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今天是週末,安霄廷冇有上學,也冇有上興趣班,而是在家裡好好休息。

安謹喝著熱牛奶,單手替安霄廷細心地整理了一下衣領子,這才說道:“媽咪今天要跟昭昭姐姐一起去忙工作,你爸比也不在家,你一個人在家裡要聽王姨的話,不許調皮,知道嗎?”

安霄廷乖乖地點著頭,笑得陽光又燦爛,“媽咪我知道啦,有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不能一個人單獨跑出門,也不能看太久的電視,不能吃太多零食……”

小傢夥掰著手指頭,一樣一樣地數著,到了最後,便得意地挑了挑眉,笑嘻嘻的:“怎麼樣,我都記住了吧?媽咪我厲不厲害?”

安謹無奈地摸摸他的頭,麵上滿是獨屬於母親的慈愛與寵溺,“厲害厲害,霄廷是最厲害的。

安霄廷揚了揚下巴,沾沾自喜。

安謹笑望著他,心中一片溫暖。

殷氏在雲城設立的分部今天開始就正式啟動了,安謹作為雲城分部的管理者,自然要第一時間投入工作。

昭昭身為安謹的助理,也不例外。

今天會有一批從殷氏總部調度過來的精英暫時加入,這批人都是安謹在總部的心腹,可以說每一個都是她手底下的人,一個個都跟隨著她來到了雲城分部。

畢竟雲城的項目纔剛開始,很多事情都要安謹親力親為,所以她最近一段時間也有得忙了。

吃過早餐稍作收拾了一番之後,安謹向安霄廷告彆,然後便匆匆離開禦龍灣。

現在冷元勳都是每天最早前去公司的人,安謹早晨起來時幾乎都看不見冷元勳的人影,在接下來的這些時間裡,安謹估計也會過上和冷元勳一樣的早出晚歸的作息。

安謹一走,禦龍灣彆墅裡就頓時變得空蕩起來。

雖然彆墅裡還有保鏢和傭人,但在安霄廷的眼中都跟透明人一樣。

小傢夥自覺地把週末的作業做完以後,在沙發上賴了一會兒,覺得百無聊賴,又翻出了自己的遙控賽車跑到後花園去,一個人把玩起來。

遙控賽車在安霄廷的操控之下在花園中四處開著,安霄廷臉上也逐漸浮現出了笑容。

“衝呀衝呀!”

賽車在前麵跑,安霄廷在後麵興高采烈地追。

但許是因為他的不留神,遙控賽車一個加速,就“砰”的一聲撞在了前方凸起的石坎上,一下子就停了下來。

安霄廷連忙上前去看,發現遙控賽車的車頭都被撞得裂開了,他心疼的摸摸自己的賽車,咕噥了一句:“都怪我,也太不小心了……”

可下一秒,當安霄廷抱著玩具賽車站起身來的時候,注意力落在石坎上時,才發現這個石坎是禦龍灣地下室的采光窗。

安霄廷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無意中聽到傭人口中說的那些話。

“聽說少爺帶回來了一個女人,就把她安頓在地下室裡,這個女人好像還是少爺以前的舊情人,也不知道少奶奶和小少爺該怎麼辦……”

安霄廷的小臉緊繃起來,摟緊了懷裡的玩具賽車,稚嫩乾淨的眸子裡現出一抹凝重。

那個女人就在地下室嗎……?她到底會是誰呢?

雖然爹地和媽咪都已經跟他解釋過這件事情了,但是安霄廷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還有那一股想要探究真相的蠢蠢欲動。

如此想著,他邁開小步子,心中頓時下了一個決定……

嘎吱——

地下室入口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兩位守在門口的保鏢挺直了脊背,齊齊往門的方向看去。

隻見在門的後麵,安霄廷小小的身影出現。

保鏢見狀,連忙上前道:“小少爺,您怎麼來這裡了?”

安霄廷抱著自己的玩具賽車,找了個謊,說:“我的賽車壞了,我爸比之前說他把維修工具放在地下室裡了,我過來找找。

其中一個保鏢直說道:“小少爺,不如您告訴我們修玩具車的工具在哪兒,我們去幫您找來?”

“不要!”安霄廷斬釘截鐵地拒絕,那雙和冷元勳有著八分像的眸子忽然就冷冷一掃這兩位保鏢,他的小臉板起,周身竟散發出了一道和冷元勳如出一轍的寒冷氣息。

保鏢二人齊齊一震,都被安霄廷這氣場給震到。

他們難以想象,安霄廷這才這麼小年紀,就已經有這麼強大的威壓,更彆提以後會是什麼樣的!

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

就這樣,在安霄廷的堅持之下,兩位保鏢還是將他放了進去。

不僅如此,安霄廷還不允許他們跟著。

這個要求一提出來,兩位保鏢頓時就犯了難,“這……小少爺,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得跟著您的啊!”

要是讓冷元勳知道,他們將安霄廷放到地下室來還冇有貼身跟隨著的話,那他們也彆想再繼續在禦龍灣呆著了!

但安霄廷依舊板著臉,冷哼了一聲,說道:“我隻是在我家的地下室裡拿個東西而已,都還要你們跟著?!這是限製我的人身自由!我拿完東西就出來,兩位叔叔在緊張什麼?難道這裡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能碰的嗎?”

兩個保鏢麵麵相覷,皆是為難起來。

安霄廷就跟個小人精一樣,知道他們顧忌什麼,肉乎乎的小手手一擺,說:“如果我爸比問起來,我絕對不會說我來過這裡的,你們放心,我拿完東西就出來,你們要是不放我進去,我纔要告訴我爸比,你們欺負我!”

“小少爺……我們可不敢啊……”保鏢惶恐起來。

安霄廷得意地揚揚唇,“那你們還不放我進去?!”

兩個保鏢這才硬著頭皮放了行,任由安霄廷進入地下室,不過還是冇忘記千叮嚀萬囑咐:“小少爺您拿完東西就出來,千萬不要在地下室裡逗留太長時間了。

安霄廷抱著玩具賽車,敷衍了他們幾句,隨後蹦蹦跳跳地就進了地下室。

就這麼一直來到地下室最裡麵,當安霄廷看見了一個穿著米白色拖地長裙的陌生女人正在給一盆花澆水的時候,整個人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