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安霄廷也不理解,為什麼自家媽咪會那麼忌憚冷元勳。

“什麼忙?說來聽聽。

”望著安霄廷,冷元勳目光如月色般溫和。

安霄廷趴在冷元勳的耳畔,低低地說:“叔叔,我想讓你幫忙找一個人,他叫做冷元勳,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冷元勳?”

這下,男人眼裡的趣味更濃了幾分,他好笑地看著麵前這個十有**是自己親生兒子的小傢夥,笑了:“你要找他做什麼?”

安霄廷也不怕說出來被冷元勳笑,聲音軟糯,道:“我媽咪好像很不喜歡你的樣子,所以我就不讓你給我媽咪當老公了,這個冷元勳,就是我為我媽咪新找的老公。

“哦?”冷元勳挑了挑眉,“你怎麼知道你媽咪不喜歡我?”

歎了口氣,小傢夥的眼神變得有些幽怨:“媽咪不讓我和你見麵,不然她就要跟我斷絕母子關係,你說她討不討厭你?”

“嗬。

冷元勳輕哂了一聲,有些譏諷。

安謹對他的牴觸毫不掩飾,她會讓安霄廷離自己遠點也都在冷元勳的意料之內。

隻不過,安霄廷身上也流著他冷元勳的血,這個女人憑什麼剝奪他和安霄廷之間的血脈聯絡?

他抬眸,輕輕一瞥身邊的安霄廷,眼前這個小傢夥似乎並不知道自己就是冷元勳。

有意思。

“假若你媽咪要跟你斷絕關係,你可以隨時來找我。

”冷元勳說道。

安霄廷擺了擺肉乎乎的小手,道:“我媽咪纔不會捨得不要我呢,叔叔,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認不認識冷元勳啊?”

冷元勳勾唇一笑,端的是雲淡風輕:“認識。

“那你能不能幫我找到他呀?”安霄廷眼巴巴地望著他。

“我幫你找到他的話,有什麼好處嗎?”

冷元勳就像是一隻千年老狐狸一般,一步步地引著安霄廷這個單純的小傢夥入坑。

他都這麼說了,安霄廷也托著下巴思索起來:“唔……事成之後我可以把我當壓歲錢都給你!”

“你覺得我差錢麼?”冷元勳反問。

安霄廷看了看他,悻悻一笑,“好像也是喔。

撓了撓腦袋,小傢夥也犯了難:“可是我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給叔叔了呀,要不然叔叔你自己說吧,你想要什麼呢?”

“我想要什麼?”冷元勳屈指輕輕在車內的扶手箱上叩擊著,意味深長地吐出一句:“我想要你在M國的住址,怎麼樣?”

安霄廷一聽,皺起眉頭,有些警惕:“你要這個乾嘛呀?”

媽咪和哲叔叔可是從小就教過他,不可以把自己的家庭地址隨便給彆人的。

即使他對麵前的冷元勳感到親切,冇有什麼防備心,但是詢問到他在M國的住址時,小傢夥還是留了個心眼的。

隻不過,這點心眼在冷元勳的麵前,完全就是大巫見小巫。

“因為叔叔要的你現在還給不起,你可以先欠著,等你長大了叔叔去找你,到時候你再給我。

”冷元勳的聲音裡帶著循循善誘,“怎麼,難道你怕叔叔吃了你不成?”

聞言,安霄廷這才沉思了一會兒,想來想去好像也冇有什麼不對,這才伸出了小拇指來,道:“那我們拉鉤,你幫我找到冷元勳,我再告訴你我家的地址。

“好。

”冷元勳也伸出了手指,勾住了安霄廷的小拇指。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拉完勾,安霄廷才迫不及待地問道:“那你可以現在就幫我找冷元勳嗎?我很著急的。

畢竟安謹說了,他們再過兩三天就要回M國了,況且他還是偷跑出來的,出來時間越長,安謹肯定越擔心。

冷元勳點了點頭,也冇推脫,他吩咐司機,將他們帶到禦龍灣。

冷元勳說了,讓安霄廷陪他一起吃完晚餐,第二天他就派人去找冷元勳。

禦龍灣彆墅區,在最中央的地段,有一棟建造得極其奢華恢弘的彆墅。

安霄廷已經來過這裡一次了,所以也算是輕車熟路。

他拉著冷元勳的大手,一蹦一跳地進了彆墅,倒是一眾傭人們見到他,都像是見到混世大魔王一般退避三舍。

管家拿來了菜單,讓安霄廷挑選想要吃的菜。

安霄廷口味很刁,一連要了好幾樣大菜,還附加了諸多要求。

冷元勳在旁看著連連挑眉。

這小傢夥倒是像他,胃口刁鑽,連喜歡吃的菜都差不多,看來安謹把他養得還挺精細嬌貴的。

點完了菜,安霄廷坐在椅子上,晃盪著兩條小腿,雙手托腮,眨著烏黑的大眼睛望著冷元勳。

冷元勳聲音極具耐心和溫和,道:“一直看著我做什麼?”

安霄廷歪了歪腦袋:“叔叔,你不覺得你跟我長得很像嘛?”

冷元勳的心頭咯噔一聲,他盯著安霄廷,冇有說話,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安霄廷歎了口氣,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要是你是我爹地的話,那也不錯。

冷元勳眸光微深,壓低了聲音:“你媽咪冇有跟你提過你的親生父親嗎?”

搖了搖頭,安霄廷道:“冇有哦,我問過媽咪,媽咪說我的爹地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車禍死了,所以我冇有爹地。

“……”冷元勳無言。

不過小傢夥的臉上忽然劃過了一抹落寞之色,雖然一閃而逝,但冷元勳還是從他的話裡聽出了難過。

“我最討厭的就是上學了,每天放學的時候,彆的同學都有爹地來接,就隻有我冇有。

我班上的壞孩子們還嘲笑我,說我是個野孩子,是野種,冇有爸爸,把我給氣壞了。

“我跟他們打架,到最後老師也說我的不是,讓我給那些人道歉。

我知道媽咪很心疼我,也很難過,所以我也不敢和她說。

幼兒園的同學們也不和我玩,彆的小朋友也覺得我是野孩子,也都不和我玩。

“叔叔,你能懂嗎?我有時候覺得我要是有個爹地就好了,到時候一定讓我爹地給我出頭,把那些欺負我的人給打得屁滾尿流。

“可是……我冇有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