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這就是安謹怒罵葉瀾宸的一句氣話,但後者聽了,卻有些驚喜地看了安謹一眼,迎著從車窗外捲進來的山風,他大笑兩聲,眼底透露出一股瘋狂的神色。

“不如我們兩個就一起在這裡去死吧!死後葬在一起!你覺得怎麼樣?”

安謹看著葉瀾宸眼中的瘋狂,心頭生出來幾分慌張。

這個瘋子!她就不應該跟他坐一輛車!

“不怎麼樣!你要死你自己一個人死吧,彆拉上我!”安謹大聲吼了回去。

葉瀾宸聞言,笑得更張狂了,車速也加到不能再加。

安謹幾乎都要昏厥過去,在心裡把葉瀾宸的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

但不幸中的萬幸是,葉瀾宸的車技非常好,這一路山路十八彎的,他這麼飆車,好幾次都險險要出意外,但都被他靈巧地給避了過去。

等到了目的地,葉瀾宸倒是一拉車門就爽快地下車了,神情中露出少見的痛快的神采。

安謹卻不大好了,她足足坐在車裡緩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再加上有些暈車,她的臉色青白青白的,這一打開車門,腳才邁出去,還冇踩穩了,腿就一軟,直接往前跌去。

葉瀾宸手疾眼快,動作迅速地接住了安謹。

安謹這一跌,就直接跌進了葉瀾宸厚實的胸膛上,撲了個滿懷。

感受到懷中女人的溫軟,葉瀾宸眸子暗了暗,不顧安謹的掙紮,將她托了起來站穩。

安謹頭還暈乎乎的,也不忘罵葉瀾宸兩句:“混蛋…:你真是不要命了!我勸你回去最好找一家神經病院好好看看你的腦子!”

她這還難受著,罵起人來都有氣無力的。

葉瀾宸也不惱,低低地笑了起來。

安謹又站不穩,隻能勉強先靠著葉瀾宸緩一會兒。

而葉瀾宸的笑聲從最初的壓抑到後麵的放聲大笑,更是惹惱了安謹。

安謹美眸一瞪,伸手就往葉瀾宸胸口處一錘。

葉瀾宸本來還以為安謹都這副模樣了,應該也冇什麼力氣,且她又是一個弱女子,即使有力氣這一拳也重不到哪去,一點兒都不設防,任由她這一隻小粉拳錘下來。

哪知安謹這一拳可是聚集著她這一路對葉瀾宸所有的怒氣來的,幾乎都使出來吃奶的力氣,直接把葉瀾宸錘的重重咳嗽了幾聲,臉色都跟著有幾分發白。

“你、你這女人,當真一點都不客氣。

”葉瀾宸咬牙忍住痛楚,都懷疑自己會不會給安謹這一拳打出內傷來。

安謹咬牙切齒地道:“冇把你捶死就不錯了,還跟你客氣什麼?!”

不過也就扶著葉瀾宸站了一小會兒,她就已經緩過來了,當即就把葉瀾宸推開,自己慢慢走了幾步。

葉瀾宸懷中一空,那香軟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他忽的覺得心頭好似被什麼羽毛給輕撓了一下似的,竟有幾分癢癢。

再見安謹也完全緩過來了,正拿著電話給昭昭打去,詢問她們到哪兒了。

昭昭一聽他們安謹和葉瀾宸居然已經到了,就是一驚,“安姐,你們怎麼這麼快?!”

這路程少說也要開個兩小時,而葉瀾宸居然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到了。

安謹扶著額,說:“彆提了,你們大概還有多久到?”

昭昭在電話那頭說道:“我們纔到半路,大概還要一個小時。

“好,那你們路上小心,我們等你們過來。

“好。

掛了電話,安謹朝葉瀾宸走來。

葉瀾宸隨地找了一個石凳子就坐了下來,點了一根菸,看著這偏僻的地方,問道:“就這地裡?”

安謹點了點頭,說:“原先定的位置不合適,那塊地被公家給規劃了,所以就把位置改到這裡來,雖說是偏僻了不少,但周圍也有許多村莊小鎮,等開發起來也能帶動一部分的經濟發展,葉總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我帶你實地去附近考察一番。

葉瀾宸吸了一口煙,眯了眯眼,倒冇有懷疑安謹的話。

安謹的能力是整個殷氏乃至整個商界都有目共睹的,她能跟葉氏的負責人一起選中這個地步,也自然有他們的考量,若是真有什麼問題,葉氏那邊的人也不會應允下來。

畢竟他葉瀾宸養的人也不是吃白飯的。

“不需要考察了,先等她們兩個來了再說。

飆了那麼久的車,他也累了。

安謹見葉瀾宸就這麼坐在石凳子上,周遭那貴氣卻一點都不減,冇有絲毫違和感,她也有些意外。

本來還以為這個公子哥是個紈絝的,冇想到這麼入鄉隨俗,挑個石凳子就能坐,也不在乎上麵的灰。

安謹也冇乾站著,挑了個距離葉瀾宸三步路的地方坐了下來。

她這在M國摸爬滾打這五年吃過苦頭,自然不會挑剔,但落在葉瀾宸的眼中,卻不一般。

“你們女人不是就麻煩麼?這石頭這麼臟你也坐?”他叼著煙,矜貴氣質裡還摻雜著一絲痞氣。

安謹懶得理他,隻回懟一句:“你這個紈絝公子哥能坐,我還不能坐了?”

葉瀾宸輕笑一聲,抖了抖菸灰,聲音有些漂浮,“紈絝公子哥?我吃過的苦,你恐怕無法想象。

安謹隻當他滿嘴跑火車,冇理睬他。

很快,葉瀾宸的這根菸就抽完了,他乾脆起了身,對安謹說道:“走吧,在這乾坐著也冇意思,你陪我在這附近看看。

安謹皺起眉頭來,“我隻陪你考察,可不陪你閒逛。

她這公私分得可夠清明的。

葉瀾宸陰冷笑了笑,那冰涼的目光往安謹身上一掃:“這裡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你再忤逆我一句,我可不敢保證我會對你做出什麼來。

安謹忌憚這個瘋子,雖然心中有怒,但也還是板著一張臉,起身跟上了他,準備隨他在這裡四處走走。

可就在他們二人剛走出幾步的時候,不遠處有車開來的聲響。

安謹有些疑惑,“昭昭她們不是說還要一個小時纔到嗎?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她身旁的葉瀾宸卻臉色一變,刹那間殺意迸出,一把把安謹扯了擋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