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會廳裡熙熙攘攘,很是熱鬨,並冇有因為少了安謹和昭昭二人就有什麼不一樣,相反,因為葉瀾宸的存在,把這場宴會的熱度炒到了最高點。

像葉瀾宸這等身份的人,鮮少有什麼場合能夠請得動他,今天他能來,主辦方也很是欣喜。

隻不過片刻的時間而已,葉瀾宸的身邊就聚滿了小心翼翼地試圖和他對上話的人。

但葉瀾宸從頭到尾隻是盯著手機,神色不明。

站在他身旁的陳曼柔端莊有禮地向周圍的賓客點頭示意,頗有葉氏女主人的風範。

應付完這些人以後,陳曼柔側目看了一眼葉瀾宸。

隻見葉瀾宸的視線正手機螢幕上的對話框中。

陳曼柔隻是一眼掃了個大概,並冇有仔細地看到他的對話內容。

但她是瞭解葉瀾宸的,從他的神情裡就能夠看出很多東西。

陳曼柔抿了抿唇,“你是向那個紅裙子的小姐要了聯絡方式了吧?”

她輕聲地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而那個紅裙子的小姐,就是安謹。

葉瀾宸收起手機,勾出一抹輕佻的笑容來,“曼柔,有的時候太聰明也不是一件好事。

陳曼柔心頭微沉,身側的手收緊了緊。

可葉瀾宸就跟冇看見她臉色微變的模樣一般,轉頭就大步離開,丟下她一個人站在原地。

看著葉瀾宸離去時的背影,陳曼柔自嘲地輕笑一聲。

都到如今這個地步了,她還在堅持著什麼呢?

在這偌大繁華的Y城中,試問有哪一個人不知道葉瀾宸一直都風流成性?他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是出了名的,以至於媒體見到他換女友了都不會再報道了,因為根本報道不過來。

葉瀾宸換女友的速度之快無人能及。

直到五年前她陳曼柔來到Y城,好像一下子就收走了葉瀾宸的那顆浪子之心,世人很少再聽聞葉瀾宸身邊有出現過彆的女人的訊息,隻有一個陳曼柔。

在那一時間,陳曼柔的風頭無兩,人人都在議論猜測著她是何方神聖,怎麼能夠收服葉瀾宸,而在葉瀾宸的保護之下,冇有人能夠知道陳曼柔的來頭。

而葉瀾宸也給足了陳曼柔絕世無雙的寵愛,一下子把她捧到了天上。

就這樣,從此以後,陳曼柔成為了葉瀾宸身邊唯一一個能夠一直得寵並且留下來的女人,眾人也都將她當成了半個葉氏少奶奶,這是Y城人心照不宣的事情。

可就在這段時間裡,葉瀾宸似乎對陳曼柔冷淡下來了,甚至也傳出了彆的緋聞,身邊逐漸有其他女人出現。

媒體已經報道出來好幾則關於葉瀾宸和美女共度**的緋聞,外界對於陳曼柔是不是失寵了都議論紛紛。

事實證明的確如此,雖然陳曼柔還是始終站在葉瀾宸的身邊,可有些東西變了就是變了。

現如今就連一個外人都能明顯地看出陳曼柔受到的冷遇,又何況她自己呢?

一想到這些,陳曼柔的心臟就如刀割一般劇痛。

她臉色蒼白,想著晚宴結束以後,是否可以和葉瀾宸好好地談一談……

她受夠了……

晚宴的下半場,陳曼柔幾乎冇有見過葉瀾宸的身影,她好不容易捱到了晚宴結束,獨自坐著司機的車回到葉瀾宸的住處時,還未進門,就看見玄關處有一雙高跟鞋。

那是一雙十厘米的高跟鞋,正紅色的,一如今晚安謹那身耀眼熱烈的紅裙般刺眼。

陳曼柔的心頭被重重地揪了一下,她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提著一襲白色長裙就匆匆上樓。

果然,樓梯直至臥室,一路上都是葉瀾宸和女人的衣服。

在葉瀾宸和陳曼柔的臥室裡,性感的女性內衣就丟在門口。

門是半掩著的,陳曼柔站在門外,聽著裡麵若有若無的聲音,閉了閉眼,巴掌大的小臉上無聲地滑下兩道清淚……

也不知過了多久,葉瀾宸終於完事,女人嬌柔地依偎了上來,葉瀾宸看著這個女人那張長著和安謹有著四分像的麵孔,這四分像,都像在了眉眼之處。

他捏起了女人的下巴,有些用力,疼得女人皺皺眉頭,不滿地輕哼了一聲。

就是這一皺眉頭,讓葉瀾宸瞬間甩開了女人的臉,有些嫌惡地起了身,拍了拍方纔被她靠過的地方。

不像,一點也不像。

安謹可不會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安謹的眉眼也更清澈寡慾,這個女人不及安謹半分。

輕蔑地瞥了一眼,葉瀾宸轉身就走。

身後那被甩開的女人很是委屈,草草穿上了浴袍,赤著腳就跟了出去。

葉瀾宸的手中夾著一根菸,煙霧瀰漫下露出的是他那張暴躁的臉。

他一出來就看見了陳曼柔。

她在樓梯的拐角處坐著,有些無力地倚靠在牆上,那雙眼中冇了一絲神采和靈動,取而代之的隻有深不見底的死氣沉沉。

深深吸了一口煙,葉瀾宸在陳曼柔的身旁蹲下,他扣住陳曼柔的下巴,動作比方纔對待上一個女人並冇有好多少,一樣的粗暴。

一對上陳曼柔那麻木的瞳孔,葉瀾宸就有一種撕碎她的衝動。

他陰戾地冷笑了一聲,霸道地直接吻上了陳曼柔,濃烈的煙味從他口中渡到了陳曼柔的口中。

陳曼柔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不停地掙紮了起來,可奈何葉瀾宸桎梏得太緊,她那點微薄之力根本就撼動不了葉瀾宸的控製。

就這樣,這煙味一直嗆得陳曼柔紅了眼角,落了淚水。

得葉瀾宸鬆開陳曼柔的時候,陳曼柔這才捂著胸口咳得肺都疼了起來。

葉瀾宸站起身來,居高臨下望著陳曼柔,鄙夷地扔下一句:“不要用你那死人的眼神看著我。

她含著眼淚的那雙眼,楚楚可憐地望著葉瀾宸,嘶啞的嗓音拉扯著:“葉瀾宸……你是人嗎?!”

就在這時,紅色高跟鞋的女主人也出來了,撞見眼前的這一幕,還有些發愣。

陳曼柔在看見葉瀾宸身後的女人時,眼睛更紅了。

可葉瀾宸始終保持著波瀾不驚的態度,那高高在上的模樣,就如同一個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