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大膽猜想,這甚至也有可能不是後來建造的,極有可能這裡就是上世紀年代末留下來的古堡。

安謹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了,她怎麼會在這裡?冷元勳可發現她出事了?葉瀾宸人呢?

心底冇來由一慌,安謹就這樣赤著腳大步跑出了古堡。

她站在古堡外,抬頭一看,果真見到這是一棟年代久遠,但是恢宏大氣的外國古堡。

外麵豔陽高照天氣不暖也不冷,恰到好處的溫度,卻並不是冬季,而不管是M國還是Y城亦或是雲城,在這個時候都還正處在寒冬之下。

安謹心頭一凜,大概有了猜想。

她現在恐怕在彆國!

也就是這個時候,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服裝,是一件寬鬆的體恤衫,平平無奇,找不出什麼可以深究的地方。

她就這樣赤著光潔白嫩的小腳跑了出去,古堡外放眼望去是一片大花園,大的她看不到邊。

踩著地上柔軟的草坪,安謹覺得有一陣頭暈目眩襲來。

她倒是忘了自己纔剛剛甦醒,有些虛弱地在草坪上坐下以後,安謹覺得眼皮子越來越重,但這外麵和煦陽光下,她覺得渾身都暖洋洋的,不受控製地就倒在了草坪上……

當展狼回到古堡的時候,見到草坪上那個瘦弱的身影,渾身一陣,也顧不得其他了,連忙上前去準備將安謹攔腰抱起。

他不知道這位小姐是什麼時候甦醒的,也不知道她怎麼就昏倒在了這外麵,唯獨知道這若是被少主知曉了,恐怕這一整個古堡的人都難逃懲戒。

隻不過展狼還冇來得及把安謹抱起來,安謹就悠悠轉醒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在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嚇得尖叫一聲,連忙掙脫了展狼的桎梏,警覺地逃了開來。

展狼知道自己應該是嚇著她了,有些彆扭地想要刻意放緩語氣,讓自己顯得溫和一點。

但他除了執行任務以外,還從來冇有和女人多做交談過,他所認為的“溫和”,表現出來的確實怪異和僵硬,“小姐好……我,我叫展狼,我冇有惡意,不會害您,您彆害怕。

安謹狐疑地看著這個叫做展狼的男人,看著他那雙綠色的眼睛,心裡有些發毛。

這雙綠色的眼睛還讓安謹不由得想到了她做的那個逼真的噩夢。

夢裡那個長得和葉瀾宸一模一樣的男人也有著和展狼一模一樣的綠色眸子,安謹也不知道這個展狼和葉瀾宸到底有冇有關係。

但是鬼使神差般的,她還是開口問道:“你認識葉瀾宸嗎?”

展狼一愣,旋即露出了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僵硬笑臉:“認識的,小姐你要找我們少主嗎?”

安謹皺皺眉頭,少主?

這種稱呼除了在電視上看見過,現實中安謹還冇有聽過有人用的。

她隻想確認葉瀾宸現在到底怎麼樣了,連忙說道:“我不知道什麼少主不少主的,我隻知道有一個叫做葉瀾宸的男人,他受了很嚴重的傷,請問你有看見他嗎?”

展狼點了點頭,也看出了安謹的焦急不安,回答道:“小姐安心,我們少主現在並無大礙,隻需要好好休養一陣子就好。

安謹見兜了這麼一大圈纔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鬆了一口氣,喃喃道:“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她現在還處在劫後餘生的餘波之中,一時半會兒也緩不過來。

不過得知展狼口中說的少主就是葉瀾宸,安謹便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在葉瀾宸身邊,應該不會再出什麼問題。

她鬆了一口氣,心中有些複雜,又向展狼說:“我的手機呢?你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冇有。

”展狼搖了搖頭。

安謹抿了抿唇,又道:“那你能把你的手機借我一下嗎?”

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現在是什麼時日,M國和雲城那邊又是什麼形勢。

這些安謹通通都不知道,自然擔心得很。

她也想快點和冷元勳報個平安,免得讓他擔心。

可展狼仍然搖了搖頭,說道:“這裡冇有手機,我們向外界通訊都是用特殊儀器,且也隻能和我們自己的人聯絡,聯絡不到外界。

安謹失望極了,一顆心也沉入穀底,越發焦躁起來。

但展狼又繼續說道:“少主明天就回來了,等少主明天回來,他或許能幫到小姐。

一想到葉瀾宸,安謹也稍微寬心了一些。

展狼帶著安謹回到古堡裡,讓她連忙回去休息。

說來今天也湊巧,古堡裡的守衛和下人今日全都去總部集合彙總了,所以纔會出現安謹甦醒過後一個人都冇看見的情況。

對於安謹拔了吊瓶的針頭,展狼不敢怠慢,拿出一個像對講機,卻比對講機精緻小巧許多的東西,對著那頭吩咐道:“讓威廉古堡裡的人彙總完都儘快回來,小姐甦醒了。

安謹見著展狼這架勢,抿了抿唇,道:“沒關係,我無礙的,大家該忙就忙,不用為我一個人破例。

展狼卻認真地搖了搖頭,對安謹說道:“小姐,你錯了,我們這整個古堡的人都是為您服務的,如果您不需要的話,他們也該被遣去蠻荒了。

安謹越聽越糊塗,也不能多想,一多想頭就痛,大概還是昏睡太久的緣故。

聽展狼說,她已經昏睡了將近半個月了。

安謹一聽也被嚇到了,她還從未昏迷過這麼久,好在展狼說醫生為她診斷過,身體上並冇有什麼大礙,這才讓安謹打消了疑慮,放心下來。

展狼看著安謹的臉色依舊蒼白,歎了口氣,隻覺得這個小姐也是個可憐人。

當日他是看著他們少主忍著一身的重傷也要親自抱著這位小姐離開,就知道了這位小姐對於他們少主來說一定是個特殊的存在。

想到醫生說過的話……展狼對著安謹略微露出了些許憐憫之色。

少主說了,這件事情不能讓小姐得知,否則整個古堡的人都要跟著受罰。

就當是為了這位小姐好,展狼也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