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冷元勳發話,安霄廷這纔不情不願地和安謹結束了聊天,將手機遞給冷元勳。

“喂。

冷元勳低沉的嗓音傳來,安謹輕聲答應了一聲:“嗯,我在。

那頭,冷元勳的話裡含著溫和的笑意,“怎麼樣,一切都還順利嗎?”

安謹沉思了一會兒,想了想說道:“有遇到一些小插曲,但總體來說還是順利的。

小插曲指的就是她不勝酒力喝醉了,還有今天走錯房間發生的烏龍事件。

但是這些事情安謹還是不打算告訴冷元勳,這個男人小肚雞腸,若是被他知曉了,指不定直接趕到Y城來都有可能。

“順利就好。

二人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著,倒不像剛戀愛中的情侶,反而有一種在一起很久的老夫老妻的感覺。

就這樣,安謹一直呆在陽台和冷元勳煲電話粥,等到差不多要到休息的時間,二人這才戀戀不捨地掛了電話,準備各自去睡覺了。

可當安謹剛上床都還冇把被窩捂熱時,忽然有人敲了敲門。

安謹起身準備去開門,本來以為是昭昭來找她有事,冇想到一開門就看見了白天那個男人……

那個當著她的麵還在行男女之事的男人……

安謹下意識地就想把門關上,但葉瀾宸早就先一步看穿她的意圖,胳膊一擋,直接卡在門縫之中,安謹若是執意要關門,勢必會夾傷他的胳膊。

到最後要夾上的時候,安謹還是停下了關門了動作,有些惱怒地盯著他,罵了一句:“瘋子!”

他明明可以扳住門阻止門關上,卻非要選擇把胳膊卡入門縫中,就不怕她真的一個狠心把他的手給夾了麼?

就這麼敢賭?

安謹也是頭一次碰到行事風格這麼瘋狂張揚的人。

葉瀾宸薄唇彎起,順著安謹說道:“謝謝誇獎。

得來的卻是安謹的白眼。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安謹問道。

葉瀾宸說:“你白天自己說了,你住415。

安謹無言,隨後開門見山地問道:“找我有什麼事?說吧。

她明天還要和合作商會麵,要早點休息,冇工夫在這裡跟這個陌生男人浪費時間。

“這位小姐,你是真不記得我救過你麼?”葉瀾宸揚唇,那雙桃花眼裡有著失望。

安謹皺起眉來,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什麼救過我?我們兩個認識麼?”

見安謹果然忘記了,葉瀾宸嘖嘖搖頭,說道:“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差點摔倒,要不是我扶了你一把,你應該把腳崴得進醫院了。

他這麼一說,安謹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記憶中是有一個陌生男人扶了她這回事。

沉吟良久,安謹開口道:“我可以給你一點錢當做感謝費,你不要再騷擾我。

騷擾?

葉瀾宸得趣地翹起一邊唇畔。

這麼久以來,隻有這個女人敢說自己是在“騷擾。

斂起眸底的暗色,葉瀾宸說:“你誤會了,我隻是覺得我們幾次碰到所以挺有緣的,想和你交個朋友,冇有騷擾你。

安謹卻不想跟他墨跡下去了,轉身拿來錢包,從裡麵拿了十幾張一百元現金,遞給葉瀾宸,然後一字一句地道:“我冇興趣交朋友,這一千塊你拿著,不要再來找我。

她說完,直接關上了房門。

葉瀾宸手中拿著安謹塞著的一千塊,他盯著這疊錢,唇角輕扯中露出了一抹陰沉。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

接下來的兩三天,安謹和昭昭都按部就班地和合作商進行著流程上該完成的步驟。

總的來說,合作還是很愉快的,因為她們辦事效率夠高,所以還提前一天完成了任務。

餘下一天,合作商那邊提出帶安謹和昭昭參加一場Y城的商業聚會,多交流交流,也為今後的深入合作打下基礎。

這是一個拓展人脈的好機會,安謹自然不會錯過,欣然應允了下來。

當天晚上,合作商那邊就派人給安謹和昭昭送來了幾套晚禮服,供她們挑選。

安謹挑了一襲正紅色的魚尾裙,鮮豔熱烈的紅色非一般人的氣場可是壓不住的。

而昭昭則選擇了最不會出錯的黑色及膝小禮裙。

二人都化上了細緻的妝容,準備好以後,就乘坐專車前往聚會。

安謹和昭昭抵達宴會廳的時候,聚會已經開始了。

安謹和昭昭算是兩張陌生麵孔,但因為二人出眾的容貌與氣質,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不乏有男人前來搭訕。

而安謹和昭昭都隻是禮貌友好地拒絕了。

合作商到來以後,帶著安謹和昭昭結識了幾位Y城的權貴,他們都表示對殷氏的大名久有耳聞,也對目前他們正在進行的合作頗感興趣。

安謹和他們言談之中落落大方,氣場強大的表現讓幾位權貴都十分欣賞,紛紛要和安謹交換了名片。

安謹禮貌地一一向他們遞上了自己的名片,並且表示未來有需要合作的地方可以隨時聯絡她。

應酬了一會兒以後,安謹也乏了,看準時機差不多了,便帶著昭昭尋了一處人少的地方坐下休息。

昭昭頗為感慨地道:“其實我們公司要是在Y城設立分部也不是不可以。

安謹端起高腳杯輕抿了一口紅酒,接過昭昭的話,道:“殷總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是後來考察了一番,發現這裡的商業圈的風氣不如雲城好,殷氏初來乍到或許很難立足。

“嗯?可是我覺得這邊的人都挺友好的。

”昭昭發表了一下自己的一件。

安謹笑了笑,向她解釋,“這都隻是表麵現象,我們現在代表的是合作方,目的是和他們互惠共贏,緩了哪家企業都願意和我們一起賺錢,但若是我們要入駐Y城,那就冇那麼容易了。

“市場就這麼大,一塊蛋糕多一個人來分,那麼分到大家手上的份量就會越少,Y城經濟圈為首的是葉家,這個家族目前的掌權人聽說性子十分霸道,不少和他作對的小企業都被他逼得下場慘痛,甚至家破人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