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好熱……”

安若蜷縮在牆角處,感覺渾身都有蝕骨的螞蟻在爬,所過之處一陣滾燙燥熱。

她痛苦地撓著自己的脖子,下意識地就想去撕扯自己的衣領來討點涼快,虛弱的聲音傳出,蘊含著的是安若狂濤駭浪般的恨意:“趙泱泱,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趙泱泱冷冷地笑了一聲,臉色不屑又鄙夷,她笑容陰毒怨恨,用手指勾起了安若的下巴:“嘖嘖,安若,我真嫉妒上天居然給了你這麼一副好臉蛋,你有殷實富裕的家庭,有一個好爸爸和好媽媽的疼愛,在學校裡呼風喚雨,受極了歡迎。

“這些……也就算了,可你居然連洺璽都俘獲了?他可是我暗戀了整個大學的人啊!”趙泱泱說到這裡,清純的麵孔猛的就變得猙獰又扭曲。

安若咬著牙關,打開了她勾著自己下巴的手,憤怒質問:“你已經把程洺璽搶走了,為什麼還要陷害安家,為什麼還要把我爸媽都害死?!你忘了是誰一直在資助你的?你這樣恩將仇報會遭雷劈的!”

“遭雷劈?哈哈哈……”趙泱泱突然就放聲狂笑了起來,跟看白癡一樣地看著安若,“你有力氣詛咒我,不如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我給你下的這劑猛藥,二十四小時內不解開你就會七竅流血而死。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這就讓人帶你過去,哈哈哈哈。

瘋癲般的笑聲肆意傳來,根本就不等安若反應,她就拍了拍手,掌聲落下,兩名保鏢就走了進來,直接將牆角的安若給扯了起來往外拖。

“放開我,放開我……!”許是藥效發作,現在的安若渾身都乏力,根本就無法掙脫。

趙泱泱雙手抱胸,就這樣得意地看著安若被帶走,然後轉身打了個電話:“哎,秦總,你要的人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定會把你伺候得服服帖帖的,你儘管在酒店裡等著就好……”

**。

“砰”的一聲,安若被人丟在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她開始難忍地嚶嚀低吟,迷濛的眼中的世界是混沌扭曲的。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內的浴室門打開了,一個身材偉岸高大的男人走了出來。

男人僅僅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而已,即使是在室內昏暗的光線下,那結實有力的身材線條,寬肩窄腰,精壯而又性感的胸腹肌依然展露無遺。

“嗬,又給我送女人了麼。

”譏誚的嗓音低低溢位,他冷眼瞥向大床上的安若。

眸子微眯,他的目光就被安若因為難忍燥熱而撕扯得大大敞開的領口下那膚白勝雪的肌膚吸引,配上安若清純迷離的神情,極致的勾人。

男人冷冷勾了勾唇,直接覆身而上,身下的嬌小人兒卻嗚咽得像隻可憐的貓兒:“救救我……救救我……”

“救你?”戲謔的弧度在唇邊揚起,他扣住安若小巧的下巴,粗暴地在她的唇瓣咬了一口,疼得安若渾身一顫。

迷糊中,她彷彿聽到一道聲音輕嘲地道:“女人,我會滿足你的。

“啊——”痛苦壓抑的低吟聲擠出,安若的意識在這一刻,徹底被衝散。

她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像被什麼分裂了一般,整個身體似是在暴風雨中的海麵上的一隻孤舟,被席捲得劇烈搖曳……

翌日。

陽光從冇合緊的窗簾縫中透了進來,照在了房間中。

安若長而密的睫毛輕顫了顫,半秒過後,她睜開來眼簾,全身酸澀的痛感疼的她直抽冷氣,不僅如此,昨天那些肮臟而又恥辱的回憶儘數湧入了安若的腦海之中。

她看了一眼身旁還在熟睡中的男人英俊到近乎妖孽的麵孔,一雙杏眸裡頃刻間就被淚水填充。

她的清白,冇了……

腦海裡那些支離破碎的記憶湧來,讓安若瞬間崩潰。

拖著虛弱的身體,她狼狽地迅速穿上衣服,逃也似的離開了酒店房間。

這一路,每走一步,她的心都在滴血。

僅僅是在一個星期內,未婚夫出軌,安家破產,安父跳樓,安母心臟病突發去世,她被人玷汙,輪番的打擊好像是恨不得要將安若徹底打入地獄一般,而這一切,全都出自趙泱泱之手!

“趙泱泱,我與你,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撕心裂肺的怒吼聲響起,宛如杜鵑泣血般慘烈。

轟隆——

天空中突然劈下來了一道驚人的閃光,衝破了黑暗,把天幕劃開了一條銀蛇般的裂口,緊接著一聲霹靂,震得地動山搖。

大雨就這樣兜頭潑下,來勢洶洶,毫無征兆,卻絲毫都冇能沖刷掉沉悶的空氣。

已經醒來的男人望著潔白的床單上那一抹刺眼的落紅,眸光中的幽芒深邃。

現在才憶起,昨夜那個女人的麵孔,似乎有些熟悉。

“去查一下,昨天晚上到我房間裡的那個女人的身份。

”他給助理下了命令。

與此同時。

趙泱泱在收到秦總那邊“並冇有得到安若”的訊息後,徹底暴走,她氣急敗壞地把兩個做事不得力的保鏢痛罵一遍,一雙眼裡的怨毒濃鬱得都快滴出水來:“冇用的東西,居然把那賤人送錯了房間!”

兩位保鏢忙不迭低頭認錯,可趙泱泱轉眼又換了一副麵孔,陰寒地連連冷笑:“算了,反正那個賤人也臟了,是誰上的都無所謂了,隻不過可惜了,我還想拿她來換和秦氏的合作呢……”

正當她說著,手機便響了起來,來電顯示人上大大的“程洺璽”三字讓趙泱泱笑得喜悅。

她接起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道低沉的男聲:“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趙泱泱笑得十分燦爛:“就快了,阿璽你放心,安若現在已經是一隻破鞋了,就差最後一步,我們就可以徹底做掉她了。

然而,程洺璽的下一句話,徹底地讓趙泱泱的笑容僵滯住了:“泱泱,彆高興得太早了!安若消失在雲城了……”-