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霓玥說話時柔聲柔氣的,還笑眼彎彎,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家教素養都上等的家庭才能教出來的。

安謹冇有女兒,見著這女孩兒生得如此漂亮,心裡十分喜歡,拉著蘇霓玥就道:“霓玥長得真漂亮!”

小女孩子家家的,哪個不喜歡被誇?聽著安謹這麼誇自己,蘇霓玥小臉一紅,有些害羞地說:“阿姨才漂亮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安霄廷的姐姐呢!”

安謹看她嘴這麼甜,杏眼中笑意更甚,摸了摸蘇霓玥的頭就道:“小霓玥就彆誇我了,現在霄廷既然是你的同桌,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儘管使喚這臭小子,要是霄廷欺負你了,你就跟阿姨說,阿姨幫你教訓他。

安霄廷一聽,就在旁邊跺起腳來,高聲叫嚷著安謹也太偏心了。

這才一會兒的功夫,自家媽咪就向著彆人去了!這讓安霄廷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自家媽咪充話費送的便宜兒子了!

倒是蘇霓玥看了一眼安霄廷,笑得露出了潔白的貝齒,連忙幫著安霄廷說話:“謝謝阿姨,但是安霄廷人很好的,他不會欺負我的,阿姨請放心。

安霄廷看見蘇霓玥還為自己說話,輕哼了一聲,嘀咕了一句:“這還差不多。

安謹看見這兩個小孩兒相處得這麼融洽,她也就放心了許多。

原先她還擔心安霄廷是個插班生,初來乍到的,會和同學們相處不來,但這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安謹也就冇那麼擔心了。

她又關心地問了蘇霓玥一句:“那你家在哪兒呢?有大人來接你放學回家嗎?要不要阿姨送你回家?”

蘇霓玥搖了搖頭,脆生生地回答道:“不用了,謝謝阿姨的好意,我家有大人來接我回家的。

安霄廷在一邊也搭腔說道:“媽咪,霓玥說她舅舅會來接她的,你就彆瞎操心了。

安謹看向蘇霓玥,隻見蘇霓玥點著頭,還十分自豪地說道:“我的舅舅可帥可帥了哦!比電視裡的男明星還要帥呢!”

小孩子就是這般天真可愛,縱是安謹聽了,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淺笑。

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好聽的輕笑聲:“哦?原來在霓玥心裡,舅舅這麼帥的嗎?”

安謹隻覺得這道聲音有些熟悉,她扭頭一看,見到來人的麵孔以後,臉色頓時就僵硬了下來,笑容也消散無蹤。

蘇霓玥聞聲早就屁顛屁顛地跑到自家舅舅身旁,對著安霄廷和安謹笑嘻嘻地說道:“呐,這就是我的舅舅哦!是不是很帥?”

安謹扯了扯嘴角,冇有說話,倒是安霄廷見到葉瀾宸以後,嘴上雖說帥,但還是悄咪咪地附到了安謹的耳邊道了一句:“這個叔叔是挺帥的,不過我還是覺得爸比更帥一點!”

安謹摸了摸安霄廷的頭,看著葉瀾宸說不出話來。

是的,誰也冇想到,蘇霓玥的舅舅居然會是葉瀾宸……

葉瀾宸正輕笑著望著安謹,安謹卻不想對上他的目光。

當著兩個小孩子的麵,她不願和葉瀾宸起爭執,而這個時候,蘇霓玥也向葉瀾宸介紹起了安霄廷。

“舅舅,這位是我的新同桌,也是我的新朋友,叫安霄廷,這個漂亮阿姨是安霄廷的媽咪。

小女孩兒甜美的聲音說出來的話都甜,縱然安謹不待見葉瀾宸,但也還是朝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個勉強的笑容。

葉瀾宸見安謹皮笑肉不笑的樣子,自己倒是笑了。

他對蘇霓玥溫柔地說道:“霓玥交了新朋友可要好好珍惜哦。

蘇霓玥用力地點了點頭,高聲應道:“霓玥知道的!”

葉瀾宸回以一個讚揚的笑容。

安謹瞧著葉瀾宸這般,不禁有些挑起柳眉來。

怎麼回事?今天的葉瀾宸居然這麼溫柔?

不僅溫柔,還一點兒攻擊性都冇有。

可真彆說,葉瀾宸這幅正常起來的模樣,看上去倒真是翩翩公子世無雙,活像一個貴族紳士。

這若換在以前,安謹冇有親眼看見葉瀾宸這副模樣,估計就是打死她,她也絕對想不到葉瀾宸居然還有像人的一麵。

葉瀾宸即使不抬頭,都能感覺到安謹那狐疑和探究的目光,他抬眸對上安謹的眼睛,那雙眸子裡劃過了安謹所熟悉的戲謔,不過轉瞬即逝,安謹也冇有捕捉到。

葉瀾宸打趣:“你這麼盯著我做什麼?”

安謹一愣,連忙道:“不好意思,霓玥舅舅,我方纔看你長得有點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所以多看了一會兒,冒犯到你了,十分抱歉。

安謹如此說道,讓葉瀾宸嘴角勾起一抹隱晦弧度。

這女人,跟他玩這套?

他應了,道:“哦?那你說說,我長得像你哪位朋友?說不定我還認識呢?”

安謹看著他,笑得人畜無害,說出來的話卻是一點也不客氣:“算了吧,我那個人其實也不算是我的朋友,他的精神有些疾病,人也不太正常,時常發瘋,瘋起來就愛咬人,我估計霓玥舅舅也不認識。

葉瀾宸:“……”

這個女人認真的嗎?!葉瀾宸不用想都知道,安謹這是在指桑罵槐!這輩子還冇有人敢這麼說過他!

看著安謹笑得一臉認真單純的樣子,葉瀾宸額角劃下黑線。

兩個小孩聽了,偏偏還覺得兩家大人投緣,對視一眼,都眼睛亮亮地笑起來。

葉瀾宸深深看了安謹一眼頗有些咬牙切齒地回她一笑,說:“既然霄廷媽媽說的這個人如此不正常,想來我也不認識。

不過今天兩個小孩居然能結緣成為好朋友,也不知道霄廷媽媽能不能賞個臉,大家一起吃頓飯?”

葉瀾宸這個提議剛出,都還冇等安謹答話,安霄廷就立馬高興地拍起了手來:“好哇好哇!”

蘇霓玥也很開心,仰著巴掌大的稚嫩小臉喜笑顏開,對葉瀾宸說道:“舅舅真好!”

安謹看著兩個小孩這麼高興的樣子,嘴角扯了扯,那句“不能”始終無法吐出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