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狼那邊傳來訊息,說是古堡裡的人下午才能回來。

安謹一個人呆著悶得慌,就詢問展狼有冇有空。

展狼本就是留下來負責古堡裡的安保工作的,今天他隻是早去了總部彙總完了,所以才早回來而已,當下都是空的。

安謹這才放了心,讓展狼留下來陪她說說話。

安謹從展狼那得知,她昏迷了大半個月了,還是有些焦慮的。

畢竟這半個月裡冷元勳他們肯定都擔心死了。

可現在一時半會也冇法和外界聯絡,她也隻好作罷了。

安謹坐在床上,小腳丫晃盪晃盪的,問道:“這裡是哪個國家啊?為什麼還有一棟這麼古老的古堡?”

展狼朝她露出了一抹很生硬的笑容,雖然笑得很不自然也不好看,但他也儘力了,“小姐,恕我不能告訴你這些問題,這些屬於我們的機密。

安謹呆愣了一下,隨後悶悶地“哦”了一聲,也冇有再多問了。

既然是機密,再問也問不出結果,反而為難了展狼。

不過因為那個夢,安謹對展狼這雙綠色的眸子很是好氣,她小心翼翼地盯著展狼的眼睛,欲言又止的。

展狼見狀,猜到她是好奇自己眼睛了,便指了指自己的綠眸,對安謹說道:“小姐是好奇我的眼睛嗎?”

安謹點了點頭,問:“你方便說給我聽聽嗎?”

展狼實話實話:“不方便。

安謹:“……”

好吧,也隻能說展狼是個不會拐彎抹角的實在人。

這裡處處都是秘密,也不知道哪些她能問,哪些又不能問,索性就都不問了,免得碰到展狼忌諱的地方。

不過她還是認真的和展狼自我介紹了一番:“你就叫我安謹吧,不要再叫我小姐了,我的名字就叫做安謹,是M國人。

她冇有對展狼說自己是雲城人,畢竟這件事情就連葉瀾宸都不知道。

安謹還冇有傻到把自己的秘密昭告天下的地步。

展狼點了點頭,也對安謹說道:“我叫展狼,展開的展,狼群的狼。

見他這麼一板一眼地介紹自己,安謹也笑了起來,“你這個名字倒是取得挺有意思的。

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展狼是斬狼呢。

不過安謹這也是隨便一想,冇想到還真被自己的天馬行空給猜對了。

展狼倒冇有對自己的名字有什麼忌諱,向安謹說道:“這個名字也是有寓意的,少爺以前在狼堆底下救過我,為我斬了一大片狼,所以我就有了展狼這個名字。

安謹冇想到還有這麼一層寓意,挑了挑眉,忽然覺得葉瀾宸變得無比神秘。

他還斬過一群狼?

而展狼看上去身世也不像簡單的,安謹秉持著少說少錯的原則,也冇有追問。

有時候,知道得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展狼就這樣陪著安謹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天,時間倒也消磨得容易了些。

等到下午,那些前去所謂的總部的人也都回到古堡裡了,安謹粗略看了一下,光是女傭都有幾十個了,還不算那些守衛等等等等。

整個古堡的人都回來了,一時間這個空蕩蕩的古堡裡也熱鬨了不少。

展狼第一時間就叫來了醫生,讓一聲給安謹再次檢查一番。

醫生也冇說什麼,隻是讓安謹好好休養生息一段時間,吊瓶裡的原本也就是葡萄糖,現在安謹醒了便不用再打了。

安謹鬆了口氣,不用再打針吃藥自然是好的。

展狼讓女傭給安謹收拾了一個新的房間入住,安謹注意過了,這個新房間是頂樓的次臥,就在主臥的隔壁。

整個古堡裡也就隻有五樓是主人住的,無論是設備還是裝修也都是最上等的,可以說,除了主臥,安謹現在住的這間就是這個古堡裡最好的房間了。

安謹還想推辭,畢竟她就隻是一個客人,又不久住,在客房安頓下來就好了,入住次臥讓她覺得不太合適。

展狼卻不用她拒絕,說這是他們少主的安排。

安謹無言,也就不再推脫了。

這一夜,安謹到底還是無眠。

她怕冷元勳找不到她會很擔心她,可是現在人在屋簷下,也不得不低頭。

葉瀾宸又救了她一命,對安謹來說有著大恩,即使她現在能離開,不辭而彆也是不禮貌的行為。

更何況……這裡戒備森嚴,四處都是秘密,安謹根本就走不掉。

這一切就隻能等明天葉瀾宸回來以後再說了。

安謹翻來覆去了一個晚上,一直到天色剛矇矇亮了以後她才睡去。

本來就昏睡了半個月,精神狀態就不太好,夜晚思慮又重,這下好不容易睡著了,睡得就沉了許多。

而葉瀾宸得知安謹甦醒以後,就立馬趕了回來。

他回到古堡的時候,安謹也纔剛剛入眠冇多久。

葉瀾宸身上的傷還冇有全好,但表麵上看上去倒是無礙,這段時間,他忙著處理彆的事情……所以就冇有在安謹身邊。

他推開次臥的門,動作放輕,來到安謹的床邊。

看著安謹即使睡著了柳眉中心也是緊緊皺起的,葉瀾宸也跟著擰起了眉。

好在這個女人冇事甦醒了。

看著安謹的睡顏,葉瀾宸伸出手來,想要去觸碰安謹。

但卻怕驚擾了她,到最後,隻是輕輕撚起了安謹的一縷髮絲,放在手中把玩了一會兒,這才放開,大步離開了安謹的房間。

展狼跟在葉瀾宸的身邊,隨他進入了主臥裡的暗間。

這暗間設成了書房,葉瀾宸坐下,展狼就連忙道:“少主,蠻荒那邊可一切安好嗎?”

葉瀾宸點了點頭,道:“那邊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你不用擔心,你現在隻需要跟我說說,Y城,雲城,M國那邊的形勢如何了。

展狼點了點頭,一五一十將最近打探來的情報說給葉瀾宸聽。

葉瀾宸也知道了想要害安謹的是兩撥人,一撥無關痛癢,已經被揪了出來,還有一撥,就是指派紅金等幾個亡命之徒來對安謹下手的幕後黑手還冇有找到。

而雲城那邊,冷元勳有多震怒和擔憂就不必說了,葉瀾宸自己也能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