,但還是捏緊了拳頭,充滿著恨意地看向冷元勳,“如果我媽咪有什麼事的話,我會永遠都恨你的,你再也不是我爸比了!”

說完,他就準備跑,要離開這個地方。

但隻聽冷元勳以一道低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了一句:“霄廷,對不起……”

隨後就見他站起身來,直接抓住了安霄廷,將他牢牢地控製住了四肢。

也不管安霄廷怎麼謾罵,怎麼掙紮,冷元勳都隻道:“你身上流著我冷家的血脈,所以你不能離開冷家,你媽咪走了,你也還是我的兒子,我不會讓你走的。

說完,抬手就給了安霄廷一個手刀,將他打暈了過去。

直到暈倒前的那一刻,安霄廷的口中還在無意識地呢喃著:“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