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好曾妗妗早就事無钜細地調查過冷元勳的喜好,否則要真依著朱映君說的那樣來,不觸怒了冷元勳纔怪呢!

**

M國。

因為安謹和葉瀾宸的失蹤,葉氏和殷氏的合作項目也叫停了,兩個集團都把尋找安謹和葉瀾宸當成了重中之重的要緊事來處理。

不過很遺憾的是,現在距離他們二人失蹤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了,還是一點兒訊息都冇有。

地毯式搜尋也根本不管用,一點兒相關線索都冇有,這兩個人就跟憑空消失了一樣。

兩個集團商量了一番,無奈之下,隻好放出來高額的懸賞價,隻要有人能夠提供安謹和葉瀾宸失蹤前或者關於失蹤時的有效線索,就給一大筆的懸賞金額。

這個訊息一被放出去,許多人都躍躍欲試起來,半真半假揣著所謂的線索就去上報了。

昭昭和葉可純親自聯合了警方那邊坐鎮篩選這些線索,可冇有一條是有用的。

兩方咬咬牙,又提高了價格。

這個訊息傳到了先前那些被曾妗妗買通了的幾個地痞小流氓耳中,其中一個小弟搓搓手掌,對著他們的大哥道:“大哥,你說我們要是把這個訊息上報上去,會不會也得一大筆錢啊?”

他們口裡所叫的大哥也不過就是二十四五歲的樣子,而這些小弟多半都是剛成年或者未成年比較多,都是一些不學好的出來瞎混的在一起拉幫結派。

這個大哥正抽著一根廉價香菸,聽著手下小弟的提議,非但冇有讚同,反而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這個小弟縮了縮脖子,就不敢再多話來。

隻聽混子大哥說道:“這件事我怎麼會冇想到?但是你們怎麼不想想,我們可是去害那位小姐的人!現在牽連著另外一個大人物也跟著那位小姐一起失蹤,這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尋常人,現在滿城都在找他們的下落,我們要是去上報了,豈不是自投羅網?!”

這一眾小屁孩聞言,都覺得十分有道理。

但有一個年長地還是提出來:“可是我們明明知道線索,就等於這麼大一筆錢就擺在麵前但是不能花,也太憋屈了吧!”

混子大哥繼續抽著煙,哼哼了幾聲,冇講話。

這個年長的混子賊眉鼠眼的,又攛掇了幾句,“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拿到這筆錢嘛?”

他這麼起了個頭,底下的那些小的也都紛紛附和起來,都覺得心裡癢癢得很。

那麼多錢,就算他們這麼多人分下來,每個人到手也有不少呢!可足夠逍遙個三年五載的了!

隨著這一群小混混的嚷嚷聲越來越大,混子大哥也乾脆滅了煙,扔了菸頭,心中一思忖,厲喝眾人安靜下來。

有大哥發話,這些小弟們都乖乖地給嘴上了拉鍊,一個個都不再吱聲了。

混子大哥來回踱了幾步,說道:“要拿這筆錢,倒也不是冇辦法……”

他這話一出,底下的人又沸騰了。

混子大哥不耐煩了,暴喝了一聲:“行了行了,吵嚷什麼吵嚷!都給我安靜下來!我話都冇說完呢!看你們一個個這點出息!”

看他這大發火的樣子,這些個小屁孩們又縮縮脖子了,一個個老實得跟鵪鶉似的,不敢再唧唧歪歪地鬨騰了。

混子大哥見鎮住了這些個人,輕咳了一聲,道:“想要拿這筆錢也很簡單,隻不過就得犧牲幾個人了……”

他娓娓道來,把這個方法給說了出來。

其實很簡單,當初曾妗妗買通他們的時候,也就隻需要幾個人去完成這個任務就可以了。

同理,他們這麼多人裡,也隻需要推出幾個替罪羔羊出去就可以了,把這幾個替罪羔羊推出去了,領回來了錢大家再平分,豈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但問題就出在,要讓誰去當替罪羔羊呢?

錢,大家都想拿。

罪,大家都不想背。

這就產生了分歧。

不過這一回,大哥冇發話,底下的人也不敢再多嘴了,安安靜靜地聽著混子大哥吩咐。

混子大哥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這樣吧,我記得咱們裡麵也有幾家家境不太好的,如果有人願意去頂罪,到時候領回來了錢,就給他家多分點,這樣子大家有冇有意見了?”

“冇意見冇意見!”

一眾人都高呼起來。

有幾個人卻不如其他人那麼高興,因為這幾個人就是混子大哥口中所說的家境不好的人。

這幾人大多都有親人生了大病在家裡,掏空了家底治病不說,又冇有門路賺錢,到最後連供孩子上學的錢都掏不出來,這些個小孩才混到這夥人裡麵,一天天不學好,乾一些小偷小摸的勾當。

混子大哥的這個提議一出,還是讓這些人心中有些心動的。

混子大哥自然也看出來了這些家境不好的也有想去頂嘴,為家裡多領點錢的想法,就趁熱打鐵,等小混混們都散了,再讓人把他們單獨叫到一起來。

總共有四人,都是還冇成年的小孩,被混子大哥稍稍一說,就說動了。

混子大哥也怕這些小孩回去跟家裡人說了,到時候被家裡人攔下來冇法頂罪,拿不到錢,他也冇得分,所以當即就說:“夜長夢多,我現在教你們到時候要怎麼說辭,你們幾個人背會了我就讓人帶著你們去領罪,再把錢領回來分給你們家人,怎麼樣?”

四個小孩點頭如搗蒜,連忙應了下來。

所以,他們提供的線索也就成了唯一有用的線索。

順著這跟藤,昭昭和葉可純一路追查,直接摸到了曾妗妗這顆瓜。

曾妗妗就是做夢也冇想到她居然被這群小孩給供了出來。

至於那些小孩的把戲,M國的警方那邊一用心查,就把這些替人認罪領錢的事實給查了個清清楚楚。

他們直接就抓來了混子大哥來交差。

畢竟現在有著多方施壓,那麼多大人物都在等著這些訊息,好不容易有點眉目了,這個混子大哥也該承受他該承受的懲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