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看著他們,忽然就有一股淚目的衝動。

僅是此時此刻看著安霄廷快樂幸福的模樣,她就覺得值了。

不管冷元勳能在她身邊多久,能在安霄廷身邊多久,能讓安霄廷感到父愛,她也覺得不悔。

就這樣,三人在遊樂場裡玩了一天,一家子的感情越發好了,安霄廷也明顯更加依賴冷元勳。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安霄廷已經將冷元勳當作自己的親生父親。

他始終不知道冷元勳就是他親生父親的事實,而這件事情,安謹覺得時機未到,也並不打算告訴安霄廷。

玩了一天,三人都累了,回到禦龍灣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下來。

彆墅裡燈火通明,管家和傭人做好了飯菜,安霄廷也大了,吃飯已經不用安謹再哄著了。

三人填了肚子,小孩子吃多了不活動容易積食,安謹便讓王姨帶著安霄廷去散散步,而她則和冷元勳一齊坐在後花園裡的藤製吊椅上。

冬夜的晚風很涼,外麵清冷得很,安謹穿著厚厚的毛呢外套,將頭靠在冷元勳的肩膀上。

冷元勳自然而然地將大手伸出,接過了安謹的兩隻冰涼的小手塞在自己的大衣中。

雖然外麵是冷的,但二人的心都是暖的。

一望無際的天幕上星星很少,顯得更加開闊,安謹依戀地在冷元勳的肩上蹭了蹭,她的一雙小手還在冷元勳的大衣裡窩著,鼻尖凍得有些微紅,卻一點兒也不覺得冷。

冷元勳食指在安謹的鼻上點了點,憐惜地道:“會冷的話我們就進去裡麵吧,不要把你凍感冒了。

安謹卻搖搖頭,“不要,我就要你陪我在外麵坐著。

她很少有這般傲嬌可愛的樣子,冷元勳一笑,寵溺地依了她。

隻是將她攬得更緊了,大衣也展開來,蓋在安謹的身上,生怕她著涼。

安謹也不推脫,順勢就往冷元勳溫暖的懷中鑽,二人緊貼在一起,莫名的有幾分甜蜜之意。

“在Y城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嗎?”冷元勳低低問道。

一提到Y城,安謹率先想到的就是那個騷包的葉瀾宸。

但顧忌到冷元勳是個愛吃醋的小心眼,免得他想多,就乾脆不打算告知冷元勳葉瀾宸的事情。

她輕笑一聲,開始向冷元勳說起了在Y城碰到的一些好玩的小事。

二人細語著,安謹說,冷元勳聽,偶爾插上一句,倒也融洽無比。

不過,安謹說著說著,腦海裡就忽然浮現出一個人來。

那是一張清冷柔弱的麵孔,一襲白衣勝似天上脫俗的仙子,就是她,也得承認那個女人有一張讓無數女人都為之嫉妒的傾國傾城之貌。

——陳曼柔。

安謹帶著深意瞧著冷元勳,後者見她這種眼神,在她唇上輕輕一啄,問道:“怎麼了?用這種小眼神看著我。

“我在Y城還碰見了一個叫做陳曼柔的女人,你說巧不巧?”安謹笑著,半真半假地說著,眼睛卻一寸都不離冷元勳,直勾勾地落在男人的臉上,試圖找出一些破綻。

而冷元勳隻是眉頭微蹙了蹙,冇有說話。

這種沉默讓二人間原本融洽溫馨的氛圍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安謹的心也彷彿漸漸沉入了冷冷的深淵之中一般。

距離之前閣樓事件以後,她就再也冇有提起過陳曼柔了,現在再次提起,無疑讓二人之間無形中豎起了一層薄薄的隔閡。

在安謹的眼中,冷元勳的這番沉默就已經說明瞭許多問題,她自嘲一笑,收回了略有些咄咄逼人的目光,垂眼間一抹失望劃過眼底。

罷了,他既這麼不想說,自己又何必逼他?

隻是讓她難受的是,如果冷元勳真的已經遺忘了陳曼柔,那又為什麼不肯提呢?

而冷元勳似乎是看透了安謹的一切想法,他歎了口氣,將安謹摟的更緊了幾分,許久後,這才說道:“你真的遇見她了麼?”

“嗯。

”安謹悶悶地應了一聲。

“五年前我和她分手,她確實去了Y城,但也不能保證不是重名的人,你這是第二次提起她,安謹,你真的想知道她麼?”

安謹的心頭一緊,連帶著手也緊緊地攥起。

她再次抬頭,看向冷元勳的時候已經有了一抹堅定和不加掩飾的探究,“我想知道,但是我更想知道的是,你心裡現在到底還有冇有她?”

安謹知道,她知道她應該去尊重冷元勳的過去,畢竟那曾是一段美好的感情。

但頂層裡的那個閣樓,始終讓她心中存了一道坎。

安謹可以對冷元勳和陳曼柔的過往不追究,她給予冷元勳尊重,也給予陳曼柔尊重。

但若是冷元勳此時心中還有陳曼柔,那很抱歉,她安謹也是有自尊和骨氣的人。

冷元勳憐愛地摸摸安謹的頭髮,深情地望著她,眼中的溫柔都快溺出來了,“傻瓜,我心裡都是你,怎還有她的位置,她隻是一個過去式了。

“若你真的介意,想要知道我和她從前的故事,我可以講給你聽,但你放心,我早已忘了她。

“之所以還將她的物品留在閣樓裡,是因為她離開時冇有帶走,剛開始留著的時候是對她還有幾分念想,但這麼久過去了,我都已經忘了,上次你提起的時候,我纔想起,就已經吩咐下去,找個合適的時候將那些東西都丟了。

冷元勳說著,那雙冷眸裡一片柔情,甚至含著幾分歉意。

他吻了吻安謹的唇角,聲音沉沉地說道:“我冇有想過會讓你想這麼多,抱歉。

安謹忽然就覺得心頭一軟,一直以來懸著都那顆大石頭瞬間就被放了下來。

她不是不相信冷元勳,隻是在等他一個態度,等他一個答案。

隻要他說出來了,她就信。

此刻,望著冷元勳眼中的一片真摯之情,安謹杏眸閃動,衝動地仰頭,送上唇去,吻住了冷元勳。

冷元勳冇有準備,還有些發愣,反應過來以後便反客為主,加深了這個吻。

二人纏綿一番之後,安謹這才紅著臉推開冷元勳,鄭重地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