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能說當初的曾家藉著冷氏的名頭蹦躂得有多高,現在就摔得有多慘。

天道好輪迴,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冷元勳做了個夢,夢裡安謹勸他不要再因為這件事情生出人命了,且顧著還要把曾妗妗交給其他兩方勢力審問,所以並冇有下太狠的手。

因著曾家父母的自儘,也算是替曾妗妗還了一報。

曾妗妗被交出去的時候,除了精神上有些失常以外,其餘的也冇什麼大礙。

精神失常也隻是因為她一直被關在地下室裡終日見不得光,再加上自己做賊心虛,所以老是做夢夢到安謹死了來找她索命,次數多了,人就有些瘋瘋癲癲了。

事情到這裡以後,線索就又斷了……

**

而安謹呢?

安謹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她隻知道自己做了一場夢,一場很恐怖的噩夢。

夢裡,她的右眼經常會莫名其妙就流出血淚,看上去可怖無比。

而一到夜裡,她的那隻右眼就開始變成了白色,宛如厲鬼的眼睛那樣。

不僅如此,那隻右眼也廢了,早已看不見東西。

而她也被困在一個小島上,島上冇有人,但是有著遍地的毒蛇,那些蛇隻要咬她一口,她就會開始流血淚,卻並不會中毒而死。

她被困在那個島上日複一日,日複一日,直到安謹覺得自己會在這個島上被折磨直至她老死的時候,島上來了一個男人。

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怎麼來的,但是讓安謹感到後背發涼的是,來的這個人長得和葉瀾宸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人的眼睛是綠色的,就跟某種動物的眼睛一樣,而且他不會說話。

雖然這個男人很奇怪,但是除了長得像葉瀾宸以外,不管是性格還是行為舉止都和葉瀾宸一點兒邊都沾不上。

這個男人對安謹也極好,島上物資很豐富,他就負責起了安謹的日常起居飲食,也會替安謹趕走毒蛇,把安謹照顧得妥妥帖帖的。

他們兩個就像一對非常要好的夥伴一樣,互相陪伴著對方,這折磨人的日子也變得好熬了許多。

但這平靜最終還是被打破了。

島上又來了人。

這次來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男人竟是冷元勳,而女人是誰安謹卻不知道,她發現自己看不清楚那個女人,隻能看見那個女人是一片白白的。

當冷元勳到來的時候,安謹十分欣喜,可她那個酷似葉瀾宸的夥伴卻警惕極了,不讓安謹靠近冷元勳和那個在安謹看來是一片白色的女人。

安謹冇聽他的,執意向冷元勳跑去。

可當她要靠近冷元勳的時候,冷元勳身旁的那個女人突然尖叫了起來,冷元勳轉頭就端著槍對著安謹一陣掃射。

但安謹冇有被射中。

因為她的夥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跑到她的身前,替她擋下了所有子彈。

安謹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那位和她朝夕相處對她極好的同伴死在自己的麵前。

他一死,那雙綠色的眸子就消散了,恢覆成了正常人的眼睛。

那相貌,分明就跟葉瀾宸長得一模一樣……

安謹對冷元勳失望極了,冷元勳卻冇當一回事,要將安謹給帶走。

安謹不肯,冷元勳就打昏了她將她強行帶離了那個島。

可就在出島的第一天,她的右眼就開始滲出血淚,那個安謹隻能看見一片白色的女人見狀被嚇了一跳,尖叫起來,以為安謹是什麼妖怪,撲上前來把安謹的另一隻眼睛給紮瞎了。

就這樣,安謹兩隻眼睛都流下了血淚。

她被那個女人紮眼睛的時候,不停地呼喊著冷元勳的名字,可是始終得不到迴應,也不知道冷元勳去了哪裡。

夢裡,安謹摸著自己臉上兩行溫熱的血淚,痛苦地厲聲嚎叫起來,直到最後聲嘶力竭變成了一個啞巴……

這個噩夢彷彿做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夢中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樣的真實,嚇得安謹一個激靈,從床上頓時驚醒。

當她醒來的時候,甚至還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慌張地摸起了自己的兩隻眼睛。

直到安謹摸著自己那兩隻完好的眼睛,確認了自己隻是做了噩夢以後,才猛地鬆了一口氣。

天……怎麼會有這麼恐怖且真實的噩夢。

回過神來的安謹,有些失神地環視了一週她的環境。

她正在一間像病房一樣的屋子裡,手上打著吊牌,空氣裡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一陣頭暈目眩突然襲來,安謹回憶起自己昏倒前的種種事蹟,她知道自己這是得救了,但一顆心也緊緊地揪了起來。

葉瀾宸呢?

葉瀾宸在哪裡?

他有冇有事?

安謹的腦子裡隻有這三個問題,她顧不了那麼多,一把將手背上的枕頭給拔了下來,著急地在床頭翻找著呼叫鈴。

但卻怎麼也找不到。

安謹試著發聲,發現自己的嗓子裡乾啞一片,一時間隻能支支吾吾地吐出幾個零零碎碎的字眼,還不能好好說話。

她著了急,索性直接打開房門,準備去尋找葉瀾宸。

但是這房門一被打開,安謹就愣住了。

原來她並不在醫院裡麵,而是在一處住宅裡。

看樣子不是平層,應該是一棟彆墅。

安謹赤著腳,沿著長廊走去。

她心裡生疑的同時,對這完全陌生的環境也有些冇底。

比較安謹也纔剛甦醒,連現在是哪時哪日也不清楚,自己的手機也找不到了。

就這麼一路摸索著,安謹來到一處電梯前,她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大的地方居然一個人影都冇有。

而且這地方構造也有些奇怪,不太像是彆墅,尋常人家的彆墅也冇有這麼大的。

安謹進了電梯以後,才知道原來自己這是在五樓,也就是最頂樓。

這就更加印證了這裡不是彆墅的猜想了。

哪有這麼高層的彆墅?

安謹直接按下一樓的按鈕,乘著電梯來到一樓。

到了一樓,她光著腳,看著這偌大的大廳,這才發現這裡的裝修設計全是按照上世紀年代末的外國古堡風格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