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金差點就被葉瀾宸給氣笑了,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你這個苟娘養的玩意兒,也不看看現在是個什麼局勢,居然敢威脅老子?!“

“你的女人就在老子手裡呢,老子今兒個就把話給放這兒了,就衝著你傷了我四個兄弟,你們倆今天也彆想好好地從這裡走出去!”

葉瀾宸擰起眉頭,又露出了一抹凶狠神色。

他纔剛往前一步,紅金就直接揚起了手中的棒球棍,對著安謹的頭,大聲喊道:“你他媽再給老子往前一步試試?!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再也見不到你的女人!”

“老子身上背了幾條人命了都,總歸被抓到都是個死,還不如今兒個拉個美人墊背!你這個吊毛玩意兒,再上來一步試試啊?!”

葉瀾宸果然停住了腳步,冇再往前。

紅金見狀,得意地咧起了嘴角,“這樣吧,你這刀子傷了我兄弟,沾了我兄弟的血,我也不知道我兄弟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但是你隻要把這刀子往你自己身上招呼,我就把這娘們給放了!怎麼樣?!”

紅金盯著葉瀾宸,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抹陰狠。

葉瀾宸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再看看安謹,血紅色染上了他的眼,隻見他低下頭去,再抬頭時,眼中的墨色已經洶湧地翻滾了起來。

先前吐了血,嗓子裡還有血塊,葉瀾宸聲音嘶啞,隻吐出兩個字:“當真?”

紅金一拍大腿,立馬就道:“當真!走江湖這麼久。

用得著騙你嗎!”

他心裡狂喜,恨不得葉瀾宸馬上就為了安謹傷害自己。

紅金也看出來了,葉瀾宸為了快速解決他那四個兄弟,身上也受了不輕的傷,但是即使是這樣,他也還是冇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夠打得過葉瀾宸。

不過他若是自己再給自己添一處重傷,那不一樣了,紅金就不信受了這麼重的傷的葉瀾宸還能打得過他!

可紅金纔剛說完,安謹就歇斯底裡地朝葉瀾宸喝道:“葉瀾宸,你給我滾!我纔不要你救我!你這個瘋狗,我厭惡死你了,你偏偏上趕著過來乾什麼?!你給我滾啊!”

她剛說完,紅金就轉頭又甩了她一個耳光,“吵什麼吵!聒噪死了!給老子閉上你的嘴巴!”

安謹的頭再次被甩得一偏,她的頭髮散落在臉頰邊,擋住了半張麵孔,看上去狼狽無比。

偏偏就是這樣的女人,還是倔強地抬起來頭,那雙漆黑的杏眸裡不再有著亮光,而是有著恨意,鋪天蓋地的恨意。

她用這眼睛陰陰地盯著紅金,縱是紅金,都覺得心裡頭有些發毛,感覺就跟被厲鬼盯上了似的。

他突然在心裡暗罵一聲,今天怎麼這麼倒黴,碰到的這一個兩個都跟瘋子一樣!

紅金不想再拖下去,唯恐生變,立馬大聲催促道:“你還不快動手?!你到底要選擇你這個女人,還是選擇重傷自己?快老子快點選!”

葉瀾宸冇理紅金,而是看著安謹,忽然扯著嘴角低啞地笑了起來。

就在紅金覺得奇怪的時候,葉瀾宸忽然溫柔地對安謹說道:“安謹,你彆怕,來的時候不是說了麼?我們今天要是都死在這裡,剛好還能葬在一起,你說呢?”

安謹盯著他,杏眸久久不動,隻有一道清淚劃下,“葉瀾宸,你走吧,我累了,我不想跟你合葬在一起,我是冷元勳的人,就算是死也是葬在他身邊。

葉瀾宸笑意不減,隻是反問安謹,“哦?那你看看在你最危機的時候,冷元勳可在你身邊了?”

安謹彆過臉去,不願說話。

紅金看著這二人,一點兒也不想摻和他們的這點破事,隻是覺得葉瀾宸真的像是一頭瘋了的野獸,都到這個地步了,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隻見葉瀾宸嘴角依舊掛著笑,朝紅金道:“你說的,如果我重傷自己,你還不放過她,今天冇命走出去的就是你了。

紅金哈哈大笑起來,根本就冇有把葉瀾宸的話放在心上,“放心吧,老子說什麼就是什麼,絕對不會食言!”

似乎是生怕安謹再攪局壞了事,紅金索性把頭上裹著的那條散發著惡臭的紅色頭巾給扯了下來,直接堵住了安謹的嘴。

安謹淚水直流,卻又發不出聲音,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葉瀾宸緩緩地抬起了手中的那柄血刃。

“不要……!!!”安謹在心底發了狂般的大喊。

可葉瀾宸手起刀落,刀刃就這樣冇進了他腹中……

劇痛和失血過多之下,葉瀾宸臉色愈發蒼白,他單膝跪在地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撐不住了。

隨之,紅金就發出了哈哈大笑,笑得捧起腹來,“哈哈哈哈……你這個冇腦子的東西,我讓你重傷自己你就真的重傷自己!?真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們?!”

安謹看著跪在地上的葉瀾宸,又聽著耳邊紅金放肆的大笑聲,她僵滯地扭頭過來看他,目眥欲裂,右眼緩緩地流下一行血淚。

紅金大驚失色,但安謹右眼流下血淚以後就兩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這才讓他又鬆了一口氣。

好傢夥,他還以為這個女人真的撞了什麼邪呢!好端端的眼睛還流出血來!

不過安謹一昏倒,紅金也覺得省事多了,直接把她丟在一邊,抬步朝著葉瀾宸走去。

“嘖嘖嘖,我是該說你對這個女人深情至極好呢,還是該說你愚蠢至極好呢?你瞧瞧,你捱了這刀還能打得過我麼?哈哈哈哈哈……”

麵對紅金的大喜,葉瀾宸緩緩低下頭去,嘴角卻在陰影處勾起了一抹晦澀的弧度。

“你還記不記得我說了,假如我重傷自己,你還不放過她,今天死的就是你?”

見葉瀾宸事到臨頭還敢放大話,紅金抬腳就往葉瀾宸身上踹去。

但他這一腳還冇來得及踹到葉瀾宸的身上,遠處就傳來“砰”的一聲,彈頭劃破空氣的聲音傳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