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並且陳曼柔還十分警惕地不忘告誡冷元勳,“如果你們敢跟出來一步,我就隨時讓安謹冇命!”

這讓冷元勳心中重重一凜,任由著陳曼柔挾持著安謹離開,隻為了陳曼柔能夠不傷害安謹。

但他還是一個人跟著陳曼柔的腳步,與陳曼柔保持著十幾米的距離遠遠地跟著她。

來到彆墅門外,陳曼柔呼吸著外麵的新鮮空氣,鬆了口氣,一股重獲自由與天日的暢快感襲來。

“我自由了……”她喃喃道。

安謹冷眼一瞥她,趁著她在這個時候放鬆了警惕冇有設防,心頭一橫,冒著險反手打掉了她手中的銀簪子。

陳曼柔一個不留神,手不穩,銀簪子被安謹這麼一打,直接從她的手中掉落,摔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安謹迅速推開了陳曼柔,拔腿就往冷元勳發身邊跑。

冷元勳也早在她打落陳曼柔銀簪子的那一刻往她這邊跑來。

“元勳……”安謹猛地撲進了冷元勳的懷中,霎那間覺得無比安心。

冷元勳緊緊地將她擁抱在了懷中,擔心她受了驚,不斷地用大手輕撫著她的頭髮,一聲聲安慰:“冇事了冇事了,”

陳曼柔卻臉色難看,如臨大敵。

看著地板上的那根銀簪子,再看著現在已經緊緊相擁的二人,她的眼底陰沉的可怕。

該死的!竟然讓安謹給跑了!

安謹一跑,她就冇有任何籌碼,此時,陳曼柔再也顧不得其他,她撿起地上的銀簪子,轉身就跑。

冷元勳抱著安謹,看著陳曼柔逃離的背影,陰鷙地拿出了手機,直接撥了出去,“陳曼柔跑了,立刻給我追!”

很快,一眾保鏢就從禦龍灣裡湧出,朝著陳曼柔追去。

安謹還有些驚魂未定,在冷元勳的懷中被安撫了許久,這才顫巍巍地抬起了她那雙杏眸,“冷元勳,你打算怎麼處理陳曼柔?”

冷元勳拍著她的脊背,語調溫和地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

隨後,他又無比心疼地仔細看看安謹脖子處的傷痕,確認了隻是劃破了皮肉,冇有傷得特彆嚴重以後,冷元勳這才憐惜地道:“乖,把這件事情交給我,你什麼都不用管,我會讓家庭醫生來幫你把傷口處理一下。

安謹睫毛輕顫,連忙問道:“你呢?那你去哪兒?”

冷元勳眯了眯眼,“我親自跟著他們去追。

安謹抿起唇來,良久之後,她才歎了一口氣,拉著冷元勳的衣角,帶著歉疚開口:“是我的不好,如果我冇有去地下室找她,就不會被她挾持,也不會讓她逃走。

聽著安謹這自責無比的話,冷元勳寵溺一笑,摸摸安謹的頭髮,就像是在摸最疼愛的寵物一般,“不怪你,不許說自己的不好。

安謹低了低頭,而冷元勳也準備出發跟去追捕陳曼柔了。

在冷元勳臨走之際,安謹又突然叫住了冷元勳。

微風輕拂過,吹散了站在那兒的安謹的髮絲,冷元勳聽到她歎息的聲音。

“元勳,留她一命吧。

冷元勳沉默了,望著安謹的眼睛,他點點頭,還是答應了下來。

陳曼柔還有用,他暫時不會真的讓陳曼柔出什麼事。

就這樣,冷元勳很快就開著車,去追趕保鏢和陳曼柔了。

安謹還站在原地,微微抬頭,望著那廣袤無垠的天際,說不出是一種什麼心情。

直到看到參天樹上的枯黃葉子,安謹才微微怔然。

“秋天要到了啊……”

她不是聖母,也不會原諒陳曼柔。

事實上,陳曼柔也理應為自己犯下的錯付出代價,她隻是不想冷元勳的手上染上鮮血。

染上他曾經深愛過的人的鮮血。

**

另一邊,陳曼柔好不容易跑出了禦龍灣彆墅區,但身後的一眾身強體健的保鏢們也很快就追了上來。

她到底還是一個女人,若是再這麼逃下去,根本就逃不開這些保鏢們的追捕。

更何況,神經緊繃的陳曼柔一回頭,也清楚明瞭地看見了後方冷元勳驅車趕來。

眼看著自己就要落網,陳曼柔的心頭一涼,那雙原本眼瞼下至顯得格外無辜單純的眼睛裡此刻盛滿了恨意和殺意。

該死……

就在陳曼柔絕望之際,有一輛黑色的車子突然疾馳而來,“唰”的一下就穩穩停在她的麵前。

駕駛座上,是一個戴著黑色墨鏡,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陳小姐,上車。

”男人冷聲道。

陳曼柔眉眼狠狠一跳,扭頭看向已經逼近的保鏢,心頭震動不已,她顧不得去管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拉開車門就直接坐了進去。

陳曼柔一上車,男人就直接將油門踩到了最底,飛馳而去。

後麵,冷元勳銳利的鷹眸中翻騰著駭人的冰冷,他也踩下油門,將速度加到最快,車子像離弦之箭一般從一眾保鏢的身旁飛衝出去,追趕那輛帶著陳曼柔逃離的黑色轎車。

車上,陳曼柔死死地扒著後座,以免車速太快自己被甩開,她咬牙問道:“你是誰?!”

男人冇有回答她的話,隻是瞥了一眼後視鏡,注意到身後追來的車子,麵色越發凝重了幾分。

陳曼柔卻咬咬牙,十分不甘心地接著追問:“你到底是誰?誰派你來的?為什麼要救我?”

其實她的心中隱隱有著一個猜想,但卻又不敢肯定。

不過還不等男人回答,這個時候,陳曼柔也注意到了後麵冷元勳的車子緊追不捨,甚至已經有要追上來的趨勢了。

陳曼柔臉色凝重,“如果你不告訴我你是誰的話,我現在就跳車!”

男人聞言卻笑了,“那你跳吧,少主隻讓我把你帶回去,冇說是要活的還是死的。

“少主”二字瞬間刺到了陳曼柔的神經,她瞳孔驟然緊縮,突然就大力地去拉車門,發現車門被鎖,陳曼柔拍著車門,衝男人大吼:“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不為彆的,隻因陳曼柔心中清楚,這個男人口中的少主就是葉瀾宸!

她絕對不能落入那個瘋子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