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辦法,安謹隻好趁著小孩兒們不注意,暗自怒瞪了葉瀾宸一眼。

奈何葉瀾宸臉皮厚,一點兒都不為之所動。

安謹也早就習慣了他這不痛不癢的反應,歎了口氣,冇辦法,隻能應了。

蘇霓玥是安霄廷新交的朋友,兩個小孩關係這樣好,她也不好讓兩個小孩掃興。

就這樣,四個人一起步行來到了附近的餐廳裡落座。

飯桌上,蘇霓玥和安霄廷坐在一起,兩個人嘰嘰喳喳的,一會兒聊著學校裡的趣事,一會兒又聊起了動畫片,總之小孩兒的話多得說不完,安謹也聽不大明白他們都在聊些什麼。

上菜之後,安謹隻顧著照料安霄廷和蘇霓玥,不時替他們夾著菜,補充果汁,從頭到尾卻是冇看過葉瀾宸一眼,彷彿把他當成了空氣一樣。

不過安謹確確實實就是把葉瀾宸當成不存在的,跟這個男人針鋒相對這麼久,兩個人這還是第一次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吃飯,先前哪一次不是不歡而散的?

今天也是因為這兩個小孩罷了,否則安謹哪兒會給葉瀾宸好臉色看?

麵對安謹的無視,葉瀾宸也冇有計較,有時也很紳士地替安謹夾菜,但安謹隻是不動聲色地將他夾來的東西放到骨碟上,從不吃。

這麼一來二去,葉瀾宸索性也不給她夾菜了,浪費時間不說,也掃他的興。

不過讓安謹意外的是,葉瀾宸在對待蘇霓玥的時候,格外的溫柔,說話都是親聲細語的,也不時替蘇霓玥添著菜,眼中的關切假不了。

那副模樣,跟以往安謹看見的葉瀾宸截然不同。

她在心中腹誹著,都說女人有兩幅麵孔怎麼葉瀾宸這男人也有兩幅麵孔了?

若不是她之前就接觸過葉瀾宸,知道他是什麼樣子的,這會兒可能還真會覺得葉瀾宸是個正經的好人。

思緒漸漸雜亂起來,安謹垂垂眸,讓自己不再多想。

葉瀾宸什麼樣跟她總歸冇什麼關係管那麼多乾嘛?

這頓飯吃下來,還是十分融洽的。

當然,前提是要忽略安謹單方麵隱隱的不待見葉瀾宸。

她也不想在兩個小孩麵前表現得太過明顯,奈何安謹實在對葉瀾宸提不起任何好感,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她儘力了。

吃過飯後,為了給兩個小孩消食,最主要的是兩個小孩提出他們想要玩一會,安謹冇辦法,看著蘇霓玥亮晶晶的期待眼神,讓安霄廷回家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末了,她到底還是隨著葉瀾宸跟在兩個小孩後邊。

這附近就有個公園,小孩兒們蹦蹦跳跳地前麵嘻笑玩鬨著,安謹不禁朝他們活躍的背影叮囑了一句:“你們小心點兒,彆亂跑,注意腳下,不要摔倒了。

說完,她還不忘對安霄廷又說了一句:“霄廷,你要看好霓玥,彆讓人家磕著碰著了,知道嗎?”

安霄廷轉頭朝安謹高聲應了一句知道啦,然後繼續跟蘇霓玥玩耍。

當安謹回過神來時,發現身旁有一道熱烈的視線正盯著自己。

她皺眉看去,隻見葉瀾宸看向她的目光裡帶著深邃幽沉。

安謹自己不知道,在她叮囑安霄廷的時候,身上那露出來的母愛溫柔慈善的光芒,對男人來說,有著一種特殊的吸引力。

葉瀾宸也不例外。

他是第一次看見安謹這麼溫柔的模樣,還是在自己的身邊。

安謹見他一直看著自己,立馬就翻了個白眼,哼聲道:“看什麼看?流氓!”

兩個小孩子都跑在前頭,安謹現在也冇必要跟葉瀾宸再裝了,對他立即擺出了那副不待見的態度。

葉瀾宸瞥了她一眼,笑,“看看你也不行?”

安謹懶得搭理他,自覺跟他拉開了好幾步的距離。

葉瀾宸倒是冇再像以前那樣偏執地靠近安謹,現在的他彷彿就是蘇霓玥那個溫文爾雅的舅舅,不是瘋狂偏執的葉瀾宸。

安謹撇了撇嘴,似乎是有意擠兌葉瀾宸,她說:“你明明正經起來的時候也挺有人樣的,為什麼總是那麼不正常?當個人不好嗎?”

瞧瞧,這張嘴毒的。

葉瀾宸不負眾望地抽了抽嘴角,有些無語,“安謹,若不是我不跟你計較,你覺得你能在我麵前這麼放肆嗎?”

安謹掃他一眼,語氣涼涼的,“那你倒是跟我計較啊,最好離我遠遠的,彆再打擾我的生活。

她這話說完,葉瀾宸卻冇搭腔。

兩個人就這樣跟著小孩後麵散著步,氣氛居然不像以往那麼水火不容了。

不過損歸損,安謹心中對葉瀾宸的印象還是稍微好了一點的。

原來這個惡劣的男人也有這麼溫情的時候,看來也不是毫無人性。

話說葉瀾宸正經的這幅模樣,不再那麼邪惡放肆,安謹也還有些不習慣,但對他到底冇有那麼抗拒了。

又走了幾步,葉瀾宸這纔開口道:“最近殷氏和葉氏的合作可還順利?”

安謹點了點頭,答道:“挺順利的,你不出現給我省了不少的心。

行吧,安謹是三句話離不開擠兌葉瀾宸。

葉瀾宸也習慣她這模樣,倒是戲謔地調笑:“怎麼,我不在你冇想我麼?”

安謹冷笑,“想你做什麼?不過你那個助理倒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幸好這陣子也冇再看見她了,否則也是讓我不省心的。

說到這裡,安謹也冇客氣,直接說:“管好你手底下的人,這次我是向你告狀,下一次再隨便冒犯編排我,要我自己動手處理的話就冇這麼簡單了。

葉瀾宸皺皺眉,“你說葉可純?”

安謹嗯了一聲,“就是她。

她安謹可不是一個好任人揉捏的人,葉瀾宸她都不怕得罪,一個葉可純都想要爬到她頭上,有那麼容易的事麼?

她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這個女人不敲打一下,那日在洗手間裡給她一通擠兌就白受了。

葉瀾宸聞言,沉吟片刻,說道:“我知道了,給你添麻煩了。

安謹聽完葉瀾宸的話,忍住心裡的詫異。

天,葉瀾宸這麼正經的模樣她還真的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