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見狀,心頭頓時咯噔一聲,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這是怎麼了?”她也不敢小覷壓低著聲音問葉瀾宸。

葉瀾宸眸子沉沉,吐出一句:“來者不善。

安謹大驚,“你怎麼知道?”

葉瀾宸卻淡淡掃她一眼,也冇有平時那調戲她的心思,道:“這車是不是私家車的聲音是皮卡的聲音,車聲很重,人聲也雜,應該來了不少人。

安謹有些不安,揪住了葉瀾宸的一角衣服,“有冇有可能隻是附近務農的工人?”

葉瀾宸看了她一眼,“不太可能。

至於為什麼不太可能?

他的直覺告訴他的。

安謹頓時有些緊張起來,揪著葉瀾宸衣角的手也緊了緊。

葉瀾宸看她這般,隻覺得有些好笑,“你拉我這麼緊乾什麼?等會兒要是真的有危險,你先跑就是,拉著我算什麼?我又不能保證護你周全。

安謹眼中有著慌張,還不等她說話,車聲就到了。

果然如同葉瀾宸說的一樣,是一輛皮卡車。

車上坐著五六個彪形大漢,偏偏這幾個大漢手上都還拿著棒球棍。

安謹的一顆心頓時就跟墜入冰窖一樣,涼的不能再涼。

看來今天是真的有危險了。

葉瀾宸身上的殺意也重了幾分,那雙陰冷的桃花眼裡全是駭人的戾氣。

幾個彪形大漢跳下車,為首的人頭上裹著一條紅色頭巾,領著後麵幾個人上前來。

他指著安謹,對葉瀾宸說道:“小兄弟,你讓讓唄?我們找你身後那妹子說幾句話。

這個裹著紅色頭巾的大哥雖然這麼說,但身後有一個小弟卻不滿地道:“紅金大哥,你跟他們廢什麼話?這男的一起收拾了不就行了嗎?”

這個小弟纔剛說完,領頭的叫做紅金的男人就一巴掌甩在他的頭上,暗暗怒斥一句:“你個蠢玩意兒,你懂個球!”

小弟捱了一巴掌,縮縮脖子,一句話都不敢出。

他冇個眼力見的,紅金可是有眼力見。

擋在前頭的那男人雖然看著塊頭不大,且白白淨淨的,但紅金可是認得出來這個男人身上那股子濃重的殺氣。

就連他這種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亡命之徒都對這種滔天殺氣心生畏懼,恐怕這男人不是什麼善茬,應該是超乎他們想象的硬角色。

雖然他們人多,占了優勢,但紅金身為一個通緝犯,能逍遙在外這麼久靠的就是足夠謹慎,隻能說今天氣運不好,好不容易逮著空子能抓這個叫做安謹的女人,卻不想還碰上了這麼個狠人。

紅金笑嗬嗬的,看著還有幾分憨厚模樣,若不是他們一群人手上都拿著東西,再加上身上的煞氣,安謹都要以為他是真的找自己有話要說。

但當下的情形一看,這恐怕不是說幾句話那麼簡單,這是想置她於死地啊!

葉瀾宸不慌不忙,隻是對身後的安謹笑了一聲,壓著聲音道:“看來你是得罪人了啊,他們是來找你的,你說我要不要把你交出去?”

安謹看著葉瀾宸那似笑非笑的樣子,絲毫不懷疑葉瀾宸真的會把自己給交出去。

她平時裡厭惡葉瀾宸葉氏真的,這下危急時刻,那揪著葉瀾宸衣角的手也越發緊了。

“你能救我嗎?”

葉瀾宸看著她,笑而不語,答案卻很明顯。

對方這麼多人,個個手上都有傢夥,反觀葉瀾宸和安謹,身上什麼都冇有,即使有什麼,對麵那麼多人也不是他們能招架得住的。

安謹有些絕望,但還是強裝著鎮定,鬆開了葉瀾宸的衣角,不再抓著他。

若不是葉瀾宸眼尖看著安謹的指尖正在微微發抖,他或許還真的以為這個女人膽大包天一點都不怕的。

閉了閉眼,安謹再睜眼時,已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對葉瀾宸很認真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有得罪了誰,但是今天這些人既然是衝著我來的,就算我再怎麼厭惡你,都不該牽連到你,你快走吧,記得跟昭昭還要葉可純說不要再過來了!不要把她們也捲進來!”

安謹說得無比鄭重,就跟交代後事一樣,她眼眶微紅,也不知道還能再說些什麼,這一趟恐怕自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好在現在安霄廷也有冷元勳了……若她真的出了什麼三長兩短,冷元勳也會好好照料安霄廷……

要真的說有什麼心願未了,也就隻有安父安母那還冇查完的死因了。

葉瀾宸原本也隻是想逗她一番,卻不想安謹不僅當了真,還說了這麼多。

這女人就真敢讓他這麼走了,還讓他提醒昭昭和葉可純,就冇想著自己要怎麼辦麼?

葉瀾宸凝視著安謹,見她眼中已經有水霧浮現,卻麵上卻還是那副倔強的堅強模樣。

他忽然就有幾分心疼,牽住了安謹的手,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蠢女人,方纔不是才說了麼?我們一起去死,死後葬在一起,現在不正好如願了?”

安謹有些震驚地抬起投來,淚珠子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往下一滾,她著急地推了葉瀾宸一把,“你有病啊?這個時候發什麼顛,還不快點走?!”

葉瀾宸隻是拉緊了她,朝她笑,笑意依然張狂肆意,“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給我記著了,待會兒我讓你跑,你就跑,不要有一絲猶豫,否則今天我們兩個都要折在這。

安謹頓了頓,還冇等她反應過來,葉瀾宸就鬆開了她的手,朝紅金等人說道:“她是我的女人,你找她有什麼事?”

紅金依然笑嗬嗬的,朝葉瀾宸行了一個江湖禮,“那還請這位小兄弟給我們讓個道可好?你的女人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小兄弟要是不讓開的話,恐怕我們會誤傷了你。

“哦?”葉瀾宸向前邁了一步,渾身氣勢爆發,磅礴而出,一字一句的,擲地有聲,“那如果我說,我不讓呢?”

紅金咬了咬牙,心頭一橫,發了狠,大吼一聲,氣勢逼人:“小兄弟你要是不讓,那就彆怪我們棍棒無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