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安謹微微一愣,有些詫異地扭頭看向冷元勳。

她明明記得,在陳曼柔剛到禦龍灣的時候,她一氣之下就讓冷元勳把訂婚的事宜擱置下來。

但現在……

看著男人眼中深深的愛意與溫柔,安謹隻覺得心頭一陣發燙,好似有著什麼東西在悄然灼燒一般。

冷元勳看出了她的意料之外,大手輕柔地撫了撫安謹的髮絲,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你隻說暫停訂婚,但這並不妨礙我先安排。

安謹有些動容,杏眸輕顫,看著冷元勳久久說不出話來。

而冷元勳卻是垂首在安謹的唇角處憐惜地吻了吻,男人的薄唇掠過安謹的臉頰時,安謹清清楚楚地聽到了冷元勳的低語聲——

“這輩子,我就認定你是我的新娘了,你再也逃不開了……”

逃?

安謹眼眶微微濕潤,她猛地緊緊抱住了冷元勳,笑了,笑出了眼角的晶瑩剔透,“你想得美,我根本就冇想逃。

冷元勳低低一笑,寵溺無比。

二人緊緊相擁,就在這天邊泛白之際,一切都似乎在朝著美好而去……

清晨,冷元勳一大早就下了樓,吩咐廚房給安謹煮粥。

原本他還想讓安謹睡個回籠覺,但安謹搖搖頭表示自己睡不著了,所以索性就這麼起床。

她這會兒正在樓上洗漱,冷元勳先一步下來,安霄廷已經端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地掰著牛角麪包吃。

冷元勳挑了挑眉,在小傢夥的身邊坐下,“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

安霄廷得意地湊到冷元勳的麵前,炫耀道:“今天是週末,我冇有課要上,當然就起得早啦。

冷元勳揚唇笑了,替他添了半杯牛奶。

不一會兒,安謹也下來了,廚房的粥趕巧也煮好了。

“嗯?”安謹看著熱騰騰的瘦肉粥,疑惑道:“怎麼今天早上煮了粥?”

平時早餐都是西式早點的,就連安霄廷和冷元勳現在吃的都是麪包和牛奶,隻有安謹一個人是粥。

冷元勳接過話茬,一邊替她將瘦肉粥攪拌著散出熱氣,一邊道:“早上那麼早就在露台,你身子胃寒,喝完熱粥對身體好一些。

嘖,如此的細微入至讓安謹都不由得生出些乾鬆來。

安霄廷就更不用說了,拉長著語調“咦”了一聲,然後竊喜著調侃道:“爸比也太貼心了吧~媽咪你好幸福喲!”

被這小傢夥這麼一說,安謹隻覺得兩頰爬上一層層的熱意。

她瞪了一眼安霄廷,輕斥一聲:“臭小子,好好吃你的早飯。

安霄廷捂著嘴偷笑,三下五除二吃完早餐就爬下餐桌,扔下一句:“我去後花園玩嘍,給你們一點二人空間,嘿嘿!”

然後蹦蹦跳跳地就直接開溜了。

安謹無奈地扶額,有些頭痛。

也不知道安霄廷這個小傢夥越來越滑頭都是跟誰學的。

而一旁的冷元勳薄唇微勾,輕笑著,心情很是愉悅。

安謹見他這番,忍不住也瞪了他一眼,喝著瘦肉粥,抱怨道:“你還笑!霄廷都打趣我們了。

冷元勳眉宇見滿是溫和,“霄廷說得也冇錯。

安謹氣鼓鼓地撅起了嘴,對他這個回答非常不滿意。

冷元勳起身揉了揉安謹的頭髮,道:“好了好了,乖,你好好在家吃飯,我要出去辦事情了,在家裡等我回來,嗯?”

點了點頭,安謹在冷元勳準備離開的時候拉住了他的手,“注意安全,早點回來……”

“好。

”冷元勳低首朝著安謹淺笑,不多時就出門了。

安謹看著冷元勳出門的背影,興致有些缺缺,胃口也不怎麼樣,一整晚瘦肉粥就隻吃了幾口便不再動了。

不過今天難得有一天呆在家裡休息,安謹也想好好陪一陪安霄廷,所以吃完早餐就也來到了後花園,尋找安霄廷。

這會兒小傢夥正在後花園裡的一片小沙坑裡堆沙子玩,這片沙坑是冷元勳特地命人為安霄廷造的,就專門供他玩耍。

見到自家媽咪來了,安霄廷興高采烈地揮著肉乎乎的小手,揚起一片細沙來,“媽咪!媽咪!”

安謹唇角彎彎,“在呢。

她也加入了安霄廷,陪他一起堆起了沙坑,“你這樣玩,待會兒渾身又都是沙子了,到時候把房間裡弄得也都是沙子,王姨她們打掃衛生就費勁多了。

安霄廷整個人坐在沙坑裡,看了看自己沾滿沙礫的衣服,撓撓頭,嘿嘿一笑,“對哦,我又忘記了。

沒關係,那我就幫王姨她們一起打掃衛生就好啦!”

見他這麼懂事,安謹滿意地笑了笑,誇了一句:“霄廷真乖。

母子二人一邊玩,一邊聊著,忽然,安霄廷就想起了什麼,放下了手中的沙鏟,對安謹說道:“媽咪,我見到了地下室裡的那個阿姨了。

安謹頓了頓,笑容有一瞬時的僵滯。

而安霄廷隻是自顧自地嘟囔道:“那個阿姨看上去很奇怪,我不喜歡那個阿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有些可憐……”

安謹的臉色愈發蒼白了,她望著安霄廷那天真無邪的麵孔,聲音略顯艱澀,“媽咪聽說了這件事了,你覺得那個阿姨哪裡奇怪呢?”

安霄廷想了想,最後說道:“明明地下室裡一片黑暗,除了燈光就隻有燈光,那個阿姨卻還一直養著一盆花,那盆花都快死了……”

安謹沉默著,久久冇有說話……

在一個昏暗的室內,這個地方並不像冷元勳的辦公室,也不像禦龍灣彆的地方,但卻透露著一股塵封已久的滄桑氣息。

冷元勳坐在一個外表有些開裂的真皮沙發上,手指在沙發上有節奏地輕輕點著。

程宇就站在他的身前,恭恭敬敬地低著頭道:“總裁……真的要聯絡那邊的人嗎?”

冷元勳眼色森然,“嗯,平安夜已經回到我手上了,這個時候聯絡他們冇什麼不可。

“可是……”程宇明顯還有些猶豫,“葉瀾宸那邊還在虎視眈眈,陳曼柔小姐也還冇徹底解決,我們會不會太著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