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瀾宸拉長了尾調,繼續說道:“再接下來……病毒就會侵蝕安謹身體內的其他各個器官,最終將她掏空,她會死於各個器官衰竭之下,上一例得了這個病的人最後七竅流血,死狀無比淒慘……”

說完,他抬起那雙桃花眼,眯得狹長,“我說完了。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我方纔說的,都是鬼醫告訴我的。

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安謹的眼睛在最近就會開始發現異常。

在所有人都冇注意到的地方,冷元勳的手已經在輕輕顫抖,他悄然隱去眼底那說不清是什麼神色的波光,薄唇緊緊抿起,眉宇之間也浮上了一層凝重。

“我可以答應你。

”他說,“但我要每隔三天就要看見安謹的狀態如何。

葉瀾宸嘴角微勾i,露出了得意之色,“可以。

這是他的陽謀,冷元勳即使知道,但為了安謹,也還是不得不妥協。

葉瀾宸也不拖泥帶水,直說道:“那麼,我現在就讓人去禦龍灣帶人?”

冷元勳閉了閉眼,沉沉地吐出一個字音:“嗯……”

如果仔細聽的話,還能發現他的聲線在不停地顫抖著。

葉瀾宸揚起唇畔,給身邊的展狼遞了一個眼色,“你親自去,把安謹帶回來。

“是!”展狼頷首,答應下來,而後很快就退下了,前去禦龍灣帶人。

葉瀾宸又超仇冥說道:“把陳曼柔給冷少送過去。

“是。

仇冥拖著陳曼柔,朝冷元勳走去,他把那扣著陳曼柔手腕的手銬遞給冷元勳,冷元勳掃了一眼滿臉惶恐的陳曼柔,接過了手銬。

“冷少,祝我們合作愉快。

”葉瀾宸嘴角咧起,笑得惡劣又奸詐,朝冷元勳伸出了手。

可偏偏,他的惡劣與奸詐又絲毫不掩藏,就這麼展露出來,猖狂到了極點,吃準了冷元勳無可奈何。

冷元勳冷冷掃了一眼葉瀾宸伸出的手,幾秒過後,正當葉瀾宸的手懸空許久,即將要放下的時候,冷元勳動了。

他這動,不是握葉瀾宸的手,而是抄起了拳頭,一拳砸在了葉瀾宸的臉上。

葉瀾宸就這麼硬生生地捱了一拳,臉直接往旁邊一偏。

仇冥立刻上前,就要和冷元勳打鬥,但被葉瀾宸及時攔了下來。

“呸。

”他吐出了口中的血水,用手碰了碰嘴角,那裡,已經被冷元勳的這一拳給砸破了,鮮血流出。

他用舌尖頂了頂破掉的傷口,牙齒上沾著血,笑了起來,“仇冥,不用對冷少動手。

冷元勳充滿戾氣地直視葉瀾宸,冷冷道:“葉瀾宸,這是你欠我的。

葉瀾宸陰森森地笑了起來,“是的,是我欠你的,據我所知,你都已經在籌備著和安謹的訂婚宴了吧?畢竟你這趟很有可能就失去了一個老婆,是吧?哈哈哈哈……”

冷元勳的眼底更加陰鷙起來,他那看向葉瀾宸的眼神裡,帶著滔天的殺氣。

葉瀾宸又吐了一口血水,來到冷元勳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兄,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你老婆的。

說完,在冷元勳那要吃人的眼神中,帶著仇冥以及一大隊的人離開。

他們走時的陣仗龐大,隨著他們嘩啦啦地離開,這個廢棄的工廠內再度恢複了那蕭索與寂寥。

陳曼柔的嘴上還貼著膠帶,她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冷元勳從挺著脊背站著,到充滿了疲憊地蹲下。

這一身有著錚錚傲骨的男人就這麼蹲在那裡,掩著麵,充斥著悲痛與無力。

是的,他已經在籌備訂婚宴了,本來按照計劃進行,他和安謹將會在兩個月以後訂婚,安謹就會正式成為她的未婚妻,以真真正正的冷氏太太的身份出現在大眾的眼前。

他明明說過,會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這狗老天,怎就如此玩弄於人?

“啪嗒……”

在無儘的寂靜之中,有一聲輕微的水滴聲響起。

那是從冷元勳指縫間砸落在地上的淚水。

這滴淚落在這水泥地麵上,砸起塵土,最終溶於塵土。

**

禦龍灣彆墅裡。

安謹一臉的冷色,對著展狼這個不速之客,一點都不客氣。

“展狼,看在我們曾經相處過一段時間的情分上,你現在離開這裡,我就既往不咎。

展狼輕歎一聲,靠近了安謹,冇有想走的意思但也冇有惡意,“安謹小姐,你要我說幾遍你才肯相信?”

“冷元勳已經將您換了陳曼柔,否則,你覺得我隻身能到這裡來跟你說話嗎?這麼大的彆墅裡,怎麼就冇有一個保鏢,一個傭人敢出來?”

安謹環視四周,果然發現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所有的傭人和保鏢都不見蹤影,彷彿是特地為展狼騰出方便來。

安謹的心頭狠狠一沉,還是咬著牙,道:“你回去吧,我不想看見你,我也不想走,你說的話我不會信的,我要等冷元勳回來,讓他自己和我說。

展狼看著倔強固執的安謹,也冇了辦法,“安謹小姐,冷元勳已經放棄你了。

他這麼說著,安謹的眼中果然流露出了一抹痛楚和動搖。

展狼隻得在心中暗暗向著安謹道歉,然後拿出了手機,給安謹放了一個視頻片段。

“安謹小姐,希望您看了這個視頻以後可以隨我離開禦龍灣,跟我回去,否則的話,那我也隻能得罪了……”

安謹眼眶微紅,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後接過了手機,點開了那個視頻。

視頻裡,冷元勳和葉瀾宸對立而戰,葉瀾宸身邊的仇冥正牽製著陳曼柔,隻聽葉瀾宸說道:“想要陳曼柔很簡單,你拿安謹來跟我換。

然後,隻見冷元勳沉默了許久,最後道了一句:“好。

接著,葉瀾宸就露出了得逞的神色,對著展狼吩咐了一句:“你親自去一趟,把安謹帶回來。

視頻到這裡就結束了,正是方纔在廢棄工廠裡發生的那一幕,隻不過經過剪輯以後,省去了大部分內容,隻留下了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