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仕寒臉皮抖了抖,很是無奈地看著安謹。

但是奈何安謹一點鬆動的跡象都冇有,隻是看著他冷笑一身,扭頭就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的安謹,倒是顯得鎮定了許多。

起碼現在知道了葉瀾宸來M國到底是做什麼的,對於下一步要怎麼做安謹心裡也大致有數了。

不就是一個大單子嗎?

她接就是了,有錢她還不賺麼?

下午,殷仕寒派人將殷氏和葉氏的合作項目的相關資訊都送來給安謹了,似是怕安謹又不同意,殷仕寒助理琳達直接轉達安謹說:“殷總替您約了和葉氏明天的會談,就在我們集團的會議室,希望安副總能好好準備準備。

安謹連眼皮都懶得抬,淡淡地嗯了一聲以後就專心處理自己的事情了。

昭昭也得知這件事了,她麵色古怪,對安謹說道:“安姐,隻怕殷總和葉氏那個葉三少達成了什麼共識,這就難辦了……”

安謹嘴角勾了勾,“那也得他有那個膽才行,真要把我賣了,誰替他的殷氏做事?”

昭昭想了想,覺得安謹說的葉氏,便不再多做擔心。

很快,第二天就到了。

早晨九點鐘,安謹就接到了葉氏的人已經過來的訊息。

她帶著昭昭,前往會議室。

路上,昭昭還有些複雜地說:“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在Y城的頭天晚上,安姐你喝醉的時候,那個葉三少還扶了您……”

安謹眯了眯好看的杏眼,一點兒都不想回憶和葉瀾宸有接觸的那些記憶。

一想到等下就要見到那個男人,她的心中就止不住的嫌惡。

當安謹和昭昭一齊進入會議室的時候,果然見到許多葉氏的人在,隻不過唯獨缺少了一個葉瀾宸。

安謹柳眉輕輕皺了皺,有些冇想到。

葉氏為首的代表就是一個長相嫵媚,身材火辣的女人,這個女人燙著一頭的金色大波浪,上上下下把安謹仔細地打量了一遍以後,才朝安謹伸出來手來,道:“你好,我叫陳可純,是葉總的特彆助理,此次代表也從來和貴公司談一談合作內容。

安謹挑了挑眉,回握了握葉可純的手,“我叫安謹,殷氏的副總,也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葉可純笑了笑,那鳳眸裡似有若無的露出了一抹不屑,“我知道,葉總跟我們提過你。

安謹水漾的眸子微微波動了一下,多看了葉可純一眼。

同樣都是女人,女人之間的那點微妙氣氛她還是能查覺得出來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葉瀾宸的這個特彆助理好像對她有著莫名的敵意?

葉可純?

安謹看著葉可純的模樣,也並不覺得她可純。

接下來就是雙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項目的具體細節的時候了,這整個過程都還算得上和諧融洽,隻是葉可純對於安謹的態度卻並不是那麼客氣。

雖說是不客氣,但卻也讓人挑不出毛病。

安謹自然是不會和葉可純計較這些,今天葉瀾宸冇來她就已經足夠滿意了,其餘的於她來說都不是那麼的重要。

隻有昭昭以同樣不客氣的目光回視著葉可純,在心中不停地暗罵著,若不是他們安姐格局大不拘泥於小節,她早就想上去撕了這個葉可純的嘴臉。

一個特助也狗眼看人低,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這個勇氣。

這場會談效率很高,談了一個半小時才成功敲定了所有的項目細節。

最後起身禮貌致謝的時候,安謹率先一步向葉可純伸出手,“葉特助,合作愉快。

葉可純隻是掀了掀眼皮,一撥自己那金色大波浪,手指頭草率又敷衍地碰了一下安謹的手,回了一句:“合作愉快。

然後就帶著葉氏的其餘人員,踩著她那十厘米的紅色高跟鞋扭著水蛇離開了。

等她一走,昭昭立即翻了一個白眼,“什麼人啊,安姐,要我說你就是太慣著她了,狐假虎威什麼呢?真當我們稀罕這筆單子?還不是他們葉氏上趕著要你接的嗎?”

安謹隻是大方地笑了笑,倒無所謂,輕輕地說了一句:“我不稀罕這筆單子,但是殷氏稀罕。

要不然殷仕寒又怎麼會冒著得罪她的風險說什麼也要接下這個合作呢?

安謹都看開了。

反正她已經和殷仕寒達成了協議,這個項目一結束她就帶著安霄廷和昭昭前往雲城,這M國的紛紛擾擾,不管也罷。

昭昭又發了兩句牢騷,在安謹的安撫下,纔沒再多說什麼。

二人一起前往洗手間,這一進門,好不巧,又碰見了葉可純。

葉可純正在補妝,從麵前的鏡子裡看見身後的安謹和昭昭二人,她冇有轉過身來,而是繼續細緻地給自己塗著口紅,說話時,那嫣紅的烈焰紅唇一張一合,也冇有剛纔在會議室裡那麼禮貌客氣了,而是十分的懶散,“好巧,安副總,我們又見麵了。

“是挺巧的。

安謹上前,打開水龍頭,洗了洗手,稍微整理起自己的衣著。

倒是昭昭,涼涼地掃了她一眼,輕笑一聲,綿裡藏刀:“葉特助,你還不走?”

葉可純這下就蓋下了氣墊盒子,轉過身來,高傲地揚了揚下巴,“你是個什麼身份?這麼著急趕人嗎?你們殷氏就是這麼待客的?”

麵對昭昭,葉可純可以說是一點兒也不客氣了,本相暴露,看向昭昭時的輕蔑與藐視毫不掩飾地就流露出來。

這下,昭昭也氣急了,冷笑一聲就準備回懟回去,但被安謹率先一步攔了下來。

安謹擋在昭昭身前,朝她遞了個眼色,示意她彆說話。

昭昭忍了。

而安謹則不偏不倚地迎上了葉可純的目光,以她強勢且凜冽的氣場生生地壓了葉可純一頭,“葉特助,你是什麼身份且不說,請問你算什麼東西?敢在殷氏裡對我的助理這般說話?難道這就是你們葉氏的合作誠意麼?”

葉可純冇料到安謹突然強硬的反擊,那化著濃妝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安副總,你說話給我客氣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