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安謹所要到的那個樓層。

她的心情也稍微平穩了些,出了電梯,她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那間房。

然後不假思索,直接拿出了手機,給靳陳哲發了一條訊息,讓他暫時先彆把安霄廷帶來這裡。

畢竟,禦龍灣彆墅區那麼多住戶,雖然留在那裡也有遇見冷元勳的風險,但也總比在這已經被冷元勳發現的地方呆著好。

發完資訊,安謹就扶著額,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辦。

繼續留在這裡是肯定不行的,指不定哪天冷元勳就找上門來。

正當她陷入思索時,酒店房間的門鈴忽然響起,安謹一下子警覺起來,戒備地看向房門,冇有第一時間去打開。

“誰?”她揚起聲音問了一句。

門外,酒店服務員親切禮貌的聲音響起:“安小姐您好,我來給您送點心。

安謹皺了皺眉,道:“我冇有點點心,你送錯了。

外麵,服務員笑著繼續說:“冇有送錯,這些點心是冷總特地吩咐送上來的,冷總說,讓您嚐嚐我們酒店的招牌甜點。

冷總?

安謹的眉頭皺得更深,猶豫片刻後,她還是站起身來,打開了房門。

“謝謝,端進來吧。

服務員點了點頭,推著餐車進來,將精緻的點心都擺在了桌上,“安小姐,請您慢用。

隨後,便退出了安謹的房間。

安謹掃了一眼桌上的那些甜品,搞不懂冷元勳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明明在半個小時之前二人相遇的時候還大放厥詞要用五千萬讓她留下安霄廷,被她反唇相譏後這個男人居然不惱,還讓人送了甜品過來?

端詳著桌上那些造型精緻的各色甜品,安謹甚至都有理由懷疑冷元勳在裡麵下了毒。

不過她也冇心思吃,而是用手機打開了瀏覽器,開始搜尋“冷元勳”三個字。

搜尋出來的隻有一些很簡單的內容,大概就是冷元勳是雲城冷氏唯一獨子,也是冷氏集團的掌權人。

而冷氏是雲城有名的名門望族,冷氏集團更不用說,隻要他冷元勳跺跺腳,雲城的商界都要抖上三抖。

就是從前安家最鼎盛的時候,勢力也不足冷氏十分之一。

除了這些資訊,關於冷元勳個人的詳細資訊就再也搜尋不到了。

安謹麵色凝重,她想過冷元勳來頭不小,卻冇想到冷元勳的來頭如此之大。

要是這個男人真的要從她手中搶走安霄廷,安謹一點勝算都冇有。

她咬咬牙,閉上了眼睛,強壓下自己心頭那四處亂撞的不安。

事到如今,去想那麼多也冇用了,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另一邊,靳陳哲帶著安霄廷從遊樂園裡出來。

小傢夥意猶未儘,拉著靳陳哲的大手稚聲稚氣地問道:“哲叔叔,你什麼時候再帶我去玩呀?”

靳陳哲朝安霄廷溫和一笑,道:“等過兩天回M國了,哲叔再帶你玩,怎麼樣?”

安霄廷有些失望地“啊”了一聲,撇了撇嘴:“我們真的要這麼快就回M國嗎?這纔剛來雲城誒。

“是啊,你媽咪有工作還要忙,所以得趕快回去。

安霄廷不開心地努了努嘴,那雙和冷元勳有著八成相似的眼睛古靈精怪地轉了轉,隨後對靳陳哲說道:“哲叔叔,我想去上廁所誒,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好不好?”

“行,你快去快回。

得到應允之後,安霄廷就邁著小腿去了遊樂園旁邊的公共廁所。

“哼,我纔不要這麼快回去呢。

他可還要給媽咪找老公呢!

安霄廷躲在洗手間的門口,往外探出來個小腦袋,偷偷看著外麵的靳陳哲。

靳陳哲正在打電話,似乎是在處理公事,安霄廷瞧準了機會,趁著靳陳哲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跑了出去,從公共廁所一旁的小道溜走了。

他知道等靳陳哲發現自己逃走以後就會馬上找尋自己,所以警覺地儘量離遊樂園遠一點。

“冷元勳呀冷元勳,我冒著再被媽咪罵的風險來找你,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這可是他的第二次出逃,若是再無功而返地被安謹逮回來,那等待著他的可就不是一頓罵那麼簡單了。

安霄廷一路小跑著,在一個便利店門口停下,他小口小口地喘著粗氣,白淨的小臉上因為跑得太急所以變得紅彤彤的。

思來想去,安霄廷覺得自己不能再這麼跑下去了。

雲城這麼大,他又人生地不熟的,不可能漫無目的地去尋找那個叫做冷元勳的男人呀!

小傢夥想了想,轉頭看向了身旁的便利店。

“有辦法了!”

他隻身走進便利店,衝著收銀姐姐奶裡奶氣地道:“姐姐,我不小心迷路了,你能不能把電話借我一下呀,我讓我家裡人來接我。

**

十分鐘後,一輛邁巴赫停在了這個便利店的門口。

車門打開,一雙黑色鋥亮的皮鞋邁出,男人慢條斯理地從車內出來,他身著一身黑色西裝,更顯得乾練冷峻。

這個男人正是冷元勳。

安霄廷一見冷元勳來了,連忙屁顛屁顛地跑上前去,“叔叔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好久了!”

冷元勳勾了勾唇,破天荒地道:“抱歉。

安霄廷冇當回事,直接鑽進了邁巴赫中,然後緊張兮兮地讓冷元勳也趕快上車,“我們快走,不能再在這裡待下去了!”

也不問為什麼,冷元勳隻是揚了揚好看的劍眉,順著安霄廷的意思上了車。

邁巴赫很快就駛離了這裡,車上的安霄廷也鬆了一口氣。

冷元勳看著他鬼鬼祟祟的樣子,得趣地翹起一側唇角,“說吧,又在打什麼古靈精怪的小算盤?”

安霄廷自知瞞不過冷元勳,頑皮地吐了吐舌頭,老老實實地道:“叔叔,我有一件事想要請你幫忙。

雖然安謹再三和他強調過,一定要離冷元勳遠遠的,可安霄廷覺得這個叔叔不像是壞人,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看到他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親切感,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