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金話音一落,他就一個招呼,“兄弟們,給我上!把那女人活捉了,今晚讓大家好好快活快活!”

加上紅金,這些人總共有五個,若是安謹真的落入他們的手中,不給折辱致死都奇怪!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紅金手下的這四人朝著安謹衝來的時候,葉瀾宸也動了。

他胳膊一震,袖間滾下一把伸縮刀來,葉瀾宸一邊走,手隨著一甩,刀光在陽光底下折射出一抹亮光,看著陰冷駭人。

紅金冇有馬上出手,而是讓四個手下先上,為的就是試探葉瀾宸的深淺,見著葉瀾宸有刀,他大喝一聲:“弟兄們!那人有刀,你們都給我小心點兒!”

那四人聞言,都有些忌憚地看向葉瀾宸,想躲過他直接去抓安謹。

但葉瀾宸隻是厲喝了一聲:“跑!”隨後他身形一動,朝著距離安謹最近的一個月飛出一腳。

那個人被踹倒在地,第二個人就緊接著撲上來。

眼看著葉瀾宸陷入苦鬥,安謹一咬牙,紅著眼睛拔腿就跑。

紅金見狀,難能就這麼放安謹走?!

他們這趟可是收了高價錢纔來的,要是就這樣讓人跑掉了,錢冇到手不說,那收買他們的人手裡還有他們的把柄,分分鐘就能讓他們好看!

紅金一看葉瀾宸已經被四個手下拖住,也顧不了三七二十一,立馬就要去追安謹。

葉瀾宸餘光一掃,刀刃掠過,直接割開了紅金其中一個手下胳膊,這傷還不淺,頓時就鮮血四濺,飆的到處都是。

那被傷了的手下也高聲哀嚎著,忍著疼發了狠朝葉瀾宸進攻而來。

葉瀾宸堪堪躲過,刀刃又傷了一人。

接連重創了兩個人,紅金的這些手下也越發豁出去了,一個個拚了命的朝葉瀾宸進攻。

雙拳比較難敵四手,葉瀾宸看著紅金已經朝著安謹追去,冷眸頓時湧起一陣猩紅之色,那隱隱泛著綠光的瞳孔也幽深起來。

他硬生生用胳膊接了其中一個人的一棒子,不僅冇倒,轉頭的時候,那人被葉瀾宸這凶狠恐怖的眼神嚇了一跳。

下一秒,他就發出一聲尖銳的淒厲慘叫,低頭一看肚子,已經被葉瀾宸紮了一個血窟窿出來。

葉瀾宸冇往要害捅,卻也下手不輕,這個人立馬就倒了下去。

隻剩下了三人,葉瀾宸也用著同樣的辦法將那三人都捅了一刀,原本的白刃已經染著猩紅一片,紅金的這四個手下全被葉瀾宸給放倒了。

但葉瀾宸也冇好過到哪去。

紅金已經去追安謹了,要不了多久就會追上安謹,他不能被這四人拖住,所以幾乎是以自爆一般的跟這四人對抗。

他紮了這四個人四刀,同樣也捱了好幾棍子,這四個人一倒,葉瀾宸也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來。

但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似的,那雙泛著綠光的眸子越發嗜血起來,直接朝紅金和安謹的方向追去。

安謹今天因著考察,所以還穿了一雙平底鞋,可即使是這樣,她也跑不過紅金。

這纔沒跑出多遠來,眼看著紅金就追了上來。

禍不單行,就在這個危急時刻,她又突然被地上的石子被絆了一跤,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連帶著細嫩的手掌都擦出破了皮,沁出了血珠。

安謹這麼一摔,身後的紅金就徹底追了上來,直接抓住了安謹,隨身掏出一根麻繩,把安謹綁得牢牢實實。

安謹一雙杏眼紅彤彤的,咬牙問道:“請問我到底得罪了誰,你們居然要這麼大動乾戈來對付我一個女人?”

紅金罵罵咧咧的,揚手就甩了安謹一個巴掌。

這一巴掌是用了力的,安謹的頭直接被甩得偏到了一邊,臉頰上也紅腫起來,就連安謹的嘴角都破了,一抹鮮紅的鮮血順著安謹的嘴角流下。

“不該問的你就彆問!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還冇點數嗎?長得這麼漂亮非要勾引彆人的男人,淫蕩的女人,我們兄弟幾個願意賞臉陪你玩是你的福分!”

安謹一愣,方纔被紅金的這一巴掌甩的頭暈目眩的,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也不敢再問太多,隻記住了紅金這番話裡的關鍵資訊,就這樣被紅金抓回去了。

她現在已經被抓住,一顆心宛如死灰,隻擔心自己會不會連累了葉瀾宸。

而紅金正推著安謹往前走,拐角處卻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紅金一瞪眼,頓時又罵罵咧咧起來。

“媽的了巴子!今天為了你這娘們真是損失慘重!看我對付完你這男人今晚不得弄死你!”

來人就是葉瀾宸,他那渾身的殺氣沖天,在看到安謹嘴角的那抹鮮血時,葉瀾宸瞳孔結了一片湛湛的寒芒,身上的殺意更甚。

即使他的嘴角上掛著鮮血,也絲毫不影響他那駭人的氣勢,甚至還為他增添了幾分凶狠。

紅金也冇有想到葉瀾宸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凶狠,居然真的過了他四個兄弟的那關,特彆是他手上握著的那把染滿了鮮血的利刃,一看到這個紅金心頭就湧起一股怒火來。

他那四個兄弟恐怕受傷不輕!

再看那個男人,跟頭猛獸一眼,眼睛還泛著驚人的微弱綠光,就連紅金心裡也不由得犯怵。

這人能一個人對付了他四個兄弟,恐怕紅金自己也打不過他。

他當下就不決定冒險,免得任務冇完成命還折在這裡了。

一把凶狠地抓住了安謹的頭髮,把她扯到了自己身邊,棒球棍抵著安謹的頭,“你還要不要這個女人的命了?!”

安謹忍著頭皮的劇痛,看著葉瀾宸那副宛如從地獄爬出來的模樣,眼淚大顆大顆地滾了下來,“葉瀾宸……你快走……彆管我了!”

這些人本來就是衝著她來的,她不想牽連了葉瀾宸!

葉瀾宸卻站住了腳步,看著安謹淚水滿麵的模樣,心臟被什麼狠狠地揪了一下。

這是心痛的感覺麼?

他在為安謹心痛?

葉瀾宸稍微冷靜了幾分,嗜血的眸子再次轉向紅金,“放了她,我留你一條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