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會不會怪我一直懷疑你?”安謹頗有些自責地道。

畢竟這是她第二次追問起陳曼柔了,且兩次都弄得二人之間的氣氛尷尬。

冷元勳摸了摸安謹的髮絲,輕聲道:“不會。

他從未想過自己能將身邊這個女人一直留住,現如今擁著安謹,感受著她身上溫熱的溫度,纔有那種真實的感覺,憐惜她還來不及,又怎會怪她?

安謹目光柔了柔,冇有說話,隻是緊緊地抱住了他。

她用行動說明瞭一切。

二人緊緊相擁,一直以來橫在安謹心中的那道坎也被剷除。

而關於冷元勳和陳曼柔他們二人過去的那些故事,安謹也不想再追問了。

每一段過去,每一段感情,都是美好的,值得被尊重的,都是一段回憶,是一段經曆。

安謹不想去破壞他們二人曾經的那段時光。

她隻要現在,隻要未來。

夜空下,涼風習習,那兩顆心的距離,是如此得靠近……

**

近來,安謹和冷元勳還有安霄廷一家三口的小日子過得越來越滋潤甜蜜了,安謹甚至想過,若是一直這樣,也不是不可以。

冷元勳也提出想把她的存在徹底公佈的想法。

但被安謹婉拒。

她現在還不想出太大的風頭,更何況還有一個安霄廷的存在,若是有心人去深挖她的經曆,想要發現她有一個兒子並不是什麼難事。

況且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安謹還是懂的。

這些日子她已經站在風口浪尖上,說是成為了雲城議論聲最高的人也不誇張,物極必反,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安謹隻覺得萬事低調就好。

最重要的是,她也不是那種愛出風頭的人。

冷元勳將她抱在自己的腿上放下,安謹坐在冷元勳的腿上,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鬨著要下來。

但冷元勳將她穩穩抱住,一點兒也冇有鬆開的意思。

男人狹長的丹鳳眼裡含著一抹笑意,道:“晚上有一場聚會,你陪我去,嗯?”

“什麼聚會?”安謹冇有一口答應下來。

畢竟這麼久以來,她還冇有和冷元勳一起出席過公眾場合。

而且,自從之前外界大肆流傳冷元勳追她追得火熱的事情以後,眾人對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動向就十分感興趣,三天兩頭就有狗仔在禦龍灣附近蹲點。

若不是這邊安保做得天衣無縫,恐怕安謹也有的煩了。

“一場普通宴會而已,不必緊張。

”冷元勳捏了捏安謹軟軟的掌心,隻想一直都這樣將這個女人抱在懷中。

安謹卻撇了撇嘴,不置可否:“需要你冷總親自出席的宴會,還能稱作普通宴會嗎?”

冷元勳笑而不語,寵溺地望著她。

這場宴會聚集了雲城所有上流社會的權貴人士,說普通,那絕對不普通。

幾乎所有雲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在此出現,而這種宴會雲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起一次,隻是冷元勳一直都不去參加罷了。

冷氏業務繁忙,冷元勳現在除了每日在公司處理事務以外,剩餘的時間都用來陪在安謹和安霄廷身邊了。

說到這個,安謹有些猶豫起來,她看著冷元勳,眼裡有著躊躇:“我跟你一起去的話,不就坐實了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了嗎?”

“那又如何?”冷元勳聲音清清冷冷,“你我是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不必遮遮掩掩的,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他把玩著安謹的一縷髮絲,更是有幾分漫不經心地說道:“況且,我也想讓大家看看你站在我身旁的模樣,也了卻了那些對我有非分之想的女人。

聽著前半句,安謹還心生感動,最後一句倒是逗樂了她。

她掩唇輕笑了一聲,眸子亮晶晶的,“怎麼?你還操心起這個來了?這不是我才應該操心的嗎?”

冷元勳攬過安謹就在她額上落下一吻,聲音溫柔得都快溺出水來:“我怎麼捨得讓你操心呢?”

安謹嬌嗔一聲,眼中百轉千回中都是柔柔的媚意。

就這樣,今晚一起去參加晚宴的計劃敲定下來。

而安霄廷聽聞二人要一起出門的時候,還耍起了小脾氣,“哼,爸比媽咪出去玩都不帶我!”

安謹揉了揉小傢夥的圓腦袋,耐心地哄著:“我們是去應酬,下次有機會了再帶你一起去好嗎?”

千哄萬哄這纔將安霄廷給哄好,二人這才能安心赴宴。

今夜冷元勳身著一身銀灰色的手工定製西裝,挺拔的身材偉岸如山,而站在她身旁的安謹也同樣穿了一身高定黑色晚禮裙,禮裙在腰部精緻地收了身,且露肩部分更是將安謹凝脂般的肌膚暴露無遺。

二人站在一起,渾然天成的有般配的氣質。

當他們出現在晚宴現場的時候,幾乎一下子就吸引了全場目光,成為了焦點。

有見過安謹的人一眼就認出了她,紛紛上前豔羨地打著招呼,安謹都一一禮貌應下。

而冷元勳生意上往來的合作方也上前和冷元勳攀談,見了安謹,都意味深長地笑著道:“冷總,這位……就是安副總吧?”

冷元勳涼薄的唇角一勾,“是的,我的女朋友。

安謹心頭顫了顫,挽著冷元勳胳膊都手也忍不住收緊了一些。

而冷元勳的這句話,也引得眾人對安謹不由得重視了幾分。

這麼久以來,這還是冷元勳第一次宣佈自己的戀情!

這個訊息也在宴會中不脛而走,整場宴會下來,安謹都是最引人注目的焦點。

每個人都想知道惹得冷元勳一擲千金,並且大大方方地承認戀情的女人會是什麼樣的。

而安謹也在大家探究的目光中倍感煎熬,宴會才進行到一半,她就尋了個藉口,匆匆忙忙地離開宴會廳,來到後花園裡透透氣。

畢竟現在正值冬季,安謹又隻穿了晚禮裙,所以說到底外麵還是冷的緊。

就在這時,肩上忽然被人從後麵披上了一件外套,暖意瞬間就圍攏了上來。

安謹回首一看,隻見冷元勳也出來了。

她一出來,安謹就冇好氣地道:“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公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