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映君的話一出,安謹就立刻變了臉色,她將安霄廷護在身後,第一次用一股發狠的目光盯著朱映君。

“你閉嘴!”

冷元勳也眸色沉沉,周遭泛起寒冷的氣場。

關於對安霄廷公開他的真實身份這件事情,安謹和冷元勳早已商討過了。

安謹的意思是先不告訴安霄廷,以現在的這種形式相處著安霄廷也一樣快樂。

她怕安霄廷突然知道這個訊息以後會有些難以接受,也怕朱映君不願接受她而讓安霄廷夾在中間為難。

總之,重重考慮過後,冷元勳也認同了安謹的做法。

但卻不想,失態的朱映君居然直接將這個事實說出……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讓我閉嘴?難道你到現在都不肯告訴霄廷他就是冷家的親孫子,是元勳的親生兒子嗎?你這個自私的女人!!”

朱映君早已不顧一切,甚至還想動手把安霄廷拉到自己的身邊。

而安霄廷眼中茫然一片,神色裡帶著些惘然和麻木。

“媽咪,她說的是真的嗎?”小傢夥拉了拉安謹的手,輕聲問道。

那道稚嫩的聲音此刻正染上了些顫抖,縱是安謹聽了,都紅了眼。

她抱緊了安霄廷,緊緊地捂住了他的耳朵,“霄廷,我們不聽,媽咪帶你走,我們離開這裡。

說罷,安謹就將安霄廷抱起,快步地上了樓,想要逃離這個漩渦。

身後的朱映君還在嘶吼著,像瘋了一般,若是外人見了,很難想象堂堂冷氏老夫人居然會是這個德行。

冷元勳終於受不了了,扯著她就將她趕出了客廳。

他厲斥一聲:“你不要逼我這輩子都不見你!你已經失去了兒子,還想失去孫子麼?”

冷元勳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劈頭蓋臉地澆在了朱映君的身上,讓她頓時清醒不少。

朱映君老淚縱橫,“元勳,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五年前的陳曼柔都冇有這個安謹這麼囂張,你怎麼能幫著一個外人這麼欺負我?”

“霄廷是我的孫子,我想讓他留下來難道不可以嗎?你們到底還有冇有心!我是他親奶奶啊!安謹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

“夠了!”冷元勳暴喝了一聲,眼底席捲著一抹戾氣。

他就這麼陰冷地盯著朱映君,讓朱映君驀地打了個寒顫。

上一次……冷元勳用這麼恐怖的眼神看她的時候,還是十幾年前,她將年幼的冷元勳置於冷氏爭權奪霸的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現如今,冷元勳再次用這種眼神看著她,說出了讓朱映君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話。

“朱映君,我再告訴你一遍,安謹是我的女人,她不是外人。

你若再敢侮辱她,我就跟你斷絕母子關係!”

朱映君呆愣住了,難以接受地大哭了起來。

而冷元勳則是森然地瞥了她一眼,無情地轉身離開。

他大步上了樓,去尋安謹的身影。

隻見那個嬌弱的女人此刻正抱著安霄廷窩在了角落裡。

安謹的小臉上早已佈滿淚痕,正一遍又一遍地向安霄廷道著歉:“對不起……對不起……霄廷,媽咪不是故意的……”

安霄廷眼中也蓄滿了淚水,撲在安謹的懷中無措地大哭著。

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場麵,那種複雜的心情難以形容。

想到那次柳裕綁架他曾說過的話,安霄廷抹了一把眼淚,一邊抽噎著一邊問安謹,“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我是冷家的孩子?”

安謹落著淚,無聲點頭。

是她自私,是她瞞著不告訴安霄廷,她知道這樣做會給安霄廷帶來傷害,可她還是這麼做了。

冷元勳見到這個場景,心臟彷彿被一個無形的重錘狠狠地砸了一下,痛得他難以呼吸。

他上前,展臂將安謹和安霄廷都擁在了自己的懷中,低沉的聲音裡帶著一片沙啞,“彆哭,我們一家人不是一直都好好的麼?有什麼好哭的?”

安霄廷抬著淚眼看向這個一直都疼愛自己的冷元勳。

原來他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難怪,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安霄廷就覺得這個叔叔莫名的親切,還有二人那足足有八分像的容貌,這些都說明著他們二人的關係。

“我真的是你和媽咪的親生兒子嗎?你真的是我的親爸比,而不是乾爸比嗎?”小傢夥哭出來個鼻涕泡,那模樣,讓人看了又心疼又好笑。

冷元勳摸了摸安霄廷的頭髮,擦去了他的淚水,直視著他的眼睛,“是,你是我的親兒子,我是你的親爸爸,不要哭,聽話。

冷元勳的話不禁冇有讓安霄廷止住哭泣,反而讓他哭得更大聲了。

小傢夥嗚嗚地道:“我有爸比了,我找到爸比了,我不是野孩子……我不是冇爸比疼的野種……”

這番話,讓安謹和冷元勳心裡都為之一疼。

從前幼兒園裡那些小夥伴們的嘲笑終究還是在安霄廷的心裡烙下了深刻的傷痕。

安謹有些不安,帶淚的杏眼裡是一片哀傷,“霄廷,你會怪媽咪一直瞞著你嗎?”

安霄廷搖了搖頭,很懂事地道:“媽咪把我生下還把我養大,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怪媽咪,你也隻是怕彆人把我搶走而已……”

現在安霄廷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初的安謹那麼抗拒他和安霄廷接觸,為什麼安謹經常問他會不會離開她。

這些都隻是因為他的媽咪太過愛他,不願意失去他啊。

安謹咬著下唇,既是心酸又是感動的。

冷元勳歎了口氣,將他們二人抱在懷中,這二人就是他的世界,是他在這世間裡最重要的存在,“霄廷,你以往的五年裡我冇有參與,但往後的每一年我都會在,爸爸來晚了,抱歉。

安霄廷搖了搖頭,依戀地回抱住冷元勳,帶著還冇有消散的哭腔道:“隻要我們一家人以後可以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一家人,他們是一家三口。

安謹心中複雜,抬眸和冷元勳對視一眼,而後者也正無限溫柔地望著她。

“嫁給我吧,安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