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仕寒這麼著急讓她回來,一定有原因,等這些事情解決完了,有什麼帳,再慢慢算。

遇到問題了抱怨也冇有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決問題。

這就是安謹,冷靜果斷,雷風厲行的安謹。

這也正是殷仕寒最欣賞安謹的地方。

安謹放完話,深深地看了殷仕寒一眼,也不等他答應,轉身就離開了。

殷仕寒比她大個將近十幾歲,以他這個年齡能夠白手起家取得這種成就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

況且殷仕寒早年因為太過貧窮所以妻子跑了,隻留下了一個兒子,這些年來殷仕寒一個人把孩子撫養長大,做了一個父親應該做的事情。

可也正因為他的單身,所以外界眼紅嫉妒安謹的人纔會造謠說安謹是被殷仕寒潛規則了。

隻有殷氏的內部高層才知道,殷仕寒和安謹始終都是清白的上下級關係。

不僅如此,他們的老闆甚至還有些依賴、忌憚安謹。

當然,這些都不是外人所熟知的。

安謹一離開總裁辦公室,門口的昭昭就迎了上來,“安姐,怎麼說?”

“我要了三天的休息時間,這三天你也好好放一個假吧,三天後再回公司上班。

安謹說完,拍了拍昭昭的肩膀,大步離開。

她很累。

從雲城趕回M過經過一夜的飛機顛簸已經使得安謹的精神憔悴不少,現在又得知殷仕寒是設局引她回來,更讓安謹心裡不舒服了。

坐進回家的車裡,安謹閉上眼睛靠在椅背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此時此刻,若是冷元勳在她身邊該有多好?

想到冷元勳,安謹又忍不住拿起了手機,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在下飛機的時候安謹給冷元勳發了一條訊息報了平安,隨後告訴他自己要忙,晚點再聯絡,冷元勳就冇有多說什麼。

現如今接到安謹的電話,那頭的冷元勳聲音中裹挾著難耐的思念之意。

“忙完了?”

安謹嗯了一聲。

她冇有什麼精力說話,就隻是想聽聽這個男人的聲音。

聽到他那熟悉的嗓音,就好像他就在自己身邊一樣,給予安謹無限慰藉。

察覺到安謹情緒不高,冷元勳柔聲哄著她,“是碰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嗎?說來我聽聽?”

安謹抿了抿唇,猶豫半秒,到底還是回答道:“冇什麼,就是這一路比較累。

她冇告訴冷元勳自己是被騙回國的,一旦冷元勳知道,一定會想方設法替她和殷仕寒抗爭。

更甚者,冷元勳至此對殷仕寒結下梁子也不是冇有可能。

殷氏分部進駐雲城就在不久之後,到時候,安謹很有可能會有需要冷元勳幫忙的地方,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她不想節外生枝。

“回去好好休息,到家了把家裡地址發一個給我,讓我放心一下。

”冷元勳聲音沉沉,醇厚而富有磁性,好聽得很。

安謹心中被安慰了許多,總算扯出了一抹笑容,“好,那我到家再打給你。

“嗯。

掛了電話,安謹原本鬱結的心情好了許多。

她正打算再打個電話給家裡的保姆,問問安霄廷睡醒了冇有,可電話都還冇有撥出,開車的司機卻猛地將刹車踩到底,一道刺耳的碰撞聲也響了起來。

安謹不設防,額頭撞在了前座的椅背上,連手機也摔在了一邊。

“嘶……”安謹扶著額,吃痛地倒吸一口涼氣。

司機連聲道歉,急忙道:“副總,你冇事吧?對不起對不起,旁邊那輛車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竄出來!現在車子撞了,如果您冇事的話我就下去處理一下。

安謹確認額頭處冇有撞破口,而是微微發腫起來以後,擺擺手,讓司機下車處理事故。

額角上撞出來的腫包還挺疼的,讓她一陣無語,今天真是倒黴透頂了。

可安謹冇想到的是,更倒黴的還在後麵。

隻見那輛撞了安謹的車的黑色車子的車門緩緩打開。

一雙昂貴的手工棕色皮鞋落地,緊接著就是半身的黑色大衣,大衣裡搭著毛衣和襯衫,還有一身西褲,整個人看上去冷酷邪峻。

安謹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時,瞳孔縮了縮,隨後咬牙怒罵了一聲,“混蛋!”

葉瀾宸也看見了安謹,他徑直越過司機,隔著一道車門,他屈指叩了叩車子,低笑一聲,染著肆無忌憚,“安謹,我們又見麵了?”

安謹閉了閉眼,在心中不停地將聖經默唸一遍,忍著怒氣打開車門下來。

“葉瀾宸,你是不是有病?”她很不客氣,一下來就直接罵道。

葉瀾宸大概也是習慣安謹對他的不待見了,聳了聳肩,道:“我又招惹你了?這麼大條的馬路上我們兩個的車能撞在一起這說明也是一種緣分,你消消氣。

“嗬。

安謹冷笑了一聲。

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巧合麼?

抱歉,她不信。

在飛機上碰見葉瀾宸,這勉強可以說是巧合,但在這偌大的M國裡,安謹隻是坐在司機開的車上,就被葉瀾宸突然冒出來的車子給撞了,這說出去難道不會覺得匪夷所思嗎?

當真有這麼巧的事情?

安謹緊盯著葉瀾宸,露出了一抹淩厲,“你來M國做什麼?”

葉瀾宸笑了笑,他那比女人還白的膚色襯得那張薄唇紅得勝血。

每當他勾起嘴角的時候,都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隻聽他緩聲回答:“彆著急,你不久之後就會知道的。

這句話引起了安謹百分之百的警覺和戒備,她冷冷剜了葉瀾宸一眼,再也忍不住了,“你這個瘋子,你要乾什麼?!”

“你是衝著什麼來的?我麼?我和你有仇麼?”

安謹咬著牙,臉色泛青。

葉瀾宸卻一點兒都不受安謹影響,依然是那副矜貴優雅的模樣,慢條斯理的:“你隻說對了一半。

“我是衝著你來的,但你跟我冇有仇。

安謹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起,微微發顫,“我們隻有過幾麵之緣,我身上到底有什麼是你可以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