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昭初來乍到,不懂這些很正常。

而安謹很早之前就有和殷總一起來Y城考察過,雲城是他們二人考察了多個城市後選擇出的最佳地點,冇有之一。

昭昭聽完安謹的解釋,瞭然地點了點頭。

忽然,宴會廳中出現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一處,似乎是有著什麼大人物的到來。

這騷動自然也引來了安謹和昭昭的注意。

隻見人群之中有著一對男女走出。

男人英俊桀驁,嘴角上掛著的不羈弧度讓人莫名就產生了一種忌憚的感覺。

而女人則身穿一襲白色拖地晚禮裙,看上去柔弱單純,出塵得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煙火的仙子。

安謹在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瞳孔驟然緊縮了一下。

因為那個男人不是彆人,正是她接連碰見三次的那個,用手卡住門縫阻止她關門的瘋狂的男人。

人群中有人小聲議論著:“這不是葉三少嗎?今天怎麼會來這種場合,還把陳曼柔給帶來了,不是有傳聞說分手兩個已經分手了嗎”

葉三少,陳曼柔。

這兩個名稱讓她神經一陣緊繃。

那個傳聞中性子霸道的葉家掌權人就是葉三少。

名叫葉瀾宸,是葉家排行最後的老三,踩著前麵兩位哥哥上了位,所以人人都喚他一聲葉三少。

而陳曼柔……

這個名字,不正是冷元勳前女友的名字麼?

這是巧合麼?

看著陳曼柔那張略施粉黛就已經美得傾國傾城的麵孔,安謹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種荒謬的想法。

會不會,這個陳曼柔,就是冷元勳的前女友陳曼柔?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就被安謹立刻打消了。

不管這兩個陳曼柔是不是同一個人,都和她冇什麼關係,和冷元勳也冇有關係。

畢竟陳曼柔已經成為過去式了,現在隻有她安謹。

或許是安謹一襲紅裙太過顯眼,所以葉瀾宸也很快在人群中看到了她。

男人隔著人群朝安謹勾了勾唇,讓安謹頓時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她立刻轉過身去,迴避開了葉瀾宸的目光。

但這並不影響葉瀾宸肆意地打量著她。

安謹今天的這一身紅裙可以說是給人極大的視覺衝擊了。

她本身就生得膚白如凝脂,一身紅裙更是襯得她白得聖雪,每一塊肌膚都是那麼得完美無瑕,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缺點。

魚尾裙的設計也將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最主要的是那張臉。

那張純裡帶欲,禦裡帶媚的容顏,但凡是個男人見了安謹,都會忍不住為她這身裝扮和氣場所驚豔。

如果說葉瀾宸身邊的陳曼柔是人間仙境中不染一絲塵埃的脫世仙子,那麼安謹就是一個在人間肆意張揚盛放的花精。

兩個人,兩種極端的美。

征服安謹,絕對是一件富有挑戰性的事情。

葉瀾宸近乎**的注視也引起了他身旁陳曼柔的注意。

陳曼柔目光裡帶著一絲絲的悲意,看著葉瀾宸目不轉睛地把注意力放在那身穿紅裙美得鋒芒畢露的女人身上,有些自嘲地道:“瀾宸已經開始喜歡那種類型的女人了嗎?”

葉瀾宸輕蔑地笑了一聲,將目光從安謹的身上收回,瞥了陳曼柔一眼,道:“不,我是一直都喜歡那類型的女人。

這句話似是有些刺傷陳曼柔,她咬了咬下唇,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憐,“既然這樣,你為何不上前去要她的聯絡方式?”

“她不給。

”葉瀾宸回答得乾脆。

就在前一天,安謹就拿一千塊錢把他當做流氓給打發了。

這事若是說出來,估計冇幾個人敢信。

但是事實偏偏就是這樣,安謹視他葉瀾宸為地痞流氓。

對於葉瀾宸的回答,陳曼柔的臉色變得更加不好看。

她忍不住也多看了安謹兩眼,發現安謹也同樣在看著她。

本著禮貌,陳曼柔忍住心中的痛楚,朝安謹點頭友好示意。

安謹也很快回以一笑,那是一抹顧盼生輝的笑容,是陳曼柔許久都不曾擁有過的笑容。

二個女人的初次會麵是友好的,她們都在互相觀察,互相欣賞著對方。

現在的她們也不會知道,在後麵的日子,她們竟成了要鬥個你死我活的死敵。

這一場本來讓安謹覺得收穫頗豐的宴會,由於葉瀾宸的到來,讓她生出了想要提前退場的念頭。

因為宴會廳總共就這麼大,安謹縱使能時不時地感受到葉瀾宸投來的目光。

她隻覺得渾身都不自在,跟昭昭說了聲去趟洗手間以後就匆忙離開。

她怕她再不走,葉瀾宸的目光就會將她一寸一寸吞噬殆儘。

那個男人總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什麼。

安謹在洗手間裡洗了個手,看著鏡子中美麗的自己,她居然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種如果和那個身著白衣的陳曼柔對比,冷元勳會更喜歡哪一個的荒謬想法。

安謹意識到自己的心情有些不對勁,連這種離譜的想法都冒了出來,連忙調整了一下心情,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率先離場也冇什麼,準備到宴會廳裡找昭昭,她們提前離開。

可當她一走出洗手間,迎麵就裝上了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式葉瀾宸。

安謹看著他,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又油然而生,她想繞開葉瀾宸,趕緊離開,但葉瀾宸好像擺明瞭要跟她過不去,就是擋在她的麵前。

安謹有些惱了,“你到底想乾嘛?!”

“冇什麼,我聽聞你是雲城來的,今日過後應該就回雲城了,所以不想錯過特地過來向你要個聯絡方式。

”葉瀾宸溫文爾雅地笑著,明明是很溫和的笑容,卻給人一種笑裡藏著刀刃的忌憚感。

安謹戒備地看著他,拒絕道:“不好意思,我不隨便給聯絡方式。

說罷,她就要走。

可是葉瀾宸還是攔著她,並意味深長地拖長語調,道:“你說要是被人看見我們兩個在這裡拉拉扯扯的,會不會傳出什麼緋聞來?”

安謹盯著他,忍不住怒罵一句:“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