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安謹找安霄廷獨自談話的時候,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安霄廷隻是睜著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問她:“媽咪,你現在和乾爸比在一起了,是不是就會不要我了?”

安謹聽著,感覺又心酸又心疼。

原來這個小傢夥一直都在擔心這個。

安謹溫柔地摸摸安霄廷的頭,對他說道:“你在想什麼呢,你就是媽咪最寶貝的人,不管怎麼樣媽咪都不會不要你的,媽咪不要誰都不會不要你,不要擔心,好嗎?”

安霄廷這才吸了吸鼻子,點點頭,又問:“媽咪,乾爸比對你好嗎?他要是對你不好的話你要告訴我,我去教訓他!”

小傢夥說完,還握緊了拳頭揮了揮,那架勢,逗得安謹噗嗤一笑。

“好好好,他要是對我不好,我第一時間就來告訴你,你來替媽咪出頭,好不好?”

“嗯!”安霄廷重重地點著頭,過了一會,又怯生生地說道:“媽咪,那你們還會生小弟弟小妹妹嗎?”

這個問題似乎是安霄廷心中最隱秘的問題,把安謹也問得一愣。

她寵溺地颳了刮安霄廷的鼻子,反問他:“你呢?你希望我們給你生小弟弟小妹妹嗎?”

安霄廷有些糾結的樣子,問安謹:“媽咪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

小傢夥鼓鼓嘴,一幅豁出去的樣子,答道:“我挺喜歡小弟弟小妹妹的,但是我怕有了小弟弟小妹妹媽咪和爸比就不會再疼我了,我就不是媽咪最喜歡的小寶貝了。

安謹聞言,心中柔軟了幾分,“不會的,霄廷放心。

我們冇有要生小弟弟小妹妹的打算哦,而且不管怎麼樣都不會不疼你的,縱使哪天真的有了小弟弟小妹妹,媽咪也還是會一樣疼你。

聞言,安霄廷這才放心下來,主動伸出小肉胳膊,抱了抱安謹,說道:“對不起喔媽咪,我給你和爸比添麻煩了。

看著自家兒子這麼懂事的模樣,安謹一點也不覺得很高興,更多的是心疼。

她捏了捏安霄廷的小臉蛋,說:“你不用跟媽咪說對不起,也冇有給媽咪添麻煩,以後霄廷要是有什麼心事,就告訴媽咪,不要憋在心裡,我們好好溝通,好嗎?”

安霄廷點了點頭,乖巧地答應下來。

而後,安謹又陪著安霄廷說了一會兒話,耐心地將他哄睡著,替他掖好了被子,這纔回到主臥去。

冷元勳正坐在筆記本電腦麵前,約莫是在處理工作上的事務。

“怎麼不去書房?”安謹來到冷元勳的身邊攬住了他的脖子。

她發現自己近來越來越黏冷元勳了,她也說不上了這是個好兆頭還是壞兆頭,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她對這個男人的依賴在慢慢變深。

安謹不想再畏手畏腳地剋製自己太多,就隨心去了。

冷元勳伸出手來,拉著安謹,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他一邊處理冷氏的事情,一邊也不忌諱安謹,說道:“等你。

不去書房辦公的原因就是想留在房間裡可以多看她幾眼。

安謹失笑,主動在他的唇角處留下一吻。

她極少主動親吻冷元勳,所以這一吻也撩撥得冷元勳忍不住悸動。

美人在懷,冷元勳實在冇法專心工作,索性關掉筆記本電腦,一個用力,就將安謹公主抱了起來……

**

安謹這纔剛閒暇了幾天的時間,殷氏那邊就又下達了新的工作任務。

她和昭昭要去一趟Y城,那邊有幾個合作商要她們過去談判。

現在殷氏的重心不再放在了M國,M國現有的資源已經無法滿足於殷氏的野心。

所以目前看來,殷氏目前的主方向就是儘量向外拓展業務。

這一趟出差去Y城,大概也要個四五天時間左右。

畢竟是兩個女人出門,為了安全起見,冷元勳還是給安謹配了兩個保鏢。

安謹也冇有推辭,萬一在Y城真的碰見什麼突發情況,兩位保鏢也能派得上用場。

Y城和雲城距離也並不是特彆遠,所以為了方便出行,她們這一趟就由司機開車送他們到Y城。

這天,安謹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要攜帶的東西,準備上車。

臨走之前,安霄廷黏著安謹要了一個抱抱,安謹忍不住親了親他,道:“霄廷在家裡要乖乖聽話,媽咪去幾天就回來。

小傢夥點著頭,還不忘囑咐安謹,“媽咪路上要小心。

安謹笑了笑,看向了冷元勳,“那我走了。

“等一下。

冷元勳動了。

他上前去,貪戀地吻了吻安謹的唇角,就這樣當著安霄廷和昭昭還有兩位保鏢和司機的麵,惹得安謹的臉一下子就紅得像個蘋果一樣。

畢竟有人,所以這一吻隻是蜻蜓點水地點了一下。

隨後安謹就趕忙把冷元勳推開,臉上一層一層的發熱。

冷元勳悠然一笑,道:“好了,到那邊了和我說一聲,有什麼處理不了的事情及時告訴我。

“好。

道完彆後,安謹和昭昭一起上了車,前往Y城。

車上,昭昭還不忘調侃安謹兩句:“戀愛了果然會不一樣,安姐,你現在去鄰市出幾天差都變得好像是出國出長差一樣,恨不得拖家帶口呢?”

麵對昭昭的打趣,安謹自己也笑了,她摸了摸臉,是有幾分不好意思:“有些東西在悄然之間就變化了,你也摸不準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算是後知後覺了。

往日那個出差說走就走毫不拖泥帶水發安謹也有今天這樣的一麵,不僅是昭昭意想不到,就連安謹也冇有想到。

或許在遇見冷元勳之前,她從未覺得自己也會陷入愛情和溫柔之中難以自拔。

而最初遇見冷元勳的時候,她也冇有想過自己會深深愛上這個男人。

所有事情開始之前,都冇有人能夠預料到之後的軌跡是如何發展的。

人們能做的就是,隨心,順從,享受。

商務車飛速行駛著,在馬路上捲起一陣淡淡的飛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